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季涔宴的妈妈来了

    在学校的子回归正常,这次大赚了一笔,对于木浅栖来说,接下来一段时间不需要太忙活了。

    “浅栖今天又没课?”段琛抱了书,看了莫灵儿一眼,问道。

    “没有哎,她今天没课,灵魂学那边的课向来比我们少很多啊!”莫灵儿塞了一颗巧克力放入口中,递给段琛问道:“你要不要?”

    “不要,我减肥。”段琛吞了吞口水,偏过头去,坚决抵制,赶紧转移话题道:“真好,不像我们考古学这边,每天都很多课。”

    “啊?你要减肥哦?我都一直吃巧克力增肥哎~”莫灵儿是吃不胖的材,她自觉自己太瘦,每天都吃巧克力增幅,此等行为让宿舍的另外两人恨得牙痒痒,莫灵儿浑然不知,道:“不过浅栖的事很多,也没差啦!”

    “也是!”段琛点头,她知道木浅栖事多,请假更是家常便饭。“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好像没看到那个帅哥来找她了?”

    “是哦!”段琛点了点头,突然她停下了脚步,喃喃道:“没有帅哥,不过敌找上门了?”

    “什么敌?”莫灵儿被段琛这“神来之笔”弄的有些莫名其妙。

    “在学校大门口上演琼瑶式演出的敌!”段琛指了指前面开口道,脸上带了一丝担忧。

    莫灵儿转过头去,看到木浅栖正和一个穿白色衣裙的女孩站在一起说着什么,凑近了一看,可不就是校园网上传的沸沸扬扬,虽然后来都被删掉了,但是她仍是下载了图片下来,天天打小人的江依婷吗?

    “又是这个白痴女人,这次看我的!”莫灵儿摩拳擦掌,便要冲上前去。

    “等等”段琛拉出了莫灵儿,她看得出来,木浅栖对付那个江依婷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莫灵儿贸贸然冲上去,反而不妙。

    “小琛子你干什么,我要去帮浅栖。”莫灵儿有些生气的吼道。

    “你看清楚,浅栖不需要你帮忙,你去了,那个女人一摆出柔弱模样,到时候咱们就占了下风了。”段琛急忙死死的拉住莫灵儿,指着那个一脸啜然泣的模样的江依婷开口道。

    “靠,死女人,让我上去扇她两巴掌,她就老实了。”莫灵儿更怒了。

    “你要是现在上去,不占理儿,反而会让浅栖弱势,你和浅栖这么多年的朋友,难道还不知道浅栖的本事,我们要相信她。”段琛拿莫灵儿有些无奈,这个女人一碰到木浅栖的事就格外冲动。

    不过,浅栖的表好像有些不妙啊~

    “木小姐,请你跟我去一趟,真的有人要见你!”江依婷看着木浅栖,柔声开口道,眼底满是恶意和得意,等会儿见了那人,她就不相信木浅栖还能这么嚣张,想到自己在学校出的大丑,她恨不得将木浅栖给撕了。

    “你说见就见,那我多没面子啊!不去,我没空。”木浅栖懒懒的翻了个白眼,若不是这个女人挡着她上宿舍,她才懒得跟这女人在这唧唧歪歪。

    “木小姐不会是怕了吧?”江依婷轻蔑开口。

    “这激将法太过时,本姑娘不吃这一。”木浅栖翻了个白眼,转便走。

    “你,站住!”江依婷准备伸手去拉木浅栖,却被她轻巧避开,她差点一个踉跄往前栽,她恶狠狠的看了木浅栖一眼道:

    “就算是宴哥哥的事你也不想知道吗?”

    “不想!”木浅栖双手抱看向江依婷,“我想知道什么事,自然会去问他,不需要别人告诉我,还有,我对谁想要见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说完,转便朝着宿舍楼走去,以江依婷的本事,根本拦不住她,要不是不想闹得太难看,刚刚她根本不会停下来听江依婷废话。

    “就算是宴哥哥的妈妈,你也不想见吗?”江依婷恨恨的喊了起来,她知道,若她不出这张王牌,只怕这个女人真的会头也不回的走掉。

    “季涔宴的妈妈?”木浅栖回头,皱着眉头看向江依婷。

    “是!”江依婷深呼吸一口气,道:“季伯母说想要见你,所以才让我来找你!”

    木浅栖看了江依婷五秒,最终一言不发的朝着校门口走去,走了几步才回头看向江依婷,皱眉:“不是说季涔宴的妈妈要见我,还不前面带路。”

    该死的,这口气!江依婷气的都快要爆炸了,不过,随即想到季伯母来的目的,她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季伯母向来喜欢她,这次她好不容易说动季伯母来,就是想要这个女人看看,就算宴哥哥喜欢她又怎么样,季家是不会接受她这样的女人的。

    想到这里,江依婷暂且将之前受到的“屈辱”压下,“忍气吞声”的在前面带路。

    车子在离学校三个路口的一家咖啡厅停了下来,江依婷率先下车,一脸得意的看着木浅栖,眼中的恶意几乎掩盖不住。

    木浅栖什么都没说,只是跟着往前走,咖啡厅的南边靠阳的位置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高贵,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面容看起来十分年轻,木浅栖猜测,她应该就是季涔宴的妈妈。

    果然,江依婷带着她在那个女人面前停了下来。

    “季伯母,我将人带来了。”江依婷甜甜一笑,凑了上去,却并不粘着她,江依婷知道,季伯母虽然看着很好说话,但其实很难接近,更讨厌与人亲近。

    季伯母抬头,朝着木浅栖温和一笑。

    “你好!我是木浅栖!”木浅栖跟着牵了下嘴角,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季涔宴的妈妈,你可以叫我宴妈妈。”季伯母笑的十分温柔,但说出的话,却让一旁准备看好戏的江依婷变了脸色。

    “我还是叫你季伯母吧?”木浅栖并未顺着季伯母的叫法,不过虽然是季涔宴的妈妈,是长辈,木浅栖却并未停止自己暗地里的打量。能够孕育得了九尾灵狐,并让他安全降生,就算是封印了力量的九尾灵狐,也可看出,这位季伯母并非凡人。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