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虐土肥原

    “不是我看不起木家女人,若女魃苏醒,以木家女人的功力,根本无法杀了女魃,女魃乃是z国历史上第一个僵尸,是僵尸之祖,无数史书和传说中虽有提到,‘帝女女魃从天而降,助黄帝打败蚩尤,破法术而无力回天’。但她的能力,却是不可置疑的。木家女人虽然神通广大,但并非无所不能的神,若女魃苏醒,仅靠浅栖和已经成为魂魄的你,根本无法打败女魃。”面对木柠檬的发难,季涔宴显得尤为冷静。

    但他点出的事实,却也十分残忍。

    所以,木柠檬难得的沉默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木家女人虽然以诛杀女魃为己任,但除了第一代先祖以自修为和生命为代价,封印了女魃之后,木家几千年来,所追杀的,其实都是女魃制造出来的分,连分都如此厉害,几千年后的女魃苏醒,岂非更加厉害。

    木浅栖好好的睡了一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有些迷茫的翻坐起,记忆倒带,她猛然间想起,季涔宴将她强制的带走,然后,因为车里温度舒适,车子平稳,她不自觉的睡着了,后来便不记得了,那她出现在自己的上,是季涔宴的杰作?

    想起那个男人,木浅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作为驱魔龙族的传人,她比许多同龄的女孩子要早熟,心中的悸动她不是不知,但她更知道自己的责任,木家女人经不起任,若她流下眼泪,失去了法力,不止对不起为了自己现在还不愿去地府投胎的姑姑,更对不起木家先祖。所以,她绝不能动心动

    想到这里,她眼底闪过一丝坚定,更加明确了自己的方向。

    “你怎么在这?”木浅栖惊呼一声,她刚收拾好打开房门,便看到季涔宴正站在自己的门口,吓了她一跳。

    “要出去?”季涔宴并未回答,看着木浅栖的装扮,问道。

    “你眼瞎?”木浅栖的神冷淡,冷然开口,人便要越过他朝外走去。

    “怎么啦?”季涔宴瞬间察觉出不对,拉住木浅栖问道,好不容易得了木家长辈的认可,他心正好,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出木浅栖心的变化,此时见木浅栖淡了神色,心中更是惶然。

    “没什么!”木浅栖敛了神色,道:“大叔,你队友还在医院,你不回去看看?”

    季涔宴盯着木浅栖看了一会儿,看得她心都慌了,才道:“好,我去看看。”这才转离开,木浅栖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为何,在他上看到了萧瑟和寂寞。

    她嘴角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开口,直到他的影消失在她的视线,外面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才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打断思绪。

    “他看起来很喜欢你!”木殇烨自房中走出,尽管他眼睛看不见,却丝毫不妨碍他的行动,显然,他听到了他们之前的谈话。

    “我知道!”木浅栖垂了眼帘。

    “或许,你可以…。。”

    “不可以!”木殇烨话未说完,便被木浅栖打断,“哥哥,当初姑婆使用咒,救了我,并将所有功力传给我,诚然是因为先祖的预言,但更多的却是姑婆想要我来终结木家女人的悲剧,让我能够杀了女魃,现在的我,功力是历代传人里最高的,所以,我必须肩负起我的责任,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浅栖,与他在一起,不一定会流泪,但你一定会得到快乐。”木殇烨十分疼惜的将木浅栖揽入怀中,心疼开口。

    “哥哥,我赌不起!”埋在木殇烨的怀中,木浅栖闷闷的开口。

    “浅栖~”木殇烨心疼不已,却不知说什么,他是木家人,在责任和之间,木浅栖难以抉择,他十分明白。

    兄妹二人脉脉温,而拐角处虚空中,木柠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化为了一缕青烟,窜入了茶壶之中。

    木浅栖再次出门,已经临近深夜,她寻了一处幽静空旷的地方,打开了自己的化妆箱,拿出了一个玻璃瓶,玻璃瓶中,一颗幸运星不断的跳动,不断的撞击瓶盖,似是想要脱瓶而出。

    “别撞了,就这么能被你撞出去,我还怎么混?”木浅栖冷冷的开口。

    个人擅长不同,她并不擅长为鬼魂超度,所以,通常有比较难缠的,业障缠的鬼魂,她都会交给柒叔,但这土肥原,她却想自己处理。

    “虽然我木家对任何妖魔鬼怪都一视同仁,不管作孽几何,只要心中有善,放下过往,我都会帮忙超度,但今看见你,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是有底限的。”木浅栖敲了敲玻璃瓶,冷然开口,见里面的幸运星跳动的更加厉害,才又道:

    “生前以杀人为乐趣,以虐杀为好,死后仍不知悔改,犯下这么多恶行,说实话,就算我能饶了你,天都不饶你。”

    木浅栖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双手开始结印,瞬间,一个巨大的符阵出现,木浅栖打开玻璃瓶盖,幸运星瞬间化为一道流光,往天边流窜。

    木浅栖冷哼一声,却不见有所动作,幸运星更为迅速,却不成想,刚跑出百米远,先前的符阵便发出巨大的白色光芒,自符阵中,飞出两条细小的白藤,将幸运星牢牢缠住,拉回了符阵的中央。

    幸运星一到符阵中央,便化为一道人影,却正是一狼狈的土肥原,此时土肥原双目赤红,眼底一片凶光,死死的瞪着木浅栖,恨恨骂道:“八嘎!”

    “骂吧,尽管骂,不然等会儿我怕你骂不出!”木浅栖弹了弹自己的指甲盖,漫不经心的开口。

    “#¥%&*@¥#”土肥原又是一顿怒吼。

    “说鸟语,听不懂!”木浅栖弹了弹耳朵,眼角余光都不瞟一下。

    土肥原又骂了一会儿,见木浅栖确实没反应,心中更为生气,别以为之前它没看到这个女人说语,但木浅栖摆明了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它也莫可奈何,它用生硬的汉语道:

    “你想干什么?”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