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虐土肥原(完)

    木浅栖这才有了反应,她勾唇一笑,笑的极为灿烂友好,眯着眼睛道:“我啊,只是想请你的好朋友和你见见面。”

    说完,她诡秘一笑,手一翻,一道黄色的符消失在她手中,她双手快速结印,白皙的手掌在空中划出道道残影,不过片刻,她便面色有些发白,额角出现虚汗,但好歹功夫不负有心人,符阵再次发光,符阵上方,虚空开始扭曲。

    土肥原看着这一切,惊恐莫名的大声尖叫怒骂,木浅栖却只是食指抵住唇角,笑道:“嘘!这些可都是从异界来的朋友,你可别吓跑了哦,他们可是十分想念你呢,夜思念着你呢。”

    此时的木浅栖,在土肥原看来,无异于妖魔,在土肥原看来,木浅栖漂亮的脸上挂着狰狞的笑,似是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一股莫名的恐慌袭上心头。

    虚空中,走出来一个个白色的人影,人影中有小孩,有老人,有青年,有幼儿,有妇人,有少女,他们一个个面容惨白而血腥,有的小孩头摇摇坠,要掉不掉,也有青年被砍断了手臂,也有死状凄惨的老人,还有下半带血的少女,木浅栖甚至看到有妇人着大肚子,还有腹部被挖开,脐带拖着的孕妇。

    当看到这些人出现,木浅栖突然不后悔今晚这一遭,她从未觉得自己的决定如此正确,尽管这并不符合驱魔人的份,但是,她却觉得十分坦然。

    这些人对自己为何出现十分茫然,他们只看着木浅栖,从那个女孩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明白她是召唤之人,而且,这个少女的上,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

    “大家好!这么晚了打扰大家,真不好意思!”木浅栖微微一笑,眼角余光撇到一旁早已被锢住,眼底流露出惊恐的土肥原,瞬间觉得自己的心稍微舒服了一点,她纤细的手指一转,指向土肥原道:

    “希望大家帮个忙,这个败类让我很不开心,希望大家帮我解决掉。”

    鬼魂们顺着木浅栖的手指看出,瞬间,原本安静的他们动起来,怨气冲天而起,一个个眼睛赤红,眼底冒着戾气。

    “看来你们认识,那就更好了!”木浅栖双手环,眼底一片清冷,声音冷然道:“那么,各位,有仇报仇,尽的发泄吧,要生吞还是活剥,随便你们哦!”

    木浅栖又从化妆箱内拿出另一颗幸运星,抬手一丢,符阵内出现的,是土肥原部下的精英队伍,此时他们一个个木着脸,有些不知所措,但当他们看到凶神恶煞的朝着他们走来的鬼魂们时,一个个顿时吓到了,忙想着抽出腰间的武器,却发现自己的体突然动弹不得。

    “差点忘了呢!”木浅栖看着这一幕,笑眯眯的开口道:“不过也不晚,这样应该更加尽兴吧!”

    很快便有一个没了眼睛,鼻子被削了一半的青年大步上前,一把拉住其中一个士兵,抠出它的眼珠子,吞了下去。

    然后有第二个,是个下不断流着血的少女,从她的样子,便可以想见她前遭受了怎样的侮辱,她眼底闪着愤恨,上前一把扯断一个士兵的手,塞入口中,然后才一下子捏爆了士兵的下半

    有一有二就有三,不断的有人上前,他们恨啊,在那暗无天的阿鼻地狱中,他们无数次想着要怎样杀掉他们的敌人,心中怨恨难平,无法投胎,每一每一,都想着抽他们的筋,剥他们的皮,嗜他们的血,啃他们的

    而木浅栖只是冷然的看着,面无表,突然,她的腕间一亮,一个白色的人影飘了出来,竟是琴仙俞伯牙。

    他一出来便看到如此景,吓了一跳,待看清一方穿着军服,一方穿着平民百姓的衣服时,顿时了然,他看了一眼此时看不出绪的木浅栖,轻声问道:

    “如此,你可有碍?”

    木浅栖脸上带了一丝清浅的笑,眼底寒冷如冰,凉薄开口:“关我什么事,那是他们之间的仇恨,我又没参与,我只是让他们‘朋友’之间见了个面而已,他们自解决他们的恩怨,我可阻挡不了。”

    这场饕餮盛宴足足持续了三个钟头,那些鬼魂们不会轻易吞食他们的仇人,他们只是一点一点的,先让它们享受痛苦,然后再一口一口的吞掉。

    “好可惜,那些r国人死了这么久,若是新鲜血,估计他们会更痛快!”木浅栖冷漠的开口道。

    她双手交叉握住,手中出现十六张录音符,录音符发出一阵阵梵音,为吞噬掉最后一片残魂的鬼魂们怨恨的心彻底净化。

    他们仰着头,静静的聆听梵音,许多人脸上终于出现了释然,然后是越来越多的人,虚空突然出现一股漩涡,鬼魂们一个个抬头看向漩涡,眼中有些厌恶和害怕,但眼底深处,更多的是解脱和轻松,他们纷纷看向木浅栖。

    “去吧,阿鼻地狱不再是你们的牢笼,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之后,便可重入轮回,地藏慈悲,愿给你们机会,希望你们好好珍惜!”木浅栖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开口道。

    鬼魂们听到可以投胎,脸上都浮现了喜悦,这时,那个下半留着血的少女走出人群,朝着木浅栖鞠了一躬,飞快的跳入虚空漩涡,然后第二个也效仿,越来越多的鬼魂都纷纷鞠躬跳入虚空漩涡,一个接着一个。

    直到最后一个鬼魂没入虚空漩涡,木浅栖才长吁一口气,笑道:“终于完了,可以收工回去睡觉了。”

    “还睡觉?再有半个时辰就天亮了。”俞伯牙飘到手链上,伸出半个子道。

    “那就收拾东西回学校,好多天没上课了,要是到时候被当课,我肯定会被姑姑骂死的。”木浅栖笑眯眯的开口,那些鬼魂们的感激,似乎抹平了心中的伤痛,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木家女人的责任,让她觉得辛苦而又欣慰。

    她是木家女人,这是她的不幸,却也是她的幸运。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