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季涔宴和哥哥大人谈话了

    “唰”的一声,帘子滑动的声音让陈胖子立马支起了腰,看向正解开口罩,慢慢走出来的木浅栖,木浅栖眼底难掩疲色,冷声道:

    “其余四人没事了,郑毅和曹臻还要观察,过了危险期,应该也会没事。”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季涔宴却一个大步,拉起她就走,木浅栖皱眉,低声喝道:“大叔,你干嘛?”

    “要我抱你?”季涔宴没有停下脚步,只低声问道。

    木浅栖心中又羞又恼,正动手,却发现自己居然被制住,动不了,只能机械的跟着季涔宴的步子走,心中顿时大怒:

    “大叔,你快放开我,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

    季涔宴并不理会,只一味的扣住木浅栖,半抱半推间带着她朝前走,很快二人拉扯间便已经走到了医院门口,季涔宴将木浅栖塞入车内,替她系上安全带,这才开口道:

    “你需要休息!乖,别闹!”

    木浅栖是真的累了,连续几天没有好好休息,又长时间赶车,在手术室站了五六个小时,就算她铁打的子骨,此刻也受不住了,因此,并没有再说什么,再说季涔宴也是为了她好,好心当成驴肝肺这种事她做不出。

    见木浅栖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上,季涔宴嘴角一勾,车子发动,朝着前方驶去。车子停在木浅栖家门前的时候,木浅栖已经歪着头,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季涔宴车技十分出众,车开得平稳,在木浅栖睡着之后,他甚至用灵力包裹了整部车一直开到木浅栖家门前。

    近乎贪婪的看着近在眼前的睡颜,季涔宴心底满是柔,他伸手抚上她的脸,但很快却似是怕打扰她一般,垂下了手。

    他静静的坐在车内,看着木浅栖的睡颜,好似想就这样看到地老天荒。

    突然,他眉目一动,形微颤,消失在车内,而此时,房门打开,木殇骅从里面走了出来,察觉到门口似乎有人,他双目无神,鼻头动了动,头微微偏了偏,温和开口:

    “请问,是季先生吗?”

    季涔宴稍稍一顿,却仍是开口,“是我!我送浅栖回来,她累坏了。”

    这暧昧的话,让木殇烨瞬间变了脸色,但季涔宴却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木殇烨向来是个温和的子,尽管怒火中烧,他几乎咬牙问道:“她在哪里?”

    “车内!”季涔宴回答。

    木殇烨刚要有所动作,季涔宴一个闪到了他面前,打开车门,将木浅栖抱了起来,放低了声音道:

    “木先生眼睛不便,可能会伤了浅栖,还是我来吧,不过要烦请木先生带路。”

    木殇烨想发火,但是却知道自己确实眼睛不便,他忍了忍,终是妹妹的心思占了上风,将季涔宴请了进去。

    能够就这么在车内睡着,可以想见自己的妹妹是真的累坏了,而能在这人面前如此放松,或许在妹妹心中,这人是值得信任的吧?

    季涔宴将木浅栖轻柔的放在她的上,在她额前吻了一下,这才在木殇烨虎视眈眈的“眼神”中,走了出去。

    话说,虽然木家大哥眼睛看不见,但是上的气势一点也不输人,好吗?

    “我们谈谈!”待季涔宴一走出房门,木殇烨便冷静的开口,在一路走向自己妹妹的闺房时,他的绪已经冷静下来。

    “也好,我也想要跟木大哥好好谈谈。”虽然声音清冷,但却奇异的又带了一丝温和。

    木殇烨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绪一下子又怒火高涨,不过从自家妹妹香闺中走了一圈,居然就从木先生升级为木大哥了,这人也太厚脸皮太无耻了。

    两人刚在沙发上坐下,季涔宴便又道:“那边探头探脑的那位,也出来吧!”木殇烨一惊,但随即想到季涔宴的份,便也没说什么,而木家客厅的祖先排位前,一直看似做装饰用的紫砂壶突然剧烈晃动了一下,一股青烟,飘了出来。

    “你是妖?”木柠檬看着端坐在客厅中的男人,问道。

    “是!”季涔宴面上虽然并无任何异样,但其实心中还是十分紧张,家人对木浅栖的重要,季涔宴十分清楚,他担心一个不好,自己追妻之路又将再添新障碍。

    “既然知道自己的份,为何还要纠缠浅栖?”木殇烨脸色不好的开口,先不说木家的祖训,单是眼前男人的份,也会让自家妹妹的路更难走。

    “我了她十几世,自五千年前遇到她开始,每一世她轮回,我便跟着投胎,她轮回了多少世,我便投胎了多少次。”季涔宴淡然开口。

    “你是跟我炫耀你的本领强大?”虽然知道季涔宴不是这个意思,但眼前这个男人可是来抢自家妹妹的,木殇烨怎么看怎么不爽,希望自己妹妹过正常人的生活是一回事,真的发生了有人抢自己的妹妹这又是另外一回事。

    “并非如此!虽然每一世我都会跟随浅栖转世,但每一世,我都无法和浅栖在一起,不是我恢复记忆恢复妖,便是浅栖早早死去,这一世,是玛雅预言中的末世,也是我的最好希望,什么都无法阻止我们在一起。”季涔宴说出这些,并非是想要说明自己有多深义重,而是想要告诉这位灵魂状态的木家姑姑和此时脸上带着愤怒之色的木家哥哥,他和木浅栖的羁绊有多么深,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无法将他们分开。

    “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末世真的会来?”木殇烨眉头一蹙,为木家人,女子继承木家祖训,而男子则负责传宗接代,但木殇烨从小耳濡目染,“除魔卫道,以正苍生”这八个字也在他心底留下了不小的痕迹。

    “末世会来,就证明女魃会在这一世彻底苏醒,这是木家女人的责任,但同时,这也就更加决定了你和浅栖绝不能在一起,木家女人若是为男人留下了眼泪,那么,失去了法力,末世到来,就真的无能为力了。”木柠檬倒是一直十分冷静,她静静的看着季涔宴,脑海里却模糊的闪过曾经看到过的先祖手札,但此刻,她却选择了遗忘。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