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一切算什么!

    黄夏将琴递上,一时无言,气氛变的尴尬,似有什么隔在两人之间,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相熟识的人,转眼间就变得生分。

    “他在休息室里。”陈曦指着不远处那扇紧闭的门,“你要不进去看看他吧。”

    原来凤邻凡一早也过来了。

    黄夏望向那扇门,没有回话。

    见她犹豫,陈曦很识相地选择离开:“还有很多需要准备的,我先过去下,你自便。”走出几步又补了句,“手机联络。”

    陈曦的背影很快远去消失。

    黄夏轻叹,她始终放他不下,也始终不死心,她很想见一见他,听一听他的声音,问他一句他的想法。

    想说一句对不起,她并不是有意要欺骗他。

    休息室外,隔着一扇门,她听到了他的声音。

    却不止是他,还有一个苏苓子。

    他们似在谈及她的事,她听到苏苓子说:“怎么有如此心机深重的人啊,打一开始就拿您当傻子耍呢!”话音忿忿不平,仿佛她黄夏伤害到的是她。

    手伸出去,将推开门的瞬间又停下,黄夏闭眼深呼吸,几秒钟后她收回了手,她觉得自己没有了进去的必要与理由。

    场景重现,如同那天她在门外,而他戏谑地给她一个电话。

    地点没有变,人物也没有变,然而除此外,一切都已不同。

    心机深重。

    黄夏苦笑,她听到凤邻凡轻描淡写的声音:“我早知道她会古琴,也早知道她的伪装。”一句话,风轻云淡,好像他说的是与她和他无关的别人的故事。

    他早知道。

    他早就知道!

    既然知道,那他的态度算什么!算,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那他们从前的一切算什么!

    黄夏只觉有人正拿刀子一点一点割她的心,尖锐的疼痛传来又散开,却压抑在口冲脱不出,那样的疼压的她喘不过气,可又哭不出来,眼底里一片酸涩,酸涩得麻木不仁。

    她已经没有什么话还要和他说。

    她想,他也该是一样的。

    转离去,至少能为自己保存最后的一丝优雅自尊。

    见凤邻凡紧皱了眉,眼光落在门上迟迟不移,苏苓子诧异喊了声:“老师?”

    凤邻凡起走过去,轻轻拧开了门,走廊里已没有了黄夏的影。

    苏苓子跟上来。

    不等她问,凤邻凡忽地开口:“都知道。”垂眸,话说的自顾自,“也知道她刚才来过了。”

    “那你为什么?”苏苓子惊了一跳,探出头去左右张望,她当然知道凤邻凡话中人所指是谁。

    凤邻凡已走了回去:“我不想让她有心理负担,不管这是不是她第一次登台。”

    若纠结惦念着他的事,带着过重的心理压力,黄夏如何全力以赴应付演出,他们间的事是该说个清楚,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凤邻凡挥手对苏苓子下逐客令:“你出去吧。”

    ————

    解释一下本文的更新问题:本文不坑,就是可能更的慢点,但是毕竟免费。一分钱不挣的作者我需要挣钱养活自己,于是需要上班工作,于是请不要催更。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