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最初与最后的灯光

    黄夏问自己,她在等的究竟是什么?

    等他的一通电话?还是一条问候的信息?

    从他离开琴院后,两人便没了联系,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之后这么久,他甚至没有问她一句是否“吃饭”亦或“休息”了,明明仓促的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说,他却似再也不愿听到一般。

    黄夏想,兴许看着他房间里的灯光,这是最后一次。

    索她还能再看上这么一次。

    直到手机铃响,黄夏下意识去接听时才发觉自己早已冻得手脚麻木,为了等期待中的电话,她一直将手机紧握在手里,匆忙下没有去看,拿起便唤了声:“凤邻凡……”

    对面是凌如锦的吼声:“你要在这里傻站到什么时候!”声音里充斥满满的怒意。

    黄夏惊觉,一个转,就见凌如锦人正站在她后。

    “小……小凌。”手机拿不稳,黄夏手忙脚乱才勉强把它塞回口袋里,也许真的是因为冷,实在太急需了温暖,黄夏哭着跑上前去。

    凌如锦脱了外衣,直接往黄夏上一裹,她被包得像粽子般,又被他拎到边来。

    “脑残!”一脸鄙夷。

    黄夏以自己的方式报复他,毫不客气地抬起胳膊,在他的衣袖上蹭着鼻涕眼泪。

    “你怎么过来的?”她声音闷闷地,哭过的原因,夹带着一股沙哑。

    凌如锦拽下她的手,递了张纸巾,自动忽略掉黄夏的问题,心疼地瞧着自己的外衣哀叫:“你适可而止!我这衣服很贵啊!”

    黄夏笑不出来,接过纸巾,却又抬头看向凤邻凡的窗前。

    灯还未灭。

    凌如锦顺着黄夏的目光瞄了眼,伸手挡在她眼前,遮了她的视线:“你不好奇我怎么会找到他家来?”

    黄夏点头,同时拨开了他的手。

    “我才从你家过来,我去找你要音乐会的门票,你不在家,我等了很久也不见你回来,就打了云茉的手机。”他没打给她,是估摸着她该和凤邻凡在一起,不便打扰,“是云茉将凤邻凡的住址告诉了我。”

    黄夏收回目光:“你在我后待了很久吧。”

    何止是很久?他和她几乎到了个前后。

    开始没看到凤邻凡,凌如锦还觉奇怪,为防误会,便也不敢冒然现,而黄夏并未上楼去,更让他心里升起不好预感。

    他本想待黄夏回去时再出现,谁知这么久过去,那人没下楼来,这傻丫头却原地不动等上没完,夜风寒凉,这么下去,她非把自己冻病不可。

    终于看不下去,他拨了她的电话。

    但他不想告诉她这些,重又扯出个嫌弃的表,挑了挑眉:“你别臭美了,我是刚到。”

    黄夏“恩”了一声。

    ——

    写这章的时候,我想起幼年看的沧月姐的《七夜雪》,我记得有那么一句:跋涉万里来和你道别,在最初与最后的雪夜。甚伤感。若改一改则是:不远万里来和你道别,在最初与最后的明月夜。这句被我小小“抄袭”的话,最适合这章的心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