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琼瑶附体神马的,最讨厌了

    “我不是来找你的,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一个认识的人而已。”对于活了几千年的妖孽来说,凡人的这些小把戏在他眼中,相当可笑,季涔宴冷冷的看着江依婷,眼中满是冷然,虽然他投生为人之时,这个小女孩一直跟在他股后面,但是,越长大,这个女孩的心思便越深沉,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见到这个女孩指使边的人侮辱了一个喜欢他的女孩子。

    自此之后,他便开始疏远这个女孩,没想到,这个女孩人前卖乖,让他这一世的父母十分喜,他不想让这一世的父母难堪,便进了部队,没想到,几年不见,这个女孩已经变成了这幅模样。

    作为一只灵狐,他很轻易的就闻到眼前这个女孩的上有别的男人的气息,她的气息斑驳不纯,却摆出一副纯洁无辜的模样,让他十分厌恶。

    “不”江依婷似是受不住刺激的后退两步,双眼含泪,摇摇坠的躯看起来十分柔弱可怜,惹得围观的男生女生更加同

    人类,总是很容易同弱者。

    “宴哥哥,你是骗我的是不是?”江依婷看着季涔宴,泪水涟涟,“我们从小青梅竹马,你曾经说过,等我长大会娶我的,为什么只是几年不见,就变了心,是因为眼前这个姐姐吗?是因为她,你才会忘了我们的誓言?”

    李向阳看到这里已经是目瞪口呆,这种突然被琼瑶阿姨附体的赶脚是肿么回事?他森森的惊悚了,尼玛,这个世界上,女人都是介么可怕滴生物咩?

    江依婷不知道,她这一场闹剧,在李向阳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让他从此对女人产生了一股惧意。

    木浅栖则是十分冷然的双手抱看着眼前这场闹剧,一副漠然的态度,此刻的她,心中一片平静,好似刚刚那些翻腾的绪突然间就平静下来,什么都没有剩下。

    季涔宴眼中杀气顿起,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他起了杀心,天狐的心中,人类本事低等的物种,若非他的那个人恰好是个人类,眼前这些人,只要他动动念头,都会消失,且不留一丝痕迹。

    可他知道,他不能这样做,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他跟木浅栖,就真的没有了以后。

    “姐姐,我求求你,你这么漂亮,这么美好,你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所以,你就不要跟我抢宴哥哥了好吗?我只有他了!”突然,江依婷跪在了木浅栖面前,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尼玛,这是怎么样的神展开啊?李向阳真心想给江依婷跪了,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是介个样子滴,老子宁愿去搞基啊,有木有?

    季涔宴上的冷气几结冰,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绪,眼前这个女人明显想摸黑自己的心上人,他脚步一跨,正想动作,却突然被一只小巧的手抓住。

    “浅栖?”手中柔软的触觉如此熟悉,让季涔宴惊喜不已。

    木浅栖没看他,倒是慢悠悠的走到了跪着的江依婷面前,清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这位小姐,虽然我不认识你,不过,你这种琼瑶阿姨附体的演戏确实娱乐了我,如此,我便只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好了。”

    “你,过来。”木浅栖指着人群中的一个男孩,勾了勾手指。刚刚这个男孩的议论声最大,声音最响亮,说出的话也最

    “我?”男孩指了指自己,脸上有些茫然,见木浅栖点头,这男孩咧开嘴走了出来。却见木浅栖转头冲着李向阳吩咐,“去买两瓶水来。”

    木浅栖无厘头的动作,让所有人都暂时安静下来,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不知她要做什么,但或许是木浅栖的气场太强大,居然也没有人敢反驳。

    李向阳显然也被木浅栖这幅女王模样震住,立马乖乖的买了两瓶水回来,木浅栖抬了抬下巴,道:

    “拧开!”

    见李向阳乖乖的拧开了,木浅栖白皙的手掌在瓶口一晃,黄色的符咒燃烧起来,瞬间溶解在了饮料中,木浅栖指了指刚才出来的男孩,道:“给他,让他喝下去。”

    那男孩早已被眼前这一幕骇的倒退,他失声尖叫:“不要过来,我不要。”

    “定!”木浅栖面无表的看着那个男孩,天师是个十分小心眼的人,刚刚你不是声讨小三喊声最大么?我让你看看,谁才是小三。

    男孩一动不动的站着,李向阳拿着水站在他面前,有些为难,这是给他呢?还是给他呢?

    “喂他喝下去!”木浅栖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李向阳的体快过他的思维,听到木浅栖的话,立马将谁灌进那个男孩的体。

    “解!”木浅栖轻喝,将言术也一起解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那个男孩不断的扣喉,试图将刚刚喝下去的东西吐出来。

    “我刚刚给你喝下去的水里下了真言咒,我现在问你,你有女朋友吗?”

    “有。”

    “几个。”

    “两个。”

    “同时吗?”

    “同时!”

    “都是谁?”

    那个男孩流着泪说出了两个人的名字,他一点都不想开口,可是,却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心底最深处的话,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木浅栖。

    木浅栖冷笑一声,却并没有说话,这时,从人群中却冲出来两个女孩子,朝着那个男孩各扇了一巴掌,李向阳看着眼前这一幕,心惊跳,再一次在心中肯定了妹纸的凶残。

    不用别人再说,那两个女孩的行为证明了男孩的话语真实,其实一个长发女孩哭着跑了,短发披肩女孩走到木浅栖面前,扯出一丝笑:

    “我叫刘丽英。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至今还被这个渣男蒙在鼓里,刚刚跑掉的那个女孩,还是我的闺蜜,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

    说完,耸了耸肩,转走了,路过那个男孩的时候,一脚踢向他的跨步,男孩痛的弯下了腰,刘丽英帅气的再次扇了他一巴掌,走出了人群。

    在场大部分男人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下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