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季涔宴的妈妈来了(二)

    “木小姐跟我想象的一样漂亮。”季涔宴的妈妈王瑜珠看着坐在她面前的女孩,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温柔开口。

    “季伯母谬赞了。”木浅栖欠了欠,举止十分大方得体,驱魔世家虽逐渐没落,但每一代弟子的培养却从未落下。

    两人说话间,有侍者送了一杯咖啡上来,木浅栖微微挑眉,王瑜珠见此,失笑道:“我擅自帮你点了咖啡,你不介意吧?这家店的咖啡还不错,你可以尝尝。”

    “多谢!”木浅栖抿了一口,咖啡她还是喜欢现磨现煮的,带点淡淡的苦味,就像人生,不过,这家店里的咖啡确实不错,还可以接受。

    完全没有预想中的刁难给木浅栖难堪的场景,让一旁的江依婷变了脸色,她扯了扯王瑜珠的衣袖,小声开口,“季伯母,您不是有话要跟木小姐说吗?”

    “哦!对呢!”王瑜珠眼底飞快闪过一丝厌恶,但随即温柔的笑了开来,似是才想起一般:“我确实有话要跟木小姐说。”

    江依婷见此,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还给了木浅栖一个挑衅的眼神,木浅栖对于江依婷幼稚的举动并不放在心上,不过,这位季涔宴的妈妈却让她不得不在意,虽然并未想过要和季涔宴在一起,但她还是不想在季涔宴的家人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季伯母请说。”木浅栖心中思绪翻腾,面上却丝毫不显,她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做了个“请”的手势。

    “木小姐,我可以叫你浅栖吗?叫你木小姐感觉很生疏呢!”王瑜珠并不急着进入正题,而是看着木浅栖,眼底有着善意。

    “当然可以。”还以为王瑜珠要发难的木浅栖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她并不在意,不过,这么一会儿功夫,她也看出了端倪,这位季伯母看起来不像是来找茬的。

    “浅栖,其实我今天来找你呢,确实是有事,关于我儿子的。”王瑜珠看着木浅栖,眼底闪过一丝异色,飞快消失不见。

    “伯母请说。”木浅栖不动声色。

    “是这样的,我想请浅栖你,能够给我儿子一个机会。”王瑜珠的语气十分诚恳,面上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疼惜。

    “哈?”如果木浅栖现在正在喝水,一点会忍不住喷到王瑜珠脸上,她虽然已经猜到王瑜珠没有恶意,但也没想到王瑜珠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且不说愣住的木浅栖,一旁志得意满的江依婷更是惊住了,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王瑜珠,随即似是反应过来一般,大喊一声,声音尖锐而刺耳:

    “季伯母!”

    无端被打断自己的说话,又被尖锐的声音刺激到的王瑜珠,在察觉到咖啡厅大部分人的目光朝这边看来之后,眼中的不喜转为了浓浓的厌恶,但良好的世家教养让她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火,她看向江依婷,面上失了笑容:

    “依婷,我跟浅栖有事要说,你要是觉得无聊,便先去逛逛吧!”

    “季伯母………。。”江依婷委屈的看向王瑜珠,为何季伯母说的跟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甚至,季伯母还要求那个可恶的女人跟宴哥哥在一起,为什么?

    “依婷,怎么?季伯母的话你没听见。”王瑜珠眼神一寒,上温柔气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高贵冷傲之气,让人不胆寒。

    季家乃是军政世家,王瑜珠嫁到季家,打理季家事物,通气派哪里会简单?虽然现在年纪大了,不管事了,上的气息也收敛了,但一旦爆发,岂是江依婷这样的小女孩受得住的?

    “是,季伯母!”江依婷委屈的咬了咬唇,知道自己没有反驳的余地,她们家并不比季家,还需依靠季家生存,若是因此得罪了季家,那么就算爸爸妈妈再宠她,也绝不会原谅她的,所以她不敢放肆,只得恨恨的瞪了木浅栖一眼,起离开。

    看着面色苍白,子几乎摇摇坠离开的江依婷,木浅栖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她开始重新估量王瑜珠,而王瑜珠看着坦然自若的木浅栖,眼底闪过一丝赞赏,更是多了几分满意,她自己的气势她知道,若是发起火来,许多人都要被吓到的,能在她的气势下做到如此镇定自若,确实不简单。

    不过,王瑜珠却不知,木浅栖自小与鬼怪打交道,与她交手的,实力比她强的妖怪并非没有,但她从未退缩过,甚至有几次都收服过比她强大的妖怪,王瑜珠这点气势,在木浅栖眼里,实在是毛毛雨。

    “浅栖没有被吓到吧?”王瑜珠恢复了温柔优雅,柔声问道。跟刚刚那冷冰冰的样子判若两人。

    木浅栖摇头,笑道:“伯母刚刚十分威武,让我看了十分敬佩,并没有被吓到。”

    这番话倒让王瑜珠的笑容又深了几分,她眼底柔和,道:“浅栖,我知道,你年轻,有着美好的青年华,而我家涔宴将近三十,年纪确实大了一点,不过,大一点的男人会疼人啊,你说是不?我季家虽不说是什么大世家,但在京城也是排的上号的,你若是嫁到我家,那绝对是吃穿不愁,什么都不用担心,你觉得呢?”

    木浅栖哭笑不得,她实在没想到,季涔宴的妈妈来找她,非但不是来找她麻烦的,居然是来给自己的儿子做说客的。

    “季伯母,您误会了,我不跟大叔,不,是季涔宴在一起,并不是年龄的问题。”虽然王瑜珠的话出乎意料,但却仍是让木浅栖十分感动,语气不自觉的软了许多。

    “那是因为什么原因?是涔宴对你不好?惹你生气了?”王瑜珠问道,她实在心疼儿子,以前儿子虽然冷淡,但好歹还有点人气,这次回去,却是半点人气也无,整天在家放冷气,对着一条红绳发呆,看着她都心酸。

    正好这时江依婷来了,说了木浅栖的事,虽然江依婷不断的诋毁木浅栖,说木浅栖会妖术什么的,但她却相信自己的儿子,儿子的本事她是知道的,能让儿子看中的人,哪里会是什么妖怪呢?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