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的新世纪

    第6章我的新世纪

    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联系基本上是靠写信,特别是和贤,他在重点中学而我在坑爹中学,我们俩比较少见面。

    然后我跟贤说我喜欢会跆拳道的男生,可能是受易泽影响吧。然后他就去学,被教练摔个半死,那会我给她介绍了几个女笔友,原来他死也不愿意,被我威终于同意了,然后他让李哥代笔。

    易泽问我怎么不背包的,那时候我背书包,红色的,上面有个动漫图案超土气。然后每次出去我都不背,空手的。我说我不背。易泽揉乱了我的发,说:“小家伙。”然后我们一起去晒太阳,他突然说了句:“tmd那个不会是零吧。”我也看过去,果然是老三,他跟一个女的进了旅馆。至于去干啥自己想象。

    我说:“人家去kf你那么大反应干嘛?”易泽点燃一支香烟,我皱了皱眉,他笑了笑说:“别生气,我就抽几口。”我没说话,走去买了两根冰糖葫芦,然后递一根给他,易泽顺手剥开然后递回给我。我接过就,易泽踩灭了烟头说:“走吧,回去了,大哥说今晚请吃饭呢。”我搂着他的手臂,易泽顺手拿过我手上的另一支冰糖葫芦。经过商场的时候,易泽说进去买东西,我没去。

    出来后他拦下一辆出租车说:“来,小猫上车。”我就坐了上去,路上他说:“司机,xx山水别墅二号区。”司机刁根烟回头说:“不进去的。”然后易泽吃惊的说:“诶!这不是文哥吗?好久没见了啊!”司机拿下烟说:“你谁啊?”易泽递烟说:“我是阿泽啊,九龙门的。”司机停下车说:“啊呀,原来是自己兄弟啊!阿泽,老大现在还好吗?”易泽笑着说:“好的,就是记挂你。”司机想了想又继续开车,然后说:“阿泽你去那干嘛?”易泽笑了,说:“去吃个饭。”

    结果司机不但把我们送到门口,连钱也没收,还留下了电话号码。送走司机,我说:“你真认识他啊?”易泽摇头说:“不认识。”我说:“那你怎么知道他的?”易泽摸了摸我的头说:“真傻,车副驾驶那里不是有他名字吗?”我喔了一声。

    到屋里,是顼哥和几个男人在那打牌,顼哥难得输了,说:“哎。妹妹过来。”易泽走过去打了他一拳说:“看不到我啊?”顼哥笑了,把他推开说:“滚滚。没你的事儿。”“王八顼。”易泽笑了笑,又捶了他一拳。顼哥说:“快去做饭,饿死哥了,md,这女人不会做饭。”他瞟了眼坐在一旁的美女,一脸嫌弃的样子。我不高兴了,说:“不会做饭怎么了?”

    易泽拉我说:“别理他,我们走。”我一边跟易泽去厨房一边还鄙视顼哥。看易泽做饭是一种享受,他熟练的把生切好放好,然后拿过碟子,动作很连贯而优雅。易泽脸上没有表,他肤色白皙,长得有看点,所以我一直不明白,我是哪里很好,值得他这么对我。

    做好饭我和易泽端出去,男人们吃饭跟猪似的,哗啦哗啦的饭菜就差不多被扫完了。吃过饭大家坐在沙发上喝茶,易泽带我上楼玩游戏,他很玩游戏,基本上那时候的电脑网游和手游各种都有他的号。他不喜欢玩炫舞,我还是个电脑白痴,什么都不会,那时也还不明白,什么是好材。易泽搂着我说:“小猫你看,我是游戏里的大神喔。”

    我还嘲笑他说:“那些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啊。”易泽笑了笑,没说话。一起逛河边的时候,易泽说:“其实我很喜欢你。”我看着他,很不解,对他来说我也只是个孩子。易泽看着河对岸青葱翠竹,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他脸上可的绒毛一根根的都能数得清楚。“因为你很简单,很干净,很开朗,很好。”易泽说这话的时候,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发。

    在草地上被太阳晒得迷迷糊糊的,他把一块巧克力塞进我嘴里,我笑了一下,翻了个背对他,易泽在我体躺下来,我能感觉到他的动静。他说:“小猫宝贝。你为什么喜欢我?”我睁开眼睛,坐起来看着他,然后说:“因为你很帅,对我很好。”他笑了笑,表有些不自然,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拔着地上的草,我看着他的眼睛,然后说:“其实现在,我喜欢的就是你。”一刹那,他的笑容堪比阳光。

    快考试了,易泽是高中生也比较忙,他说他最近不能来看我,于是让老四在恩每隔两到三天就来给我送点东西,在恩总是一脸不愿的丢下那些吃的,然后说:“居然让我来跑腿,二哥也真是的。”我白了他一眼说:“滚滚滚。”在恩笑着,有两个浅浅的酒窝,他说:“小丫头,脾气不小嘛。”我朝他吐吐舌头说:“你也才大我五岁,你以为啊?”在恩白了我一眼,然后说:“那我先回去了。”我转说:“白白。”冲他摆了摆手,我自己先闪。

    然后那会我和另外三个女生组了个团,叫四杯茶。我是绿茶,我那会的大老婆叫红茶,有个叫茶,还有个叫清茶。也就纯属好玩,几个小二货茶来茶去不亦乐乎。红茶就是贤的其中一个笔友,然后唯希和琳是同一届的。那会我们在那个小花园里,多乐呵啊。快到我生的时候,我跟易泽讨礼物。易泽说到时你会知道的。

    我们聚在一块吃饭玩耍,顼哥突然说:“妹妹,很久没看你,觉得你好像又长大了一点,但还是没变化啊。”易泽淡淡的来了句:“她不需要变化。”顼哥笑了一下,眼里有我看不懂的复杂,然后他点了支烟,说:“跟我们待一块居然没变坏,难道是我影响力不够?”易泽笑着说:“你信不信我弄死你。”顼哥笑着吐了几个烟圈说:“来来,不服咱俩单练。”我看着这场景,突然发现像这种子其实也过得舒适的。

    管你世界变没变,我就是我你喜欢就喜欢不喜欢拉倒,我不稀罕。177867725是群号。加吧,嚎叫吧,疯狂吧。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