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妈妈别走

    第17章妈妈别走

    终于要开学了,然后开学前一天我生理期,跟妈妈和弟弟去给弟弟报名,弟弟学校对面就是我学校,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将要就读的学校。给弟弟报名的时候,妈妈有些头疼,我也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现在想起来我就想拿刀把自己剁了。妈妈让我去看看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报名,我跑过去看了再跑回来,我说:“明天报名。”妈妈说:“妈妈头好痛,我们回去吧。”我说:“嗯。”然后我们就回家。

    晚餐是南瓜笋,第一次吃,我和妈妈都觉得好吃的。然后我就去隔壁红茶家跟红茶、小艳子、唯希一起玩。坐在红茶家里,聊天聊到十点多,我们才散了。回到家妈妈已经睡了,我洗漱好去休息,明明妈妈就在隔壁,却特别想她,不知道为什么。

    直到早上三点三才入睡。

    五点多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声响,这时二姐在超市工作了。我心里暗叫不好,一骨碌爬下,鞋也没穿就跑了出来,看到我毕生难忘的场景。

    我看到大姐姐站在那,流着眼泪,爸爸脸色也很差。妈妈在沙发上坐着,血从她嘴里流出来,我愣了。

    爸爸让我出去接救护车,我穿上拖鞋跑了出去,路上,我没有哭。到外面我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夏装的运动服,超短裤配短袖那种。初秋的晨,那么冷,而我的心更冷,模模糊糊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看到四婶匆忙跑过来,说:“你妈妈呢?”我说:“在家。”她的拖鞋被甩掉好几次,我好想笑,却连笑的力气也没有,巨大的恐惧感向我袭来,我想哭。

    不一会,大伯背着妈妈跑出来,四婶和爸爸护着,我们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医院,跑了一段路,看到救护车,又下车把车喊回来。上了救护车,上面有一个实习护士和一个医生。医生说这是严重的脑冲血,救回来的可能一千个也就一个左右,就算是救回来,也是植物人。我们想,是植物人也好,至少还能看着她。到医院另一个医生说,就算是变成植物人,也只有一年左右寿命。

    在准备手术时,护士给妈妈导了尿,让签了手术前的各种单子,妈妈变成了光头,她们剃去了她的长发,我想,只要救回来就好,其他不重要。在这么磨蹭着的时候,我一个人在病房里看着妈妈,她的舌头被她连续抽搐咬得已经差不多断了。呼出一种难闻的血腥气味。我哭不出来。医生给妈妈评估的时候,我走出来坐在凳子上哭了出来,一个好心的阿姨来安慰我,问我妈妈的病,我说是脑冲血,阿姨笑容凝固了,说:“脑冲血啊?这个比较麻烦喔。那你在心里念阿弥陀佛吧,佛主会保佑你的。”我不再哭,只是一直在那祈祷。

    四婶买来的早餐我看都没看一眼,手机掉家里了,温度也没那么低了。然后我回到病房,看着妈妈,看着看着,妈妈就没呼吸了。我吓坏了,赶紧出去拉爸爸进来,然后医院给妈妈吸痰,上呼吸机,然后转入icu。二姐姐来了,去icu看她,我先回去了,因为裤子上沾满了血。

    回到家我一个人抱着妈妈的衣服哭得撕心裂肺,我怕,我很怕,我看着她断气的,我的心很沉重,无限沉重。我明白了昨晚为什么一直在怀念,我也怨恨自己为什么反应迟钝。换了衣服,爷爷来叫我出去吃饭,不想理他的,也因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他关心我,所以我去了。

    爸爸决定把手机给我,不没收了,说比较好联系。

    下午回学校报道,没有位,跟罗罗挤一铺,这时候谁都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我看起来正常得过分,没有原因,只是不想被看轻或者被同。第二天早上正式上课,九点多的时候,手机响个不停,我趴在桌子上无力的哭了,在这个没什么熟人的班上,我的第一天,我以为的新生活,我的手机似乎也在哭着,感觉天都黑了,这一切,让我难受。

    中午回二姐电话,她说妈妈快不行了。我说我知道。我很平静的挂了电话,然后在原地蹲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里,直到泪水完全湿透我上穿的灰色长袖的袖子,我才站起来,擦去眼泪拦公交车回家。请了一个礼拜假。本来是想去见妈妈最后一面,下午两点多,我和大姐两人在沙发上颓废的坐着,大姐姐起拿东西,那个她戴了很多年的铜钱突然碎成了两半,姐姐捡起铜钱,把它扔进垃圾桶说:“唉,妈妈没了,铜钱也没了。”

    我没有说话,随后医院来电话说妈妈死了。

    那个夜,枕头和被子都被我的泪水洗了一遍。第二天还是很无所谓的样子,去医院接遗体。太平间不是电视里的样子,它在非常偏僻的角落,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太平间里很凉,我的心更凉。蓝色的袋子里装着妈妈呢,抬上车后,直接开去了殡仪馆。

    我想带着妈妈离开,我不想她被火烧掉,不想她变成一堆灰…不想她随风飘散,不想她离我而去,我就快崩溃。

    我以为我可以坚强的不在家人面前流泪,看到妈妈掉进火炉的一刹那,我尖声喊了__妈妈!

    然后是号啕大哭,我再也无法抑制我的难过,再也无法装作无所谓,再也没办法忍住我的泪。我想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表露我的真绪,也是最后一次。哭着哭着眼前突然黑了,然后我定在那里,没有晕过去。妈妈,我要带你回家。

    车上我一直抱着骨灰盒,我心里的话,似乎通过我的双手,传达给里面那堆,曾经是我最的女人化成的灰。她能听到我的话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再不说,等她入土,就没机会了。吃饭的时候,我吃了很多很多,脸上还是无所谓的样子,阿姨她们或许以为我不难过,告诉我,人要有良心。难道你们想看到的是我躲在房里号啕大哭谁也不理渐消瘦,最后也死掉么?

    我承认,我真的很想死。很想很想。可是我不能,我知道最的人离开的痛,就算没有人我,家人始终在乎我。己所不勿施于人。

    妈妈的墓碑很小,那里很陡,我眼里的泪,没人看见。

    下葬完那一夜,我坐在门口呆呆的看着路口,我真的很希望看到妈妈在一秒出现,走近我,说:“我回来了。”如果真那样,就是要我立刻死掉我也甘心。可是没有。

    全家人睡着了以后,我起,打开大门坐在外面,那晚的月光很昏黄,默默的流泪。夜风很冷,吹着我,却没有感觉,我狠狠的掐自己,不疼。大姐姐的灯开了,我关上大门在门外不动,听她从房里出来进了厕所,过了一会又从厕所走进房里。我咬紧嘴唇,终于滑落在地,心是那么疼,无法自拔。【原来,我真的很痛。很痛。】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