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高山流水寻知音

    不过瞬间,五个小鬼出现在木浅栖面前。

    “主人,东面没发现异常。”青鬼开口。

    “主人,西面没发现异常。”红鬼随即接上。

    “主人,南面没发现异常。”白鬼也报告了自己的探查结果。

    “主人,北面没发现异常。”通鬼也毫无所获。

    “主人,中间大礼堂有异常。”黑鬼倒是察觉到了动静。

    木浅栖嘴角一勾,扬了扬手,道:“走,去那礼堂看看。”一人五鬼到了大礼堂,顺着黑鬼的指引来到了礼堂拐角一个十分偏僻的琴房。

    “你说的就是这?”木浅栖看着眼前破破烂烂的地方,有些嫌弃的开口,尤其是还有蜘蛛网,天知道,她最讨厌那些东西。

    “主人,没错的,就是这里。”黑鬼谄媚一笑,指了指竖立在一旁的古琴开口。

    木浅栖走到旁边,将古琴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手指轻轻拨了一下,立时,从古琴中飘出来一个人影。

    这人一古装,头上梳着髻,长相俊美,嘴角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木浅栖看着他,眉毛一挑,冷然开口:

    “器灵?”

    “木姑娘好!”那男鬼温和一笑,默许了木浅栖的称呼,朝着木浅栖盈盈一拜,行动间,只听到哗啦啦一阵响,木浅栖看去,却见他脚上挂着一串铁链。

    “你认识我?”木浅栖看着那男鬼,“你是谁?”

    “在下姓俞,名伯牙,几千年前,有幸见过木姑娘一面。”那男鬼,也就是俞伯牙冲着木浅栖行了一礼,开口道。

    “你就是那个弹琴很厉害的俞伯牙?”木浅栖挑眉,她知道,俞伯牙碰见的,估计是她的先祖,木家女人长相都十分相似,尤其是她,据说与木家先祖长的一模一样。

    “木姑娘过奖了!”俞伯牙俊脸微红,似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直白的赞扬。

    “我只是陈述事实!”木浅栖双手环,上下打量了一番俞伯牙,直将他看的面红耳赤,才慢慢开口道:“不错嘛,被上了地府的锁魂链,居然都能逃开,还成了这古琴的器灵,有几分本事!”

    “木姑娘羞煞在下了,在下只是想找到子期而已。”俞伯牙又是一礼,俊脸红了个透彻,被木浅栖这样说,他实在有些羞愧,若非想要找到子期的执念,他也不会反抗地府使者。

    “行了,别墨迹了,我有事让你帮忙,你可以拒绝,但我不一定接受。”木浅栖将古琴放到一边,开口道。

    “木姑娘请说,固所愿也,不敢请耳!”俞伯牙行了一礼。

    对于这个多礼的书生,木浅栖实在有些不习惯,她翻了个白眼:“俞先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麻烦你说白话,不要拽文,我听不懂。”

    “是,木姑娘有事请说,在下若能帮忙,必定义不容辞。”俞伯牙从善如流,开口道。

    “说起来,这件事,应该对你寻找你的子期有帮助,我要你帮我在迎新晚会上作弊,我要表演节目。”木浅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卑鄙想法,开口道。

    “这,万万不可!”俞伯牙吃了一惊,赶紧摇头。

    “你帮我弹奏,又可以寻找知音,有什么不可?”木浅栖眉毛一掀,开口道。

    “木姑娘,这,君子坦,这种行为,在下,在下……。”鬼天生惧怕天师,尤其木浅栖此时气势全开,隐隐有威之势,更让老实的俞伯牙不知如何开口。

    “你的意思是我不坦?”木浅栖转了个圈,戏谑的开口。

    “这这这……。”一连三个这,可见俞伯牙心中的纠结,见木浅栖穿的如此清凉,他不由更加面红耳赤,又见木浅栖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更加着急:“木姑娘,在下,在下,不是这个意思!!”

    “好啦,就这么说定了,我之所以找你,也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声,你知道的,就算你不愿意,我也有一千种法子让你愿意,只不过,我更喜欢自愿,不喜欢迫威胁别人。”木浅栖龇牙一笑,开口道。

    “木姑娘”你这就是迫威胁我呀?后半句话,俞伯牙根本不敢说出口,只得委屈的喊了一声,却不敢说出什么,他多少听过一些木家的传说,木家女人说一不二,若有灵物想要反抗,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好了,迎新晚会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的!”木浅栖搞定了心中大事,拍了拍手,便准备离开,好困,要回去睡美容觉了。

    待她走后,琴室外面,一个黑影自黑暗中走了出来,“嚣张,野蛮,这就是你说的转机?”

    他的话音刚落,地底突然冒出一个白胡子老头,他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笑眯眯的开口道:“木家女人各个不同凡响,尤其是这一代的木浅栖,更是自小聪慧绝顶,有本事的人嘛,自然有些小缺点,有什么关系。”

    见黑影不以为然,白胡子老头又道:“你的事,只有木家女人能帮你,要知道,木家女人,可是应劫之人。”

    “知道了,老头,你放心好了,我会寻个合适的机会出现在她的面前的。”黑影似是有些不喜欢白胡子老头对木家女人的推崇。

    “你可小心着点,木家女人,可不是好糊弄的!”白胡子老头不放心的警告。

    “啰嗦,我会周全的,你就别瞎心了!”黑影不耐烦的甩出这一句,消失不见。

    白胡子老头叹了口气,也摇了摇头,窜入了地下。

    第二天,木浅栖便告诉了她们班的辅导员,她的表演科目:古琴。瞬时,原本被木浅栖的冷漠打败的班上各方男同学的眼睛立马又亮了起来,古琴啊,这是多么有气质的一个乐器,想想,焚香抚琴,芊芊素手,不行了不行了,只要一想木浅栖同学抚琴的样子,他们的口水就要流下来了。

    “浅栖,不愧是我的好姐妹,居然连古琴这么难的东西都会弹。”莫灵儿从外面晃一圈回来,立马兴奋的扑到在木浅栖上,眼底满是崇拜和欣喜,却并未问,她和木浅栖自小认识,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古琴?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