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说我不难过

    第10章你说我不难过

    和贤见面后,他说明天又要走了,我笑了,说:“陪我到河边走走吧。”他沉默,十指扣上我的手,牵着我走出来。然后我们上了那家超市,我只买了一支笔。下来的时候,我说:“贤,我们分手吧。”他看着我,眼神里有不解,和悲伤。我的心有些痛,这是个干净的男生,他会有很好的未来,而我不配参与。贤低下头,说:“为什么…”我打开笔,在他手心里写了几个字。然后转走了。

    其实我走到他看不到的地方,又折回去了。我躲在那堵墙后面看着他,他在阳光下慢慢张开双手,上面有我难看的字迹:其实,我不喜欢你,可是,我想守护你。

    他蹲了下去,好像哭了,我的心沉到海底似的,非常难受,我不愿意伤害他,可是我没有选择,现在的我没资格和他在一起。他蹲了很久,才站起来,我看到他的手捂着心脏的地方,脸色很苍白。

    突然接到草莓姐的电话,她说:“你到底和贤贤说了什么!他现在心脏病发作了!”我惘然,“什么?”“我说贤贤要死了!”她挂了电话。余音未散…她说,他要死了…我哭了,突然想起那个淡淡的男孩,有先天心脏病。

    我赶到他家的时候,他爸妈都在,我咬紧嘴唇。阿姨搂着我说:“你就是玉璃吧?长得真的很可啊。”我点头有些愧疚的说:“阿姨好。”阿姨看了一眼还在休息的贤说:“他很喜欢你呢。”心里突然就很难受。让我没预料到的是,贤原来竟然是打算要让他父母见我的,我没有说我们已经分手的事,配合贤继续秀恩吧,那是我的亏欠。

    晚上贤已经没什么事了,我留在他家吃饭,阿姨拼命给我和贤夹好吃的,贤笑了笑没说话。叔叔没说话,在那抽烟,我那时特讨厌烟味儿,贤淡淡的开口了,“爸。熄掉。”叔叔听了就把还剩大半的香烟摁熄在烟灰缸里。

    阿姨笑了,看我们坐得很远,就让中间的草莓姐坐开,让我坐过去。气氛异常尴尬,我不好意思坐过去,贤抬头说:“坐吧。”突然很想哭,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__有时候有个人好得你有结婚的冲动,而你并不一定ta。

    很明显,我现在就是这么个况。

    回到家的时候是中午了,妈妈跟我说话,然后我笑了。晚上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包括三姨丈他们,晚上都男人们都喝醉了,于是妈妈跟我睡,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

    后来就再也没这机会了。和妈妈在看她去玩的时候照的照片,我嘟囔着说:“好好啊。我也想去。”妈妈说:傻女儿,你以后也有机会的。”然后就开始损她去过的地方,她说:“驼鸟寨脏死了,又臭,那些鸵鸟还在脱毛,有什么好看。爬山有什么好爬,你不知道,我们都累死了,她们还穿高跟鞋呢,哈哈…”我也笑了,说:“那你还去。”妈妈说:“那去之前我怎么知道啊?”

    那时妈妈真的很赌,后来放假甚至天天都在赌桌上玩对子,弟弟可高兴了,去找妈妈要钱。妈妈手气不错,基本上都会赢一点,然后会给弟弟些钱,让他去买冰淇淋。妈妈是个好妈妈。她从来不偏心,她给了我们姐弟四个最好的

    我想起了六年级第一学期的同桌小廖,不知道他的妈妈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他的生活会不会好过一点。晚上我梦到他了,他说嗨,没想到我会来找你吧!…我醒来,心里一片愁怅,又想起了易泽,想起了顼哥和在恩。尔后又想到贤已经离开我好多个星期了。慢慢的都会离开的,不是吗?

    顼哥载我去他们基地,我看到了他们,老四说:“果然又变可了啊。”我笑了笑,顼哥踹了他一下说:“狗r的,赶紧的叫人做饭去,饿死老子了。”在恩拍了拍裤子说:“这可是新的啊,###。”顼哥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在恩,说:“那就脱下来打。”在恩还懵查查的时候,顼哥扑过去扯他裤子,瞬间尖叫声和咒骂声四起。

    吃过饭,顼哥送我回去,他给我说他那些小人的事,谁谁谁多漂亮多勾人,谁多傲还被他弄到手,哪个很纯哪个很拽。我说:“林子呢?”顼哥迷茫的说:“什么林子?”我说:“就是为你去下过孩子的那个。”顼哥想了想说:“没映象。”

    我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他连林子都忘记了,如此薄。顼哥看了我一眼,点了根烟说:“你也觉得我恐怖吧?”我低下头。顼哥说:“我也觉得。”我盯着顼哥好看的脸,想起了易泽。顼哥说:“干嘛看着我眼睛里冒心啊?上哥啦?”我一拳挥过去说:“滚滚滚。”澈给我打电话,我没接。他发短信说:璃姐姐,以后不能在游戏里陪你了,我妈妈不许我玩游戏了。我想了想,没回信息。其实小澈不知道,我又哭了,因为小澈曾给我的安慰,很重要。__最后我真的不知道边还剩下谁。

    常和茶、阿珊在午后的草地上发呆,晒太阳,看篮球场上的男生如何阳刚各种耍帅。聊到说初三会换学校的话题上,我说:“会是真的吗?”“应该是真的吧。”茶看着我,我笑了笑,始终觉得是谣言。晒了会,我们就上教学楼,路上我和一女生手一甩一甩就牵在一块儿了,相视一笑,也没谁多话。后来才知道,那女生旁边原来是她男朋友。

    有天晚上熄灯后,贤给我打电话,他说:“想你了。”很矫却很中听的话,我笑了笑,有些哽咽,我说:“你恨我吗?”贤叹了口气,然后说:“怎么会舍得恨你呢?”我捂住嘴巴不想让手机那边的他知道我哭了。他说:“还好我们没有时差,这里时间和北京时间一样。”我说:“嗯,是啊。”“你真的没有喜欢过我吗?”“…”“说吧。”“对不起…”“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其实,伤害你,我也很难受。只是没有人知道,是不是你们都觉得,难过就要全世界都知道才是对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