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新来的老师,熟人????

    四人一路风风火火的往教室赶,考古灵魂学系比较生僻冷门,每次上课十分钟之后教室内也不见得会坐满,但今或许是那帅哥代课老师的消息传了出去,四人比平常早到了十分钟,却发现教室内此时已经坐满了人。

    “不会吧,这么夸张?”段琛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满教室打扮的各种漂亮的女孩,开口道。

    “谁知道呢,也许大家都以为自己是白粥小菜呢?”木浅栖翻了个白眼,有些调侃的开口。

    “去你的。”段琛用手肘撞了木浅栖一下,自己也忍不住被这论调给逗笑了。

    “那边~”突然,一直东张西望的莫灵儿指着左前方道。

    几人朝着那边看去,发现兰席尤正在朝着她们招手,李衍梁推了推眼镜道:“灵儿这才叫策略,兰席尤太帅了。”

    “是啊是啊,我说灵儿,这么一大好男人,你不抓紧,可别被抢走了,到时候有得你后悔!”段琛抱着书往兰席尤所在的地方挤过去,一边回头道。

    “跑就跑了,我有浅栖呢?到时候倒霉的肯定不是我?”莫灵儿挽着木浅栖,傲开口,却在看到兰席尤旁边那几个花痴的女人时,心中莫名的有些不舒服起来。

    “莫名的为兰席尤赶脚到亚历山大,有木有?”李衍梁推了推在拥挤过程中有些歪了的眼睛开口。

    “呼,挤死了~”四人千辛万苦终于挤到了兰席尤边,选了位置坐下,段琛长吁一口气道。

    “昨晚灵儿说这事的时候,我便猜到了今天会有这场面,所以先给你们占了座位,看来,我蛮有先见之明的。”兰席尤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趴在木浅栖上的莫灵儿,开口道。

    “那是那是,多谢多谢!”段琛拱了拱手,豪气开口。

    几人笑闹间,却发现嘈杂的教室突然安静下来,众人的注意力全被出现在教室前门门口出现的人给吸引了,木浅栖顺着众人的眼光朝着门口看去,看到门口的人影时,眉头微微一蹙,那个新来的代课老师不会就是他吧?

    似是为了验证木浅栖所想,门口的人朝着众人笑了一下,不知是不是木浅栖的错觉,总觉得那人朝着她看了一下,听着周围的人发出倒吸气的声音,木浅栖有些想翻白眼。

    “我没想到这堂课会这么受大家欢迎,来之前还以为会是冷门呢,不得不说,实在让我意外又惊喜呢?”那人走上讲台,眼波流转,似笑非笑的扫了众人一眼,开口道。

    “啊啊啊啊~~”低低的尖叫声传来,间或夹杂着“好帅啊”“我的心脏快要停止了”种种话语。

    那人又是一眼扫过,教室内瞬间鸦雀无声,“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代课老师,西城夙。”微微一笑,魅惑倾城。

    “真是包!”木浅栖暗自嘀咕一声。

    “浅栖,看你的样子,你认识他吗?”莫灵儿与木浅栖十分熟悉,自然从她表中看出了端倪。

    “不认识!”木浅栖飞快否定,谁认识这种包?

    “哦!”浅栖说不认识,必定是不认识,不过,浅栖向来不喜欢这种张扬的男人,难怪浅栖会这么嫌弃。

    一堂课下来,居然意外的十分高效率,不得不说,西城夙讲课十分精彩,引经据典,口若悬河,绘神绘色,这些词语都可以用在他上,倒是让木浅栖有些刮目相看,她还以为,这代课老师的份也是这人捐赠的呢?看来这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下课铃响,教室内的众人才从西城夙的讲述中回过神来,木浅栖刚准备走人,却听见讲台上的西城夙道:

    “木浅栖同学,可以麻烦你来一下我办公室吗?”

    话一落,全部人都停住了步伐,有些疑惑谁是木浅栖,值得新来的帅哥老师区别对待。

    木浅栖没理他,自顾往前走,其余几人虽然不知为何,但见木浅栖没有理会的意思,便也都装作听不见,这种时候,还是要力朋友到底的。

    “那位穿白色斗篷粉红色超短裙的木浅栖同学,可以等一下吗?”看到木浅栖这般反应,西城夙有些想笑,他知道木浅栖现在肯定恨不得宰了他,但是他特别喜欢看她无奈的样子,所以,他特意点出了木浅栖今天的着装。

    木浅栖感觉到边众人的目光,子一僵,僵硬的转头,杀气腾腾的眼神直西城夙,同时,立马将他的好感度从2降为负2000000000

    “有什么事吗?西老师?”木浅栖僵硬的扯了下嘴角,几乎咬牙切齿的开口道。尼玛,盯着这么多女生羡慕嫉妒恨的眼光,这是想让她成为女生公敌的节奏么?

    “木浅栖同学,请容我科普一下,我姓西城,你应该称我为西城老师,老师有点事想找你,可以请你跟我去一趟办公室吗?”西城夙微微一笑,眼睛上挑,虽未刻意,却时时透出魅惑,让许多男生女生都一阵心跳加速。

    “西城老师,对……。”木浅栖准备说出的拒绝还未说完,便被西城夙打断,西城夙慢慢的走上前两步,笑道:

    “木浅栖同学不用太担心,老师只要你帮一个小小的忙,而且,还会给你加学分哦~”

    哦你个脑袋,木浅栖真想将自己的教科书狠狠的砸在西城夙头上,她笑了笑,道:“西城老师客气了,学生帮忙,自然义不容辞。”

    “那真是太好了!”西城夙看明白木浅栖眼底的威胁和杀气,坦然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看着木浅栖和西城夙走远,段琛才喃喃自语:“我的妈呀,浅栖连西城老师都认识呀,浅栖家不会是电视上演的那种豪门世家吧?上次那个男人和这位西城老师,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啊!”

    “灵儿,怎么啦?”李衍樑见莫灵儿绪不对,开口道。

    “我没事,只是,我觉得浅栖的绪好像有点不对,她好像,生气了!”莫灵儿皱了皱眉头开口,作为木浅栖的死忠,她对木浅栖的绪敏感度让人发指。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