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情敌???

    去了一桩心事,李向阳整个人顿时轻松起来,李静最后是平静幸福的走的,这对他来说,再好不过。

    而且,好像浅栖学妹对自己的态度也亲近了许多,虽然还是那副凶巴巴的模样,但不知为何,李向阳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能和浅栖学妹这样厉害的人做朋友,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看着无端傻笑的李向阳,木浅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小子,初见时,那温柔优雅的形象完全坍塌,简直就像是个傻大个,不过,想起他刚刚的言行,木浅栖对这个傻大个还真有几分好感,这人,确实不错的。

    不过,这傻小子可能不知道,他跟李静约定下一世,此刻,三生石上,只怕已经记录在案。地府也会对于李静的投胎重新安排,或许,他们下一世真的会再相遇,不过,具体有没有缘分在一起,就要看他们的功德了。

    两人往学校走着,突然,李向阳拍了拍木浅栖的肩膀,开口道:“浅栖学妹,那个人,是不是来找你的?”

    木浅栖抬头,便看到季涔宴一军装,靠在一辆路虎车上,目光,正朝着他们这边。木浅栖眉头一蹙,心中一跳,道:“谁知道他来找谁的?”

    “浅栖学妹…。。”李向阳还待开口,便遭到了木浅栖的瞪视,他默默的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心中忍不住内牛满面。

    浅栖学妹,你撒谎好歹也打下草稿好吗?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红红的耳根?别以为我没感受到那人冷飕飕的视线?那杀人的眼光都快将我穿了好吗?你们这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们认识的,好吗?

    “原来,真的不是来找浅栖学妹你的啊?”李向阳的话,让原本低着头走路的木浅栖迅速抬起了头,果然,校门口飞奔出来一个女孩,看那方向,显然是朝着季涔宴去的。

    木浅栖心中一跳,一股酸涩的感觉冲上心头,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却加快了脚步,朝着学校里冲去。

    “浅栖学妹,浅栖学妹”看到这里,李向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看了一眼季涔宴,赶紧追上木浅栖。

    “喊什么,磨磨蹭蹭的,赶紧走啦!今天的午饭你包了。”木浅栖不耐烦的吼了一句,却被突然大步走近的影给阻住了步伐。

    李向阳还待走近,被季涔宴的眼神一扫,立马乖乖的后退两步,离两人远了一些,看着木浅栖的背影,心中默默道:浅栖学妹,看来,今天中午的午餐是用不着我请了,还有,我刚刚叫住你,真的只是想告诉你,那个男人跟上来了而已。

    “季队长,有事吗?”被挡住了脚步,木浅栖冷下了眉眼,开口道。

    “浅栖,有时间吗?中午我请你吃饭,好吗?”季涔宴看着木浅栖,眼神温柔,近乎贪婪的看着眼前的容颜,自昨晚见到古装的木浅栖之后,他心中翻腾的感,几乎将他湮没。

    他想她,想到心开始疼痛。

    “没时间,我中午有事!”木浅栖冷然开口,偏过头,假装看不到季涔宴的眼神。

    季涔宴眼神一黯,还待开口,便听到一个可的女音道:“宴哥哥,这位姐姐是谁啊?是宴哥哥的朋友吗?”

    木浅栖顺着声音看去,便见一个长者娃娃脸的女孩正走了过来,她伸手想要挽住季涔宴,却被季涔宴巧妙避开,脸上现了一丝尴尬,看向木浅栖的眼中,带了一丝敌意。

    “江依婷,安分点,不要让我发火!”担心木浅栖误会,季涔宴冷声开口,有些紧张的看向木浅栖,却见她神色无丝毫变化,心中一阵低落。

    “宴哥哥,人家只是因为太久没见你了,很想你嘛”江依婷嘟着嘴,模样十分可,又看向木浅栖道:“姐姐,你别生气,宴哥哥是这样的,面冷心,对我很好,很宠我的,你可别被他冷冷的样子吓到了哦。”

    木浅栖看了江依婷一眼,双手环,“这位小姐,我跟你不是很熟,请不要叫得这么亲,我只有一个哥哥,消受不起你这样的妹妹。”

    她并非因为江依婷吃醋,看得出来,季涔宴对这个江依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这江依婷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子示威炫耀,还真是让人火大,她最讨厌别人在她面前装嫩扮可了。

    “姐姐,你怎么这样说?”江依婷一听木浅栖的话,眼眶顿时一红,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看着木浅栖:“姐姐,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就算姐姐不愿意,也没有必要这样说我啊!”

    江依婷的话刻意提高了声音,倒让原本只有少数人看八卦的人多了起来,大家慢慢的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这即将产生的“三角恋”八卦。

    “江依婷,闭嘴!”季涔宴见木浅栖脸色一沉,便知她有些动怒,他昨晚好不容易坚定了信心和目标,若是一出手便被江依婷破坏,他绝对会忍不住杀了她,对于这个邻居妹妹,小时候倒有几分可,慢慢长大,他感觉到这个女孩对他有了别样心思,便疏远了。

    算起来,两人几乎有三四年没见了,没想到,今天来找木浅栖,居然会碰上她,而且,这个女人还惹了自己的心上人,季涔宴真心觉得,自己的运气,差到了极点,也暗恨自己消息不灵通。

    若非想要在木浅栖上打上属于他的标签,他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来找木浅栖,他就是要用此举,让那些学校的愣头青们知难而退,没想到,出师不利!

    “宴哥哥,你凶我?”江依婷立马眼底含泪,“我想了念了你四年,你今天来找我,我高兴的不得了,你终于懂得了我的心意,可是,你却凶我?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冷酷,这么残忍,小时候,你明明对我那么温柔的不是吗?”

    李向阳在一旁看得十分唏嘘,妈呀,这女人也太恐怖了,眼泪说来就来,都不用酝酿的,要不是他从头看到尾,只怕此时也跟这周围大部分人一样,同这个女人了。

    不过,这女人手段也真不错,啧啧啧,看看这周围的人指责的眼神,这功力,只怕浅栖学妹不是对手啊?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