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难道可以接受

    第9章难道可以接受

    子就跟面粉一样毫无变化的流泄过去。天气慢慢的冷了起来,我和易泽的见面次数也开始少了,我在一天天的算着自己的生

    回家的时候,刚好妈妈在收拾房间,我去帮点小忙,终于我忍不住说:“妈妈,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妈妈头也没有抬,仍然在忙着将那些杂物整理好,她说:“怎么了?”我想了想,有些犹豫。妈妈看着我,然后坐在我旁边说:“有什么事啊?”我有些顾虑。最后我说:“我喜欢上一个男的。”妈妈看着我,目光温柔。我低下头,妈妈说:“那又怎么样?”我抬头愣了一下,感觉脸上烫烫的。然后我又说:“有个人喜欢我。”妈妈笑了,说:“别去伤害人家,要处理好你们的关系。”到这里的时候爸爸推门进来了,于是我们住口了。

    吃饭的时候,妈妈和爸爸吵架了,因为他们俩都非常好赌。我也没话说,吃完饭就回屋了。回学校的时候,妈妈说:“路上小心点。”我点头。

    我生那天,易泽没有来,老四也没有来,二姐琳,给我收集了她们班人的祝福,开心之余,想起易泽。周末老大找我,他说:“妹妹,哥对不住你,阿泽不见了…”我头有些发昏,我说:“什么?”老大低下头,他眼角有些湿润。即使他说是他派易泽出去做事造成的。可是如果连大哥和老四都找不到他人,必定有蹊跷。或许是他腻了这段感,玩失踪,或许是他死了。我第一次自残,无意识的。

    然后贤给我补过了生,我很疯狂,第一次喝醉,我梦见了易泽,一个背影,醒来的时候旁边是草莓姐,然后我对着墙壁,眼泪漱漱的往下掉,心里真的难过,就在那一次,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离开。

    希宝的男朋友也出了事,我们俩躺在草地上哭,抱着,说我很疼。

    毫无玄念的我和贤在一起了,可是我还是忘不掉我心里的易泽。节的时候,我偷偷拿老妈手机出来打电话,老大听到我声音很吃惊,他说:“妹妹啊!”我笑了,随即哭了,我说:“易泽…他回来没有?”顼哥沉默了一会,挂了电话。我知道,他不会说,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问。

    回到屋里,大家还是很高兴的在忙活着,该放烟花的放烟花。我吃了一颗糖,很迷惘。__是不是我不够好,才让你狠心的离开。

    我以为易泽还会回来,哪怕是说分手,然而一整个月过去了,我回到学校报道了,也还没有再听到任何他的消息。

    我四年级开始就是自己报名的,倒也熟路了。况且这只是初二第一学期,学长和琳她们都已经毕业了,心里无限的感慨,似乎失去了些什么。红茶和清茶进实验班了,柳柳也是,我感觉子有些变味了,但还是什么也没说,小茶队在沉默中渐渐的散去了。

    妈妈在技校当打饭阿姨,每个月四天假,每次回来总要告诉我们很多事。我有了部手机,记得是旧的金立手机,特别丑,还老是关机。有一天我和茶午休不睡觉没事找事偷溜上教学楼,(我们中学是必须要午休的,不许午休时间在校内闲逛,校保会抓)打开课室门,随意翻了几本书,看到类似qq号的数字就抄下来,一整中午不亦乐乎。结果…我居然加到了帅哥学长,人生真的可以再狗血一点。

    我开始不相信易泽就这样离开我了,于是我去每个手机网游里找他的名字,一无所获。我找了很多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最后我蹲在河边哭起来,我想起易泽温柔的手,想起他所说的生惊喜,抬起手就一口咬了下去。突然觉得不疼,这样貌似好的。然后我学会了自残,而因为阿超车祸那次,我开始怕血,每次自残我都很怕,草莓姐会帮我处理伤口,可是后来她也走了,去和贤那里了。草莓说:“傻悦悦,你以后不要再自残了。”(我外号很多,草莓这一个。)我眼角微泛泪光,说:“真的要走吗?”她点头,说:“原本在去年就该走了,因为你才没有走。”我点头,然后离开。

    __我永远也不想看见自是被留下的那一个。习惯的又玩网游,注册完,到处去问有没人知道这名字,因为易泽说,他的游戏就那么几个。然后我认识了珊珊,并加了qq。现实那段时间和我玩得很好的除了红茶和柳柳、茶还有珊。这个珊我小学就认识了,和珊珊不一样。我还认识了澈,他是个很可的小男生,他问我易泽的事,我告诉了他。澈说,真的和小说好像。我说信麽。他说信。然后澈打电话给我。“璃姐姐。”“嗯,是我。”“你很想易泽吗?”“嗯”“那你想找到他吗?”“嗯”“璃姐姐,放弃吧。”“…”“这样多累啊…”“没关系”“你他对吗?”

    手机摔在了地上,突然明白过来了,然后就大哭起来,澈一直没挂电话,就听着我哭,我哭了很久,才拿起手机,发现电话一直没挂。愣了一下,我说:“喂?”澈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说:“璃姐姐。”我笑了笑,说:“上游戏吧。”__我难过只因我失去了自己。

    回家的时候,琳已经出去打工了,妈妈也没休假,家里就我、弟弟和爸爸在家。晚上睡觉前,爸爸说了句:“满女,点蚊香没有?”我说:“没有。”心里很幸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爸爸微笑着递过蚊香说:“早点睡。”

    __那时,哇…十一点了。现在,切,才十二点。贤回来的时候,我在柳柳家,和柳柳刚说完他,他就发了短信说来,他说他已经到家了,会让李哥来接我。记忆中李哥一直是个乖巧的男生,总是穿着某品牌的运动装。李哥开车到了,他说:“玉璃,这里。”我点头走过去,突然听到有人说小猫。我一个激灵看过去,却是一个老太太在逗她怀里的猫。眼角微润,再也不会有人喊我小猫了,不是吗?

    突然发现很习惯他的那声小猫。然后才明白,原来我喜欢他的程度,超过了我所想的。__你,是在失去你以后才发生的事。【ps:为什么总是知道的很晚。】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