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丢失的内脏(九)

    见马组长和晓峰都捂住了鼻子,就连季涔宴都皱了眉头,还有耳边俞伯牙不断的絮叨声,木浅栖自己却并未闻到任何问道,心中这才有了怀疑,看向季涔宴:

    “你封了我的嗅觉?”

    “这里的气味很难闻。”季涔宴没否认,这句话也是间接表明他确实动了手脚。

    “大叔,赶紧给我解开。”木浅栖翻了个白眼,虽然知道季涔宴是一片好心,但她失去嗅觉也就失去了一些判断手段,自然不乐意。

    季涔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中是不容置疑的坚决,只得替她解了术法,木浅栖只觉得突然间一股呕人的味道窜入鼻中,就好像是大夏天十几不洗澡发出的嗖味,混合着一种刺鼻的腥味,木浅栖瞬间便觉得胃中一阵翻腾,面色一白。

    季涔宴时刻关注着木浅栖,见此,立马重新施术,木浅栖察觉到异味消失,看了眼季涔宴,这次倒没有再说什么。

    心中更是有些不好意思,也理解了为何季涔宴要封闭她的嗅觉了,只不过,这一下,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在这刺鼻的味道中,她还是闻出了一些端倪。

    “浴缸下面还有淋浴喷头那边的墙里可能有什么,你带人看看吧!”木浅栖转头看向一旁捂着鼻子,一脸凝重的在浴室不断查看的马组长道。

    同时,对于马组长认真工作的态度,也有了一丝了解和认同,不管什么时候,认真工作的人都值得钦佩。

    马组长诧异的看了木浅栖一眼,脸色凝重,转出了浴室,便开始打电话,木浅栖则和季涔宴直接离开了。

    “找到线索了?”季涔宴问道。其实他心中也隐隐有所猜测,但未经证实,做不得准,便想听听木浅栖的意见。

    “你听说过神香吗?”木浅栖坐在季涔宴的车内,沉思良久,才开口道。

    “嗯~一个十分特殊的神抵,只有有人集齐它所需要的任何东西,它便可以实现那人的愿望,而且,每一次的愿望都不尽相同,一千五百年以前,我听说它的愿望是一百条血灵鱼。”季涔宴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我怀疑,死者杨丽可能达到了神香的条件,召唤出了那位神抵。”木浅栖道:“只不知她是刻意还是无意。”

    “无妨,既然有了一丝线索,循着这丝线索查探即可。”季涔宴安慰道。

    木浅栖点了点头,但其实心中并无头绪,神香其实是一种香的名称,但因为利用这种神香可以召唤出那个神明,所以,那个神明在凡间留下的传说中也叫神香,只不过,这种类似于故事一样的神话不被人所相信罢了。

    “不必担心,神香大概每隔100年出现一次,近期内不会出现,那名女子就算拥有神香的力量,也不及他千万分之一,完全可对付。”见木浅栖眉头紧锁,季涔宴又忍不住安慰,将自己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

    “你了解它?”木浅栖问道。

    “曾经有段时间了解过,它是个十分任的神明,实力也确实很强大,除了玩之外,倒没什么其他的缺点,许愿便是它捣鼓出来的,纯粹为了好玩的。”季涔宴淡淡开口,脑海中却不由想起他与神香的认识。

    当初季涔宴用尽了手段,却无法寻到木浅栖的魂魄,他走投无路之下,找上了神香,不过,当初他可没有用集齐愿望这种愚蠢的做法,而是直接采用的直接打上门去,打了三百年,因此和神香有些惺惺相惜,它才愿意告诉他些许消息。

    “或许,可以让地府查询一下杨丽的所在,她已死,只剩魂魄,地府应该有所记载。”木浅栖突然眼前一亮,开口道。

    “或可一试。”季涔宴点头,两人再次到了山顶别墅。

    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此处灵气和气都浓郁,是个十分极端的存在,而且此处清幽,木浅栖作法不会被察觉。

    当虚空中出现一阵扭曲,熟悉的黑色西装出现时,木浅栖也看到了熟悉的面孔,那人看到木浅栖笑道:“看来,你又有生意了。”

    “是啊,不过,这次比较棘手,所以需要你的帮忙。”木浅栖看向来人,与他相识多年,说话从不客气。

    “有什么事尽管说,能帮我尽量帮。”尼克笑了笑,自木浅栖二岁的时候,看到了来执行任务的他,与他熟悉之后,两人便成为了朋友,这么多年,感愈渐深厚,尼克甚至还申请了专门成为木浅栖的专属死神。

    木浅栖将手中的手机递给尼克,这是季涔宴施法的时候,她抓拍的,马组长和晓峰也就是凭借着这张照片找到这个女人的资料的。

    “是她?”尼克一看到照片,便微微皱眉。

    “你认识她?”这次,木浅栖是真的惊到了。

    “认识,她是地府的通缉犯呢?怎么?你这次的案件与她有关。”尼克见木浅栖点头,才又道:“看来注定我要帮你了,事大概要从三年前说起,三年前,地府突然接到一个半死生魂,在地府大吵大闹不肯接受安排,每年地府都会接收这样的人,开始我们也没太在意,但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原本已经死去的魂魄上却突然涌现了生机,更是打伤了地府的看守,甚至连死神都被她杀死好几个,大闹了地府之后,这个女鬼突然消失了。”

    “消失?”木浅栖皱眉,事越来越诡异。

    “对,消失,找不到丝毫痕迹,但她在地府大闹一场,惹得阎王大怒,直接下了一级通缉令,全面追查她的讯息,找到后,直接处于极刑。”尼克脸色有些凝重道。

    “那你们追查这两年,可有任何线索。”

    “三个月钱,我们察觉到了她的讯息,每晚,当月亮升上中天的时候,她会出现吸收月之精华,只要她出现,周围的魂魄都会被吞噬,动静极大,我们几次派人绞杀,无奈那女人十分狡猾,而且有神秘力量保护,使得我们束手无策。”尼克答道。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