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被诅咒的情人坡

    女孩抬起头,巴掌大的小脸,眼睛大大的,此时因为惊惶,带着一点水润,看起来楚楚可怜,李向阳因为刚刚才见识到了江依婷的厉害,对这种可怜兮兮的女孩有一种本能的避讳,他退后一步,十分歉意的看向她。

    女孩摇晃着子站稳,看了李向阳一眼之后,立马低下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神,她的声音如蚊子一般,细小难闻,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那就好,那我有事,就先走了,不好意思啊!”李向阳长吁一口气,转过便准备离开。

    “等一等”女孩突然叫住了他。

    “还,还有什么事吗?”李向阳回过头,温柔一笑,此刻,他不再是被木浅栖揉拧压迫的李向阳,而是大学中,人人歆慕的温柔王子。

    “我,可以知道学长的名字吗?”女孩抬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声音细小,带了一丝怯懦,带了一点羞涩,问道。

    “当然可以,我叫李向阳。”李向阳浅浅一笑,看了一下手表,脸色一变,对着女孩道:“不好意思,学妹,我真的要走了,今天的事真是对不起,有时间我一定请你吃饭赔罪啊!”

    说完,朝着女孩挥了挥手,转走了。

    女孩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那惊惶怯懦的表散去,眼底闪过一抹红光,很快消失不见,嘴角挂了一丝浅笑,转个弯,消失无踪。

    木浅栖在女孩消失之后,叠幸运星的手便停了下来,看了看女孩消失的方向,嘴里嘀咕道:“真是白痴,都说了让他小心,结果还是着了道。”

    将叠好的幸运星放入自己的小背包,她起拍了拍上的草屑,喃喃自语:“不过,就他那样的体质,估计以后麻烦也不会少。”

    李向阳飞快的打好了包,又坐了的士飞快的跑回,终于在菜还有余温的时候,赶到了学校,将饭菜送到了正在学校阶梯教室看书的木浅栖面前。

    看着木浅栖悠闲的模样,李向阳忍不住吐血,他刚到校门口便接到木浅栖的短信,好不容易跑来,以为好歹能听到一句好话,结果,木浅栖什么都没说,直盯着他看了足足半分钟,才掰开筷子开始吃饭。

    “你最近晚上过了十二点不要出门,尤其是后天晚上,知道吗?”木浅栖心满意足的吃完饭,对着一旁的李向阳开口道。

    “啊为什么?”李向阳不解,随即又想到木浅栖并非无的放矢的子,才又道:“学妹,是不是我又有什么麻烦了?”

    “啊你很希望麻烦缠?”木浅栖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不不不,当然不是!”李向阳赶紧摆手,他又不是变态,不是被虐狂,哪里喜欢麻烦缠啊?

    “那行吧,你有事先去忙吧!”木浅栖挥了挥手打发他走。

    李向阳没走多远,便听到木浅栖清越的嗓音传来:“晚上也记得打包送我宿舍啊。”李向阳差点没摔一跤,却只是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便离开了。

    木浅栖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这次又要做亏本买卖,不好好的宰李向阳一顿,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劳动付出呢?

    木浅栖一回到宿舍,便看到三张八卦兮兮的脸,三人眸子里散发着绿光,看到木浅栖出现,绿光更甚。

    “这么看着我干嘛?上我啦?”木浅栖自在的走到自己边,拿了东西便准备洗澡,在外面跑了一天,累死了。

    “是啊是啊,我死你了,浅栖。”莫灵儿笑的眼睛弯了起来,“我就知道浅栖你最厉害,勇斗敌小三神马的,果然很有,尤其是浅栖你的出手,各种霸气侧漏啊!!!好可惜,我没有亲眼看到。”

    木浅栖浅笑,莫灵儿的话,总有这种魔力,能够让她开心,明明在别人看来,她应该是手段狠戾,下手不留,到了她嘴里,便是霸气侧漏,各种利害。

    “浅栖,你是不是电视上说的那种世外高人的后代啊?”段琛见木浅栖拆了头发,开始准备换洗衣物,双眼放光的问道。

    木浅栖颇觉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眼中只有好奇和羡慕,并没有惊惧,心中不有些温暖,眼神柔和下来,开玩笑道:“是啊是啊传了好几十代呢?”

    话语是真,语气似假,信不信,就是别人的事了。

    “我比较关心的是,出现在校门口那个路虎哥是谁?听隔壁文学系的人说,那是各种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啊???”李衍樑一边玩手机,一边啃苹果,带着点漫不经心,八卦道。

    “是啊是啊,我也很好奇呢?”段琛也一副八卦的样子。

    “浅栖,他是不是上次那个跟你一起出现的男人啊?叫什么,季涔宴的,是不是啊?”莫灵儿一下子就泄了底。

    “啊灵儿,你见过?”段琛立马矛头转向莫灵儿。

    木浅栖无奈的摇头,进了浴室,关门前,便听到莫灵儿绘声绘色的在那里描叙季涔宴的各种优秀和观感。

    拧开开关,任由水冲下,模糊的视线中,出现季涔宴的脸,还有那神,明明只见过几面的,不是吗?明明了解的并不深刻,不是吗?

    为何,他的影,这么熟悉和深刻呢?

    自第一次见面起,绪便因他而波动,尽管细微,但木浅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木家的祖训沉沉的压在她上,她不能有一丝放松,不然,如何对得起当初拼尽魂飞魄散也要将功力传给她的姑婆?

    想到姑婆,想到那个因为放心不下她,至今不肯去投胎的姑姑,木浅栖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她什么都不能想,再没有彻底消灭女魃之前,她,什么都不能做。

    木浅栖洗完澡出来,寝室另外三人的话题已经不在她上了,转到了学校的各种未解之谜上。

    “对了,我今天听说了一件事哦?”莫灵儿神秘兮兮的开口。

    “什么?”对八卦,段琛向来十分捧场。

    “你们知道,学校后方有个人坡吧?”对于这种诡秘的事,一向是莫灵儿最大的兴趣:“我听说啊……。。”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