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丢失的内脏(八)

    两人吃过午饭,季涔宴便驱车前往警局,因为在路上木浅栖已经联系晓峰,所以,车子一到警局,便看到晓峰在门口等了。

    “干嘛摆着个大便脸,人没找到?”木浅栖下车看到晓峰的脸色,蹙眉问道。

    “不是,木小姐,你确定你发给我的真的是那个女人吗?”晓峰苦着脸道。

    “怎么?你认为我逗你玩?”木浅栖双手环,斜睨着晓峰,没好气的开口。

    “不是,怎么会呢?”晓峰一见,立马笑道:“这不是找你确认一下嘛,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怎么啦?有什么问题?”晓峰此话一出,木浅栖立刻觉得不对,问道。三人一边说,一边往警局内走去。

    “木小姐,不怪我怀疑你发我的这照片,实在是我们根据你的照片找到的线索,却十分匪夷所思,那个女人,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死因是自杀。”晓峰郑重的开口,他倒还真不是怀疑木浅栖。

    他自是知道木浅栖的能耐,但死而复生这样的事,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而且,当时那个女人的尸体都是他去抬的,没有人来认领,还是他们重案组的人集体凑钱给火化的。

    “什么?死了?”木浅栖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晓峰,晓峰没料到木浅栖突然停下来,躲闪不及,差点撞上她,却见旁边的季涔宴形一闪,纤腰一揽,便将人揽了过去,晓峰一个踉跄,差点朝着台阶扑去,好在他手不错,才不至于摔倒。

    晓峰站稳,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口,却也不敢说什么,只点头道:“是的,那个女人,三年前就死了。”

    木浅栖的眉头皱的死死的,偏头看了一眼季涔宴,季涔宴茫然,木浅栖的眼神狠狠的盯着他环在她腰间的手,季涔宴这才“恍然大悟”一般的松了手,只是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可惜。

    木浅栖扭头往前走,神镇定,但季涔宴却莫名的感受到她在害羞,这种绪,让他嘴角微扬,看到一旁见鬼似的晓峰,季涔宴眼神一冷,扫了他一眼,跟了上去。

    那一眼,让晓峰不打了个寒颤,他拍飞掉自己乱糟糟的思绪,赶紧跟了上去。

    木浅栖平复有些羞涩的心思之后,思绪又转回了案件,原本以为柳暗花明,却原来只是一场空,案件也似乎更加扑朔迷离。

    一个死了三年的女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她跟死者又有何交集?她究竟是人,还是鬼?若是鬼?不过死去三年,缘何有那么大的力量,居然能够白现行,瞒过自己的感知?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木浅栖疑惑难解。

    木浅栖一进重案组的办公室,便看到很多人都围在一张桌子旁,马组长看到她来,赶紧上前。

    “季少~”虽然季涔宴甚少说话,但他的存在绝对让人无法忽略,再加上他的份,马组长一看到他便赶紧跟他打招呼,神十分恭敬,他是知道季涔宴的份的,对他年纪轻轻就获得将军军衔,十分敬佩,因为他知道,这份荣誉,他是靠自己实打实赚来的。

    季涔宴点点头,马组长这才看向一旁的木浅栖道:“木小姐,相信刚才晓峰也跟你说过了,不知你之前传过来的那张照片里的女人跟本案有什么关系?”

    “我暂时还不清楚,你这里有那个女人死前的地址吗?还有之前五个男死者的住址,麻烦都给我一下。”木浅栖蹙了眉头回答,没有十分的把握,她也不好说什么。

    马组长虽有疑惑,但仍是应了,吩咐人去准备,然后才道:“木小姐,若是要查案件,不如让我同行,那些死者家属我之前都打过交道,或许更好说话。”

    木浅栖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也好!那就麻烦你了。”

    几人最先去的,便是那照片上的女人的生前之地,这名女人名叫杨丽,死前是一家商场的售货员,所以住的地方是租的,而她租的那间屋子,自她死后,便再也没人敢住进去了。

    所以,木浅栖等人很轻松的便进了屋子。

    事隔三年之久,屋内空的,什么都没有,灰尘密布,还有一股呕人的味道,季涔宴一进去,便皱了眉头,给随后进来的木浅栖施了隔离术,让她不会受到这么大的冲击。

    其实,木浅栖并未报太大的期望,毕竟时间上来说,已经相隔太久,要说什么线索,估计也都没了,不过,她想着,试试用点特殊手段,或许能有些凡人看不到的收获。

    “好重的血腥味儿!”突然,一直安静的呆在木浅栖手链中修炼的俞伯牙冒出半个头,皱着眉头道。

    “血腥味?”木浅栖皱眉,“我怎么没闻到?”

    “咦,真的有呢~”被木浅栖这么一说,俞伯牙也有些不确定,他飘了出来,在空中耸了下鼻子,然后才十分确定的开口道。

    “血腥味从哪里传来的?”木浅栖又问。

    俞伯牙绕着屋子飞了一圈,有些挫败的飞了回来,对上木浅栖有些期盼的眼神摇了摇头,这屋内的味道太过斑驳,血腥味似是已经过了许久,几乎闻不到,若非他鼻子敏感,还真有可能忽略过去,但他却找不到具体的发源之地。

    见木浅栖的眼眸黯淡下来,季涔宴眼光一闪,几乎不用使用妖力,强大的神念便找到了俞伯牙所说的血腥味来源之地,季涔宴神念强大,自然十分清楚的“看到”了那处地方的景象,当看到那处地方的惨状,他蹙了蹙眉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在那边!”季涔宴看向木浅栖,指向浴室。若非木浅栖实在太过在意,季涔宴根本不会将这些小事放在心上,他虽恢复记忆,但本为妖,没道理不帮妖族帮人族的道理,若非木浅栖,这些事,他理都不会理。

    木浅栖并不怀疑季涔宴的本事,形一转,朝着浴室而去,踹开浴室的门,里面灰尘密布,没有丝毫异样,但季涔宴却皱起了眉头,此处的异味果然比客厅更甚,而木浅栖因为有季涔宴的术法,倒没闻出异样。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