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迎新晚会的顺利落幕

    一扫之前的低迷落寞,季涔宴的上出现了一种志在必得的气势,他眼神明亮,似是满天星光碎在他的眼中,嘴角微微勾起,平添一股魅惑。

    这一幕变化,被陈胖子看在眼里,心中为自己队长高兴的同时,也被自己队长那魅惑一笑给惊住了,反应过来,顿时面红耳赤,心中怦怦乱跳。

    我滴个妈呀,队长实在是太祸水了,让胖子我都忍不住有搞基的冲动了,木天师,我对你的佩服又上了一个新台阶,这么妖孽的队长你都拒绝,实在太腻害了

    “胖子,谢了!”季涔宴并未感觉到陈胖子的异样,他清冷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想通了的轻松,他也知道,此事只能徐徐图之,这一世,他再也不想重复之前的悲剧。

    木浅栖一下台,迎接她的,便是莫灵儿大大的拥抱,后方,是兰席尤漆黑的俊脸以及满的怨念,木浅栖忍俊不,却仍是抛了个挑衅的眼神给他。

    “浅栖,你实在是,太太太厉害了我果然最喜欢最喜欢浅栖了”莫灵儿眼中满是兴奋和惊喜,还有满满的崇拜,这模样,看得兰席尤胃疼。

    尼玛,老子追个老婆容易吗?不止要防男人,还要防老婆闺蜜。

    “灵儿,你再这样抱住浅栖,我们可就要被某个人的怨念波及到了。”段琛走来,看着兰席尤漆黑的脸,调侃一句,得到了兰席尤赞赏的眼神一枚。

    这倒让段琛有些受宠若惊,虽然兰席尤一来,便一颗心都挂在莫灵儿上,但是,兰席尤本十分俊美,成绩十分优秀,说话举止都很优雅,是考古灵魂学系的系草之一,也是许多女生的梦中人之一。

    “小琛子,你这坏蛋,什么怨念?我知道,你就是嫉妒我和我家浅栖感好!”莫灵儿俏脸微红,不自觉的嘟嘴反驳,这些天被宿舍的人打趣习惯了,莫灵儿对大家将她和兰席尤扯在一起,倒也没有太大反感。

    木浅栖意味深长的看了兰席尤一眼,短短时间内,造成这种效果,不得不说,兰席尤是个人物。

    兰席尤感觉到木浅栖的目光,淡定的推了推眼镜,追老婆嘛,有时候不择手段是必须的,三十六计,总有一计会起作用。

    几人在后台嬉闹,时间也不知不觉流逝,迎新晚会迎来了尾声,木浅栖毫不意外的获得了一等奖,又被莫灵儿抱住蹭了好一会儿。

    “既然大家都这么高兴,我请客,大家晚上一起吃宵夜去。”兰席尤目光如刀的飞了木浅栖一眼,装作不在意的推了推眼镜,笑着对莫灵儿他们道。

    “好耶浅栖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必须庆祝!”最先跳起来的,果然是莫灵儿,她走到兰席尤面前,拍了拍兰席尤的肩膀,傲的夸道:“想不到你还上道的嘛!”

    “你高兴就好!你的朋友自然就是我的朋友。”兰席尤立马抓住机会,表白自己的心意,说出的麻话,让木浅栖等人忍不住搓了搓鸡皮疙瘩。

    “你瞎说什么?”果然,莫灵儿脸红了,挽住木浅栖,气嘟嘟的朝前走去,心中却不知为何,甜丝丝的,心跳似是擂鼓一般,让她有些莫名的害怕。

    段琛和宿舍的另外一个女孩李衍梁相视一笑,赶紧跟上,兰席尤苦涩一笑,忍不住暗自磨牙,闺蜜神马的,果然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存在。

    木浅栖刚走出门口,便看到一个高大的影在门外四处张望,看到她们一行人,眼中迸出欣喜。

    “学妹,你还记得我吗?”李向阳等了半天,终于等到木浅栖,赶紧穿过人群,迎了上来,欣喜的开口道。

    刚刚他本来也想来找木浅栖,不过,他为学生会长,本就许多事要忙,更何况木浅栖被她的几个好友团团围住,他根本找不到机会,好不容易等到晚会结束,他将所有事交给副会长,便赶紧赶来了。

    “李学长,你好!”木浅栖看到来人,偏了偏头,眼光漫不经心的瞟过他的后,笑眯眯的开口道。

    “是是是,是我,学妹,我有事找你,可以寻个偏僻一点的地方吗?”见木浅栖记得他,李向阳眼前一亮,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道。

    “可是,学长,我朋友要为我庆祝,现在没时间呢?”木浅栖坏心眼的摇了摇头,突然,手中的手链挂坠动了动,木浅栖眉毛一挑,又道:

    “学长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啊,有什么事可以边走边说。”

    “也好!学妹这次在晚会上大放光彩,是该庆祝,不如就由学长我请客如何?”李向阳原本黯然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看着木浅栖,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啊,不用了,这次有人请客,学长跟我们一起去蹭吃就好,下次再让学长请好了。”木浅栖笑道。

    李向阳立马答应下来,若这位学妹真的可以帮助他,别说请她吃一次饭,请十次都行。

    “俞大公子,你这么激动,该不会眼前这个傻兮兮的男人就是你的钟子期吧?”木浅栖看着前方与段琛、李衍梁谈笑的李向阳,开口问道,李向阳阳光开朗,又十分温柔体贴,十分有交际能力,很快便与木浅栖宿舍的两个舍友聊得开心。

    “不是,在下是见这位公子好像对他边的那位姑娘十分苦恼,觉得木姑娘或许可以帮他一把!”手中玉坠内,自成一番天地,木浅栖助俞伯牙离开了古琴,让他暂时栖息于此。

    “没有钱的事,你可别指望我出手。”木浅栖说出自己的规矩。

    “木姑娘,在下没有银两,不过,但凡木姑娘有何需要帮助,在下一定义不容辞。”玉坠内,原本盘坐着弹琴的俞伯牙站了起来,朝着木浅栖拜了拜,开口道。

    “你住在我这玉坠里,我还没给你收费呢,你免费帮我,那是应该的,跟李向阳的事可没有关系。”木浅栖提醒俞伯牙,他现在还是个欠债人的份。

    俞伯牙默然无语,摸了摸鼻子,不自在的坐回了原来的地方,又开始叮叮咚咚的弹起琴来。

    木浅栖也不再管他,抬眼看向前方,突然,她眉目一冷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