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丢失的内脏(三)

    “妈!”季涔宴清冽的声音响起,立马返,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晕倒的王瑜珠,避免她摔倒在地的惨状。

    而看着纸箱子内的东西,就连见惯了鬼怪的木浅栖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了好几步,箱子里密密麻麻的整齐的排放着六列鸟头,是麻雀的头。小小一个,将近有几百个鸟头在里面,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是,那些鸟头的眼睛都圆睁着,看起来像是活生生的被拧断了脖子,散发着无尽的怨气,看起来格外渗人。

    木浅栖能感觉到,自己的鸡皮疙瘩正一排排竖了起来。

    季涔宴将自己的母亲安顿好,走到木浅栖边,揽住她轻声问道:“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木浅栖偏头,腰上的手熨烫着皮肤,让她有些不自在,但不可否认,季涔宴在这里,让她的心稍微安定,虽然见过许多鬼怪,但是,有着重度密集恐惧症的她,看到这些,仍不可避免的有些害怕。

    突然,那些麻雀的头动了,木浅栖眉目一冷,哐当一声,伏魔棒握在手中,却不成想,第一个鸟头动了动,吐出一句:

    “不要”变化为一阵青烟,消失了,而第二只鸟头继续开口:

    “多管”重复了第一只鸟头的结局,化为了一阵青烟,接着是第三只鸟头:

    “闲事!”第三只鸟头说完,也消失了,接着是第四只鸟头,第四只鸟头重复着第一只的话:

    “不要”

    “多管”第五只

    “闲事”第六只。

    ………。。

    “闲事”第600只。

    当第六百只鸟头吐出“闲事”两个字的时候,那些鸟头消失之后化为的青烟再次聚集成六个大字:

    “不!要!多!管!闲!事!”

    愤怒战胜了害怕,木浅栖冷凝着一张脸,发生一声冷哼,她眼睛死死的盯住那六个大字,原本青色的六个大字慢慢的变成了血红色,看起来更加让人心悸。

    “真是找死!居然敢挑衅我,看来,我不做点什么,就真的对不起你了!”木浅栖冷冷的开口,声音冷如冰渣,带着一股压抑的愤怒。

    “小心,这个人知道木家的存在。”季涔宴蹙眉,冷静的提醒。

    “哼~”木浅栖冷哼一声,“知道我木家存在的还少吗?但是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我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呢?看来,我必须给他准备一点礼物才行啊!”

    季涔宴失笑,只觉得木浅栖生气的样子格外可,神温柔的注视着咬牙切齿的女孩,心中只觉得一片满足,眼角余光瞥见那还未来得及散去的已经变成红色烟雾的大字,季涔宴冷冷一笑:

    真是不知死活,敢挑衅他的女人,不得不说,这人的胆子还真大。

    “大叔,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宿舍了。”木浅栖回过神来便察觉到了季涔宴的眼光,心中一跳,随即道:“我走了!”

    “我送你!”季涔宴迅速反应过来。

    “不用!”木浅栖阻止,“伯母晕倒了,你好好照顾她吧!再说,那个凶手可能盯上我和伯母了,你好好保护她。”

    季涔宴回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她显然受了极大的惊吓,就算晕倒了,脸上的表也带着还未散去的恐惧,季涔宴衡量再三,点了点头:

    “你小心些!”

    “我知道啦,大叔,你照顾伯母吧,我走了!”木浅栖不自在的开口,转大步离开。

    “浅栖,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那个叫什么江依婷的说什么了吗?”因为木浅栖回去的时候黑着脸,所以,莫灵儿有些担心的问。

    “江依婷?管她什么事?”木浅栖茫然的回神,显然,她的绪还沉浸在之前的事件里,只要一想到那一堆的麻雀头,还有那威胁的大字,木浅栖就忍不住有些暴躁。

    她可以肯定,这个凶手,绝对是个变态。

    “哎~你今天不是跟那个江依婷出去了吗?”莫灵儿听了木浅栖的回答,大吃一惊:“如果不是她,那是谁惹得你不开心!”

    “是个变态!”一提及,木浅栖的脸又黑了,随即她疑惑:“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跟江依婷出去了?”

    “是之前我和小琛子看到了啦?本来我想上去帮你的,不过小琛子说,江依婷那个女人超级喜欢演戏,我上去保不准那个女人会哭诉我们欺负她,再说,我相信浅栖你的实力,对付那种女人,那不是分分钟的事。”莫灵儿抱住木浅栖的胳膊,蹭了蹭道。

    “对付那种小儿科,我没兴趣!”木浅栖耸耸肩,她开了电脑,准备查点资料,或许,可以送那些纸箱上的古怪文字下手,幸亏她之前有习惯的拍照。

    “那浅栖你先忙吧,我去下面买宵夜,给你带一份,看你的样子,应该又有工作了。”见木浅栖一副准备工作的样子,莫灵儿便知道,木浅栖之前苦恼的,估计是有什么棘手的生意了,虽然很担心也想关心,但想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她不再说什么,只是体贴的给她一些基本的关心。

    “好的,我想吃烤鸡翅和烤豆皮,再要一份鱼蛋。”木浅栖毫不客气的开口道。

    “知道啦!”莫灵儿失笑。应了一声,便穿好衣服,下了楼。

    木浅栖打开电脑浏览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拨通了一个熟悉的电话,电话接通,里面传来略带困意的声音:

    “喂,浅栖啊,麻烦你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好吗?倒时差啊,现在我这里是凌晨啊???”

    “抱歉,不小心忘了,传了个东西到你邮箱,麻烦你给我查一下,这是什么东西?你对这类东西有研究。”木浅栖嘴里说着抱歉的话,语气却并无歉意。

    “知道了,我马上起来,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电话那边传来云泽的咕哝声,带着浅浅的抱怨,和悉悉索索的起声。

    “快点,我等你的结果,这次,我要好好干一票,所以,资料能有多详细就给我多详细。”木浅栖的声音透着冷意。

    “哟,怎么?哪个不长眼的鬼怪惹着你了?”电话那端,云泽的声音彻底清醒,却带了些幸灾乐祸的调侃。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