第19章 怨恨的心

    第19章怨恨的心

    如果和弟弟报名的那天,我及时送妈妈去医院,她就不会死,为什么我不让她去医院?如果我知道脑冲血不能搬动,我就会让爸爸不要动妈妈,我会给妈妈做保护措施。如果我知道那么多,或许就不会是这个结果。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又想起易泽,想起很多,愧疚感铺天盖地而来,让我喘不了气。

    我又自残了。

    我恨我自己,恨死了自己。

    我给罗罗打电话的时候,泣不成声,她当时正要洗澡已经脱了衣服,为了我,她宁愿冷着。哭累了,总会睡着的。再也不想活过来,就让我这样一睡不起好不好。

    我真想戳瞎我的双眼,这样就不会看到妈妈断气,其实都是我害的,一定是被我气成那样的。然后我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和强迫症。表很淡漠的回到学校,我看着蓝蓝的天,都觉得那是抹布肮脏的颜色。新同学都很疯癫的在玩着,我冷笑了。晚上告诉轩,我说恭喜我吧,以后没人再叨我了。

    他打电话过来,问况。豆大的泪珠一颗颗的砸下来,我说:“我妈死了,没人我了。”轩听了,沉默了好久,我听到,他也哭了…轩说:“还有我呢,别哭了,好吗?”我点头,说:“可是你为什么不在我边…”轩叹了口气,说:“终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我们沉默了…后来我问轩,为什么要哭,他说不知道,听到我哭,他就好想哭,然后想到我要承受那么多痛苦,他更难受。

    我以为我的这辈子都会在沉默中死去,却让克(帅哥学长他弟,茶梦中人)和光光,阿威走进我的生命里。都是闹腾的人,如果不是小鱿鱼是我同桌,我也不会这么快认识他们。那段时间过得既抑郁又开心,总是想起妈妈。然后经常哭,一个人。和唯希一起喝酒,她高中了,失去了她,我们心都很差,于是喝了酒。想起我们录的磁带,那两个疯癫的小女生现在都长大了。

    我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女流氓。

    每周换一个对象,三分钟度,我对轩则是无尽的思念。一次次的失恋,我都不放在眼里,只有克那一次。克是个不错的男生,刚开始和光光一样管我叫姐,后来姐弟变异了,我们在一起了一周多点,分手了,他难过了很久,大家都怪我,连罗罗也怪我,其实我也难过,只是为什么难过就一定要让大家知道呢?我也以为我会喜欢他,因为克真的很不错,只是没想到轩和易泽在我心里已经落下了根,拔不掉了。

    茶嘲讽我是最让我不能忍受的,和克在一起明明是她教唆我的,凭什么又怪我。她说我们以前不是姐妹现在不是姐妹以后也不是姐妹。当时在克和罗罗面前就哭了,太伤我。

    我想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太认真的人最后是被伤得最重的人。

    和克分手后,我们谁也不承认在一起过,都说我们是朋友,别人信不信与我无关,继续风流。然而真正让我难过的是,冷儿居然有了女朋友,我占有是很强的,他被我默认为是我的人,怎么还可以有女朋友?冷儿打电话给我,声音冷冷的,他说:“其实这么久,你不是一直在玩吗?你有真正喜欢我吗?”我愣住。然后我说:“那…我们要分手吗?”冷儿说:“不用。我还是你老婆。”我说:“你女朋友会介意吧?”冷儿沉默了一下,说:“谁都不可能改变我们的关系,除非你有了真。”

    晚上我缩在上,大姐姐和曾已经不在一起了,曾的家人反对了。大姐姐和我说,其实她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我们家里出了这种事,他的家人怎么可能会再让他们在一起呢?我心里很心疼,她喜欢一个人,都要嫁了,却变成这样。

    我什么也守护不了,不是麽。

    喉咙里有股腥甜头有些晕,肚子也有点痛,我发现我很生气很伤心的时候就会这样。后来学医才发现,这是心理作用,心理无法承受时就会化为机体的器质疼痛来缓解。

    长发遮去我的表,校服掩饰我的过往。顼哥打电话给我,说他回来了,让我出去见他。这时候的学校是开放式的了,我们可以随意出入,然后我把头发拉直了,有点变化。顼哥见到我的时候惊艳了,说:“越长越好看了啊。”我只是轻轻的笑,却不说话。顼哥带我出去,那晚我没回学校,只是给老师打了电话。我跟顼哥当时的女朋友睡,她姓赵,是个不错的女生,可惜也上了顼哥这个畜牲。

    赵表示她见过易泽,她说易泽是个有风度且帅哥的男生,他们几个当中属易泽脾气最好。我笑了笑,有些想易泽。顼哥大半夜的把赵叫走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仍然很难过。

    闭上眼又想到妈妈咽气的样子,我手一甩撞掉了桌子上的电话。然后在我泪眼朦胧想摸黑去捡的时候,门开了,紧接着灯开了,顼哥穿着睡袍,疑惑的看着我,然后走进来把电话拿起来说:“干嘛?鬼压啊你?”我尽量把泪憋回去用正常的语调说:“没事。”顼哥拉我在边坐下说:“怎么了?给哥说说。”我推他说:“你快回去睡觉,我都说了没事。”顼哥愣了一下,说:“你睡不着啊?”我老实的点头,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说:“等哥去换了衣服带你去吃东西。”

    然后他带我出去吃东西,晚上我们很晚才回来,我也基本说完了心事,顼哥也把他的故事告诉了我,我们都心满意足高高兴兴的睡了。

    柳柳知道了我的事,让人传封信给我,我看了,然后我们俩就和好了,我不愿意闹了,于是告诉她,我早就后悔了,她说她也是,我们笑了,绕了一大圈,原来我们的友谊还在原点并未走远。和柳柳去上网,她玩炫舞,我继续看我的陈旭,越看越心疼。

    然后就是大删人,把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点到就删管他是谁呢。结果警察来了,还是我反应快啊,一感觉到有闪光灯立刻就叫柳柳跑,我们跑出来后其他人也跟着跑,在外面气喘吁吁,柳柳还在担心她的qq,因为还挂着炫舞。

    我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子要怎么过下去。我看到了那家我和妈妈常去的超市,心里就有驱不尽的哀愁,我常想,为什么死的不是我。【怨恨的心要怎么忍。】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