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争如初不见

    “我们回去吧,我送你回家。”

    “好。”黄夏又答了一句。

    橙黄的灯光渐渐远去,黄夏却忽觉它从来未接近过,就像他的心,若即若离,那么冷,那么的遥不可及。

    事后很长一段时间,黄夏还总不免设想,如果那一夜凌如锦没有过来,她会不会就在他楼下站下去,站到那盏橙黄寂灭,亦或者站到天明。

    也许故事还能有另外个版本,他最终会下楼来,会走到她边,向往一样狠狠地抱紧她。

    只不过,这些剧全都没有上演。

    凌如锦送她回去,黄夏执意步行,两人一前一后走着,黄夏被他的衣服裹着,空出来的半截袖子就被男人牵在手里,就像他牵了一只大号玩偶,以此不雅形象两人穿街过市。

    “枉我一世帅绝人寰的英明,就毁在你手上了。”凌如锦抻了抻“空袖子”,环了眼四周,“瞧咱两这回头率多高。”

    被他一拽,黄夏不自觉地跟上几步,皱了皱眉:“你以为你这样耍宝有效?”

    凌如锦一脸泄气,这丫头跟他太熟了,轻易便洞察出他在逗她开心。

    “我不想问你出了什么事。”凌如锦顿了顿,“但你若不想回家,我奉陪你发疯到底。”

    “免了,我神志清醒。”

    凌如锦:“那就请神志清醒的你老人家到家后洗澡睡觉,有事给我电话。”

    “你不是晚上关手机,睡觉唯大?”

    “为了你,今晚不关。”

    幼时单纯,以为执念最长,善变最短,恨决绝,没有灰色地带,及至相识凤邻凡,黄夏也坚信她可以认真去,也能做到洒脱转,但真到了转的时候,才发现心底千疮百孔,才发觉已不能醒。

    年少时认为,任谁也总会成为另一个人的“过去式”,不必单单吊死一棵树,总以为下一个会更合适自己,而如今,黄夏终否认掉少年时所有的认知:有的人,就是非他不可。

    黄夏自下挪出琴箱,她的琴就躺在这只黑色箱子里,她一直把它藏的好好的。

    她藏了它很久,不让人发现,荒谬的以为掩耳盗铃终能蒙混过关,云茉说的对,再关于凤邻凡的问题上,她比安小朵还要幼稚。

    因为假的就是假的,即便费尽心思,纸也不可能包住一团火。

    明天的演出如果是最后一面,那也该让它出来见见世面,她想用自己的琴,这是她能维持的最后一点点骄傲。

    演出时间订于傍晚六点,琴院的集合时间也订在下午四点,但黄夏还是早早过来了。

    走廊上碰到陈曦,他收敛了以往的玩笑,望着黄夏忧心道:“昨晚没睡好?”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示意,“你看你顶着那么大的黑眼圈。”

    黄夏挤出抹笑,淡淡回话:“没关系。”

    陈曦注意到她手里拎的琴箱,明白她的用意,伸手便要接过来:“和大家的东西放一起吧。”

    ——

    大家多多支持吧,本文最后决定不上架了,就是更新稍微慢些啊。。。因为阿夜有点忙。

    桔子编辑是我最对不起的人!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