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丢失的内脏(七)

    木浅栖自五岁开始和姑婆还有姑姑一起捉妖,血腥的场面也好,恐怖的环境也好,她都经历过,但眼前这一幕男女相谈甚欢的场面,却让她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咖啡厅放着舒缓而又暧昧的曲调,男女深相视,但男人眼前的那盘在他看来十分美味的牛排,其实是一只只没有头的麻雀,鲜血淋漓,男人犹不自知,一刀刀切下麻雀的子送入嘴中,就这么将生的麻雀吞入腹中。

    而在男人的对面,女人就这么微笑着看着他,时不时的说两句话,她面前的碟子里,也不是什么牛排,而是一排排的麻雀的头,那些麻雀,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男人,看着男人将麻雀的半夹杂着鲜血吞下去。

    “呕~~”木浅栖忍不住吐了出来。

    “没事吧?”季涔宴面色一变,收了术法,扶住木浅栖,声音中含了一丝紧张和担心。

    “没事,那女人究竟是谁?居然这么恶毒?”木浅栖皱着眉头,那般手段,即使是她,也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

    “可去公安部门查看。”季涔宴手中出现一枚绿色的果子,递给木浅栖,木浅栖自是知道季涔宴的份手段,也没有怀疑,一口咬下,顿时觉得精神气都清醒了,那股恶心的感觉也淡了下去。

    “我去找一下晓峰。”体舒服了一点,木浅栖立马准备行动。

    “等等,天色已晚,还是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再说吧!”季涔宴阻止木浅栖的动作,劝解道,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去警局又是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警局估计也都下班了。

    “也是!”木浅栖这才发现天色晚了,时空回溯术让她回到白天,她都有点时空混乱了。

    季涔宴的别墅内虽然空无一人,但却设施齐全,当木浅栖打开客房内的衣橱,看着衣橱里那一排排符合她品味的衣服,木浅栖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季涔宴。

    “这是按照你的喜好和尺寸定制的,你试试吧!”季涔宴眼神微闪,耳根有些发红,但却十分镇定的开口,他对木浅栖的心思从不掩饰,自然乐意趁着这机会让她知道。

    “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木浅栖问道。

    “自遗忘之界回来之后。”

    木浅栖不再开口,看着那些衣服,眼中微潮,心中更是思绪翻腾,但她却什么都没说,定了定神,笑道:“这么多好看的衣服,我可不客气了。”

    说完又伸了个懒腰,道:“天晚了,我要洗澡睡觉了,晚安!”

    语气自然,没半分尴尬,季涔宴看了她一眼,最终没说什么,只是点头道:“也好!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再去警局。”

    “好!”木浅栖微笑点头,看着季涔宴走了出去。

    季涔宴一走,木浅栖便赶紧关上门,按住心口,脸上迅速染上一抹嫣红,心脏更似是想要跳出腔一般,她不由的暗自庆幸季涔宴不再这里,不然一定能够听到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声,让她十分无措。

    洗了澡,躺在上,木浅栖却久久无眠,脑海中不断闪现的,是和季涔宴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第一次见面时的火药味,然后是在遗忘之界的相互扶持陪伴,再到接下来的各个案子,两人一起经历过的风风雨雨。

    “啊~~”木浅栖大叫一声,将被子蒙在头上,好半天又掀了被子,咬唇道:“我为什么要老是想起那个臭大叔啊~~不想不准想了~~”

    自语了一会儿,便又想到今通过时空回溯术见到的那个女人,她翻遍脑海中的记忆,却想不出究竟是什么术法,可以让人毫无所觉,若说是幻术,却也不像,最为关键的是,那她就在咖啡厅,却并没有感觉到一丝妖气。

    姑婆和姑姑都曾经说过,她是驱魔一族天赋最高,实力最高的,更何况,姑婆当初将毕生功力尽数传给了她,让她的功力更加精进,所以,姑姑才会将木家一族的希望寄托在她上,因为若她都无法消灭女魃,那么,下一代,不一定有这个能力。

    再加上她天生嗅觉敏锐,对妖鬼之气更是敏感,这也是姑婆说她是天生驱魔人的原因,才会孤注一掷将灵力尽数传给她。

    但就算是她,在咖啡厅却没有感觉一丝异常,也没有闻到丝毫妖鬼之气,但时光回溯术显示出的一切,却让她疑惑起来。

    能悄无声息的在她眼皮子底下作案都不被发现,而且,这种术法她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对于那个当出现在咖啡厅的女人,木浅栖眼中战意浓浓。

    明,她一定要找出那女人所在之地,跟她好好较量较量。不将驱魔一族放在眼里,她要让那女人知道厉害。

    就在这样的想法中,木浅栖沉沉睡去。

    第二,木浅栖醒来已近中午,一出房门,木浅栖便闻到了一股香味,顺着味道找去,却见是季涔宴正在厨房里忙碌。

    平里不苟言笑,冷漠无比的男人正瘫着一张脸在厨房做饭,看那手法,显然十分娴熟,木浅栖有些意外。

    季涔宴早已感觉到她的到来,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桌,看向木浅栖,木浅栖上穿着的,正是季涔宴为她准备的衣服,浅蓝色的打底衫,白色的短裙,再配上米白色的短斗篷,可中不失清纯,看起来美丽动人,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艳,顿了一下才道:“可以吃了。”

    “我都不知道你居然会做饭?”木浅栖拉开椅子,十分惊讶的开口。

    “几千年的时光,什么都学点,也就学会了。”季涔宴眼底微闪,他不会告诉木浅栖,几千年前,她与他刚认识,两人结伴,一起斩妖除魔,却风餐饮露,在她离去后的数千年里,他曾经无数次后悔没有好好的照顾好她,所以在随后的子里,苦学各种生活技能,在这样的学习中,等待她的再次转世。

    木浅栖知道他的真,作为九尾天狐来说,确实,几千年的时光,足够他学习任何技能,便也不再说什么,夹了一筷子菜入口,鲜美好吃,竟比那五星级大厨做的还好,木浅栖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看木浅栖如此模样,季涔宴心中一喜,只觉得自己千年的努力并未白费,能看到她如此幸福满足的模样,那些寂寞孤单的子,那些私念蚀骨的子,都是一种甜蜜。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