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遗失的世界(十四)

    “嘭”男子一拳打在季涔宴的肚子上,将他击飞,季涔宴狠狠的摔在地上,拉出长长一道痕迹。

    额头、脸部满是淤血,喉咙里腥甜不断翻涌,季涔宴冷冷的看着男人,却见男人嘴角挂着魅惑的笑,修长的食指摇了摇:

    “还不行哦!没解开封印的你,如何能是我的对手?”

    季涔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向木浅栖,见她好似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至于眼前这个男人,他现在的实力与这男人差距太远,就算他解开了一部分封印,也远远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更何况,他并不想在木浅栖面前显露真

    一旦他显露真,与木浅栖之间,便再无可能!

    “就是这张脸,让我讨厌啊!”看着季涔宴紧抿着唇,一副冷然的模样,紫袍男人眯了眯眼,眼中划过一道流光,瞬间出现在季涔宴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季涔宴闷哼一声,再次飞离原地,重重摔在地上,溅起一地灰尘。

    “大叔”木浅栖见此,叫了一声,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她愣了一下,却见那紫袍男人看向她,似笑非笑的神,眼底满是讽刺。

    “怎么,还不解开封印么?”紫袍男人笑了笑,眼底满是讽意,他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看来,力度还不够!”

    轻喃一句,手上连续出拳,拳拳不中要害,却打在人上最痛的地方,季涔宴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和这紫袍男人的区别,就如蚂蚁和大象,没有完全解开封印的他,在这个紫袍男人面前居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有被挨打的份。

    他的脸红肿不堪,看起来像是个猪头,浑上下无一不痛,他眼前一片模糊,只能模糊的看见木浅栖的影子,她被绑在柱子上,他想要救她,但是,他却无法在她面前变出真,他害怕看到她厌恶的样子。

    驱魔龙族木家,向来以守正辟邪为己任,木家女人,更是特殊的一族人,他不想赌那个后果。

    “还是不肯吗?”紫袍男人见这般都没能季涔宴解开封印,嘴角残忍勾起,“既是如此,便用她何如?”

    说完,手一挥,道道风刃朝着木浅栖而去。

    “不要!”季涔宴努力挣开紫袍男人的手,心神俱裂。

    木浅栖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风刃,暗自咬牙,该死的妖怪,要是敢划花她的脸,她就跟这死妖怪拼命,不断的扭动,试图解开上的绳索,甚至不断的念动咒语,可是,却没有丝毫用。

    自她醒来,她便发现,她的灵力被锢了。

    这破绳子,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居然越挣扎越紧,还可以锢她的灵力,让她没有丝毫力气,该死!

    “浅栖”声音从腔发出,似是诀别一般,带着深沉的恋唤出这个名字,将这个名字深刻心底,甚至刻入灵魂。

    就在风刃即将刺入木浅栖体内之时,一股骇人的巨大力量从季涔宴上爆发出来,将风刃绞碎,紫袍男人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口中轻喃:“终于,来了吗?”迅速放开季涔宴,却仍是被他的力量波及,但紫袍男人眼中的笑意,却越来越多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