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夜晚的太平间(二)

    木浅栖看了西城夙一眼,知道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带上这几个人,她抿了抿唇,开口道:“里面的形我还不清楚,有什么事不要乱跑,跟紧我!”

    “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还不是要钱。”听到木浅栖答应下来,刚刚那个女人嘀咕一声,不屑的看了木浅栖一眼。

    “蓝心,闭嘴!”见木浅栖脸色一变,季涔宴低喝一声,冷眼看了蓝心一眼,蓝心一个哆嗦,瑟缩了一下,撇了撇嘴,却没再说什么。

    “叫蓝心是吧!”木浅栖重新打开化妆箱,拿出一盒眼影,看着她开口道:“蓝小姐,你们这几个大人不请自来,要求我这个小小的高中生看顾你们,给别人带来麻烦不自省,蓝小姐在学校莫非只学会了如何三八?”

    将手中的眼影丢给季涔宴,不去管蓝心难看的脸色,木浅栖冷冷的声音传来:“这是牛眼泪做成的眼影,涂在眼皮上,到时候不至于瞎撞。”

    季涔宴四人将眼影涂上,季涔宴将眼影盒递回给木浅栖,点了点头道:“季涔宴。”木浅栖将眼影盒放回化妆箱内,提起化妆箱,率先朝着医院内走去,走到仁医院的铁门前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季涔宴道:“季叔叔,可以麻烦你发表一下怀,将这铁门推开么?”

    季叔叔三个字,成功的让一向面无表的男人脸上出现波动,朝着后点了点头,季涔宴后走出来一个矮胖男人,看了木浅栖一眼,眼中带了一点佩服,推开了铁门,朝着冷着脸的木浅栖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道:“我叫陈胖子。”

    木浅栖朝着陈胖子点点头,走了进去,季涔宴紧随其后,路过陈胖子的时候,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让陈胖子眼皮一跳,五人进了医院。

    西城夙倚在车上,看着五人的影消失在夜幕中,嘴里喃喃道“季叔叔”,扑哧一笑,捂着肚子,闷笑出声。

    空旷的医院走廊,木浅栖等人的脚步声透过走廊的回声传到耳边,在寂静的夜里,平添了一份恐怖,季涔宴面无表的与木浅栖并排而走,他并不是一个习惯跟在别人后的人,两人后,跟着蓝心、陈胖子和他们的另一个伙伴,杨朱。

    三人各自端着一把枪,神严肃警戒,因为涂了牛眼泪的关系,所以,他们看得很清楚,整个走廊里被一层深灰色的薄雾包围着,看到这样的场景,三人额间细汗密布,吞咽了下口水,眼中的警戒更甚,和木浅栖的距离也更近。

    突然,木浅栖的脚步停了下来,季涔宴随之停了下来,挑了挑眉,似是用眼神询问怎么回事?而突然停下的脚步,让后的三人顿时紧张到了极点,木浅栖看了看他,冷不丁开口道:“季叔叔,能把双手伸出来吗?”

    季涔宴听到“季叔叔”三个字,额头青筋几不可见的跳了跳,面色黑了黑,但却没说什么,只是将手伸了出来,驱鬼这一行,他并不熟悉,但他知道,就是因为未知,所以才恐怖,所以,他选择相信木浅栖。

    木浅栖将手中的化妆箱顺势放在季涔宴摊开的双手上,无视季涔宴上越来越低的气压,将化妆箱打开,拿出四根红绳织成的链子,链子下方缀着一枚铜钱。在季涔宴发怒之前,提起箱子,将四条链子放在季涔宴手上,道:

    “季叔叔,每人一条,绑在脖子上,可以防止鬼上。”

重要声明:小说《特种军官的降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