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传奇开始

    第1章传奇开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就像每个人刚开始都觉得自己不会死一样。

    我就是个传奇,你不得不相信,我奇异的经历。我就是个奇葩,你不得不佩服,我淡定的态度。

    据老妈后来说,怀上我的那一年,发特别大的洪水,老妈带着肚子里的我一起跑路,特别辛苦,幸好有老爸精心的照顾,也幸好我还算识相没在她肚子里乱来,总之我顺产出来了。

    在我之前,老妈还生了两个孩子,跟我一样都是女生,也都是顺产的。

    因为老爸给两个姐姐名字取得都舞刀弄剑的,老妈不乐意让他给我取了,老妈说,满女儿(在我们这就是小女儿,满字有宝贝的意思。)的名字得我来取。

    于是俩姐名字都带剑,我的带玉。出生后,我就闹腾啊,把在肚子里没闹完的全闹了,把爸爸妈妈整得够呛啊,一天二十四小时能闹十二小时,是个不消停的主,据老爸说,他有想抽死我的冲动。

    我还没出生呢,就已经死了,爸爸说到的时候眼底里有浓浓的怀念。最疼爸爸了,那时候他们环境很艰苦,可是爸爸不喝粥不吃地瓜就吃饭,每天都会给爸爸留点饭,如果不是对爸爸这么好,爸爸也不能是今天的爸爸。

    大姐是我们三姐妹里唯一被带过的,我和二姐都特鄙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没有,她有,就得鄙视。

    爷爷见第三个还是女孩,原本就不搭理爸爸的他更不想搭理我们家,从我有记忆以来,温暖的记忆从来就不存在过他。

    倒是外婆外公,给我非常快乐的童年记忆。三姐妹,大姐姐荨麻诊,回来。二姐姐也染上了,然后我们姐三个一起睡,我也染上了。

    妈妈跟我说,那时因为荨麻诊,我不知道又得上了什么,一直拉稀,然后还没精神什么的。那天她带我上大姨家玩,大姨看我气色不好,就问妈妈我咋了,妈妈说不知道。那时家里穷得连火柴都得赊帐,我还没有记忆。

    大姨丈卖菜回来,把卖菜得到的十多块钱全借给了妈妈,让妈妈带我去看病。来到医院医生的话把妈妈吓得出了一冷汗,他说:“你再晚来个一两天,这孩子就没用了。”

    对我来说,大姨丈相当于救了我一命,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我以为这辈子我都会铭记在心的,后来被某件事冲去了。

    后来有记忆了,我知道我家和三叔家是住一块的,我家就一间房间,一间厨房,一间房间放两张,我和爸爸妈妈睡,大姐和二姐睡,我们在厨房吃饭,在卧室洗澡,条件很差。三叔家有个儿子,小我两岁,个非常不好,很奇怪的是,我跟他还算是可以的。

    堂弟名字叫阿超,他最好的兄弟吴世,后来很多人管他叫不是人。

    吴世跟我一届的,那时他住我家对民,而阿超少我一届,我们常在一块玩,吴世还有两个哥哥,刚好和我们差不多年纪,于是都在一起玩。因为我还是比较孤僻的,不太跟别人玩,没什么朋友,经常还是一个人玩。

    后来吧,因为堂弟搬石头砸到我的手,我哭了,妈妈出来骂了他几句,他也哭了,然后三婶走出来,把他拉回去,竟然还指着我妈妈来骂,我不哭了,吓傻在那里。

    妈妈不是个泼妇,自然是骂不过,然后妈妈把我拉进厨房,帮我弄伤口,记得那是她一次掉眼泪,她一边哭一边说:“怎么会有这种人!你以后不要和他玩了,知不知道,你看他把你手指砸成这样…”那是我第一次懂得,原来大人也会哭。

    三婶各种蛮横,我和阿超偷偷在一起玩,有次被发现了,阿超被他妈妈扯着回去,他不愿意,他妈妈还打他,边打边说:“你又和她玩!等下让她妈妈看到又说你欺负她,不许和她玩!”

    我呆呆的看着,然后坐在门口。不久后阿超又跑过来了,他说:“姐姐,我妈妈出门了,我们去玩吧。”我不理他,他又说:“姐姐,我们去玩吧。”

    见我不应,他又来扯我,我推开他,说:“你别跟我玩,被你妈妈看见又要打你了。”

    阿超哭了,很小声,他说:“你是不是不跟我玩了…”

    第一次明白什么是无奈,我拉着堂弟说:“我跟你玩。”

    然后真的被发现了,我们都挨了打,三婶拿棍子抽他,我在厨房里瑟瑟发抖,听他的惨叫,他求她,“妈妈别打了!别打了!”

    三婶说:“让你和她玩,让你和她玩!”三叔很无奈。

    妈妈在生火烧水,就像没听到似的。妈妈打我的时候,只是往我股上盖了两巴掌,可是三婶打她儿子时,是拿跟带刺儿的棍子大力的抽。妈妈终于转对我说:“以后别去和他玩了,不是因为你,他不会挨打的。”

    有次停电了,我在外面玩,下午回来时,妈妈刚把烧好的水倒到地上的大盆里,我跑得太快,没注意脚下的石头,一不小心两只小手就撑进了盛满开水的大盆里,瞬间肿起两个馒头似的水泡,至今还记得那生不如死的感觉。

    爸爸让爷爷帮忙找草药,爷爷耽搁了两三天,我的手就那么痛了两三天,现在我的手上,仍留着一个淡淡的疤。

    我不恨爷爷,他要不要去采药是他的自由,我不恨爸爸妈妈,那个年代去趟医院谈何容易,我只恨那一天为什么停电,为什么我要出去,为什么我没有看脚下,为什么要摔倒。可是我又觉得庆幸我是用手撑进去的,如果是整个人摔进去了,会怎么样?

    我从小就特别嗜睡,到现在也还是这样。有次去菜地里找妈妈,走在半路困了,直接倒草丛里睡过去了,后来让一大妈把我抱回去,把我放在三婶的地盘_客厅的木沙发上。

    我一醒来就吓坏了,立刻跑到房间里去,就怕让三婶看到,抽我。

    后来告诉妈妈,她总特别心疼的看着我,而我总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我比谁都更在意,更记得。

    终于有一天,爸爸妈妈忍无可忍了!搬出了那间房子,我终于再也不用被摧残了。

重要声明:小说《世界归属青春玩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