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缓解情伤的惯用方法

    云茉没有见到成白煜,听徐露说他已经很久没来过关山阁了,有流言说关山阁的股份将被煜天集团挂牌出售。

    从凌如锦口中得知黄夏的反常自陶然琴院的音乐会而起,但考虑再三,云茉放弃了去琴院一问究竟的想法。

    云茉是在回她和黄夏租住的小屋路上,接到的黄夏电话。

    对面有呼呼的风声,然后是黄夏努力大声地喊着她的名字。

    云茉忽地红了眼眶:“死丫头!你跑去哪里了?”

    “先别骂我。我睡了一觉后放下看透,去了另一个世界。”黄夏嘿嘿笑着,“这里的天空是我从未见过的蓝,还有黑夜的繁星很美。”

    “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云茉笑骂,抹了下眼睛,前一秒她还急得不行,此刻听到了她的声音,得知她平安,紧绷在她心底的弦终也能松下来了。

    “别为我担心,我没事。”黄夏说着,话音里也带了呜咽,“茉茉,我好想你,我也好想安小朵。”

    “想我们就记得早回来。”

    放了电话,云茉又跟安小朵报了一通平安,连来的采访她也疲惫,因而毫不耽搁地往回家走。

    小区外,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一侧,它的主人正眯着眼,双臂环斜倚在车门边。

    云茉停了步子,这个人是她见过且认识的。

    那人挣了眼,目光朝云茉投来:“云小姐。”他声音冰冷的如这夜风,令人怀疑他整个人是不是也毫无温度,那种咄咄人的目光扫过,饶是记者出,见惯场面的云茉也被这等气势震住,停在原地良久未动。

    “还认得我?”

    云茉深深皱眉:“凤邻凡。”

    在黄夏的幻想里,草原该是古诗中描述的那般“风吹草低见牛羊”,那样的满目苍绿她一直很想去看,却始终没个机会。

    音乐会结束当天,黄夏磕了两粒安眠药,那夜她睡得安稳,连个梦也没做成,醒来后想明白许多,诸如她一直没能随心所动,不是没有机会,而是她放不下。

    黄夏决定由着自己的心走这一次,去她想去的地方,见她梦寐的景色,活一次她自己,然后再回来时把t城发生的一切都忘了。

    收拾行李,黄夏独自踏上乌兰布统草原的行程。

    乌兰布统并不似古诗中写的一片苍绿,然更迷人的是其森林草原相结合的地貌,以及那一望无尽的百花草甸,红绿相隔,绚丽旖旎。

    黄夏极了这里蓝宝石一般的天幕,纯净得仿佛不是人间,她一路上拿着相机拍个不行,各种角度似都无法完整记录下乌兰布统的惊艳。

    这季节来草原旅游的人不算少,除了黄种人,白种人也能见到,一些人对黄夏打招呼,她也还以微笑。

    走走停停间,黄夏正端起了相机,眼前忽飘过一片影,镜头里那段影子过的太快,黄夏双手放了下来,偏头去看,原来有个人从她前晃过,这人站在她旁边,笑容灿烂:“有空么?”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