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举目是伤

    第13章举目是伤

    想了一会儿,顼哥是易泽最重要的人,也是我最的哥,我还是去了,路痴不认识路,我傻乎乎发短信问那女人,她居然也教我走。

    刚一进门就看到顼哥被绑在凳子上,门被关上了,我被摁在门上,一个男的看着我说:“她就是你妹妹啊?好小,应该很嫩啊。”

    顼哥急了,“你个傻匕,谁让你来的!滚啊!”我想推开这个猥琐男,有个女声出现了,“哥,放开她。”

    看上去是一个很正常的女生,没有坏女人的浓妆艳抹,长得还漂亮的。

    她说:“还真敢一个人过来啊?”我抬起头推开那男人,说:“我有选择吗?”

    女人笑了,说:“那你要怎么办呢?现在没有人知道你们俩在这。”

    我也笑了,说:“反正我家孩子多,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没我一个或许还刚刚好。爹不疼娘不的孩子也没在怕死的。”

    女人怔怔的看了我几秒,然后说:“你选吧。”我一咬牙,说:“来玩个游戏吧。”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什么游戏?”我看了一眼顼哥说:“之前听大哥说过一个游戏。”

    “不准!”如果眼睛能喷火,我估计顼哥能把地球烧了。

    女人说:“喔,我知道了。那么,我划你一刀,你没叫,他走,你留下。你叫了,都留下。你划我一刀,我没叫,你走,他留下,我叫了,你们都走。”

    我摇头说:“不管怎么样,都他走,除了,你叫了那条。”顼哥呆了…

    女人说:“行。”她拿出一把寒闪闪的水果刀,然后很邪的问:“准备好了吗?”

    我点头。没想到她选了我的手。当水果刀戳到我的骨头,顺着骨头往下划,我承认,我哭了,嘴唇也被咬出血,可是我没有叫。

    她说:“不错,他走。现在换你划我了,如果放弃,他可以直接走,如果继续,你们都可能留下。”

    我想说我放弃,可是我又很害怕。顼哥咬咬牙说:“划!”

    女人把刀递过来,我接过,瞬间向她小腹捅去,往下一拉,“啊!”

    我愣了一下,按理说她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输了才对。

    男人扶住女人说:“!还真敢,小心我让人轮了你个ren。”

    女人忍着痛说:“让他们走!”我赶紧帮顼哥松了绑。

    然后我们一起跑了出去,手很疼,也很冷,就快没知觉了。

    跑了很久,我们停了下来,顼哥吼到:“不是让你别来吗?!”

    “我不来你能出来吗?!”我也吼他,顼哥蹲了下去,然后起来冷静得可怕的说:“走吧,上医院。”

    __我从不知道,我最舍命的保护,会让你没有自尊且自责。

    因为顼哥玩了那个女人,她哥哥看不过,把顼哥抓了。其实顼哥也只是个商人,在这个黑吃黑的年代,他这个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怎么和别人斗呢。

    上药的时候疼得我抖啊抖的,如果这时候筛米什么的一定都不用自己动。在恩和盲都过来了,在恩说:“谁tmd对玉璃上手了?”顼哥抽着烟,然后说:“她救我受的伤。”“。”盲低咒。

    如果易泽在就好了,这样想着眼眶又慢慢的湿润了,在恩说:“怎么了?很疼吗?”我摇头想说话,大颗大颗的泪珠却砸了下来,顼哥紧张的看着我,然后推开帮我包扎的医生,吼到:“,你tmd不能轻点啊!都疼哭了,你信不信我把你医院炸了啊!”

    医生目瞪口呆,我一下子就笑了,顼哥搂着我说:“没事儿吧?妹妹,都是哥不好,连累你了。”

    我摇头,盲转过看不见表,在恩叹了口气。

    空气里有一股沉重的味道。

    手是好了,却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疤在我的右手上。似乎是要我将这段历史给铭记。

    家里还以为我给弄伤了,没怎么管我呢。然后就是开学,那个学校要倒闭的说法愈演愈烈,最后到了校领导都出面解释的地步,然而还是不确定是否会倒闭。

    体育课打羽毛球,伤口裂了,疼得我是眦牙咧嘴的。

    然后我瞬间没心了,放下球拍就去草地上躺着,她们也坐我边上聊天,突然聊到了帅哥学长,我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我说:“刚才你们说谁?”“**啊。”她们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又躺回去,淡淡的回了句喔。

    然后我问帅哥学长要了他弟弟的qq号,这是应茶要求,他弟弟代号克吧,因为后来他特能克我来着。

    加到克,我说美女,他说你才是美女吧。我乐了,的嘛。

    和茶在五楼和克聊天,克这时已经住校了,我们看着克和那群男的走进宿舍,其实我不知道克原来是不是住校,没注意过。

    就这么聊着聊着,我知道他女朋友是谁了,然后我用的是假名,他不知道我是谁,后来他才知道是我的。

    我们班也开始有了三国之势,各种派,各种看不顺眼,各种排挤。而我也因为思念易泽什么都不顺心,贤回来的时候我只是见了面,在网游里找了那么久,仍然没找到易泽的id。人生真是寂寞无趣啊。

    而我又是个不甘寂寞的人,特别难受。

    顼哥说为了避免再给我带来麻烦,他以后会尽量少跟我见面。有一次我们在他家里玩,我在上厕所还是干嘛,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顼哥被一个男的摁在墙上,貌似要被强吻了,当时差点就喷了。顼哥特憋屈了,推又推不开。突然顼哥脸都红了,也不推了,我在不解的时候,顼哥一脚把那男人给踹开了。

    男人又扑了上去,各种缠绵,各种硬来,顼哥被追得满屋跑。

    “你###神经病!”顼哥有些生气,我好像被无视了。

    于是我走过去拉住那男人说:“你理智点!”

    那男人把我一推,然后继续非礼顼哥。

    顼哥怒了,直接一个回旋踢搞定。

    他说:“不是看他是九龙门老大的儿子,我不注销他我就不是**顼。”顼哥说:“我累,你去给我放点水,我洗个澡。”在恩进来,让弟兄们把人抬出去,我放好水出来扶哥进去,我说:“打个架,他至于累成那样吗?”

    在恩偷笑,说:“是被人弄了脖子吧。”我疑惑的看着他,在恩说:“不跟你说了,我先把人送回去。”我点头,关好门,大哥呼我。

    我进去说:“怎么了?”顼哥还躺在浴缸里,他说:“你帮我把这缸水放了,再帮我放一缸。”我白了他一眼。(大毛巾遮着他体的。)

    然后他说:“你先别出去…”接着他就那样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直到水有些凉了,我才把他叫醒。后来我才知道,脖子就是顼哥的死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