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如果从头到尾是个骗局

    苏苓子抢下话音:“小夏可以的,你们可别小看了她,我有录音。”她扬了扬紧攥着的手机,“《袍修罗兰》,虽然只是个片段,她的水平你们一听便知。”

    黄夏扯出抹苦笑,她曾欺骗凤邻凡的事,今天终于被揭发出来。

    十多分钟的曲子,其实只要听前几分钟就足够了。从她到陶然琴院的那天计算,别说她只是他新认下不久的所谓的徒弟,就是被业界公认是琴界天才的他凤邻凡本尊,也不可能以如此短的时间达到这般造诣。

    陈曦惊讶地望着黄夏,其他人有些眼神赞赏,有些难以置信,而更多的是疑问。

    黄夏握了握手,抬眸看向凤邻凡。

    却发现男人紧锁了眉峰,薄削的唇抿着,一言不发。

    他的心思,黄夏看不透。

    苏苓子很适时的补了句:“凤老师教导有方,小夏绝对能替您撑住场子,这简直是神一般的进步啦!”她仰脸笑容灿烂,支肘碰了碰黄夏,“我开玩笑的,你可别介意。”

    介意?黄夏轻叹,这丫头的戏演的真不赖。

    “黄夏你怎么……”陈曦疑惑,“你刚报名来学琴的时候,你是没有基础的吧?”

    黄夏只好笑,似乎除了笑,她剩下的仅有狼狈:“如你所见,我不是没有基础。”

    “我想,说我‘带艺投师’也不正确,因为我确实和陈老师你不相上下。”黄夏吐字缓缓,几乎一字一顿,“我来,就是为了接近他。”

    说到“接近他”这三个字的时候,黄夏忽觉无力,连声音也轻了不少。

    “黄夏……”是陈曦的声音,不是凤邻凡。

    黄夏低了头,四周一片安静,仿佛每个人都在吃惊的同时盘算起什么,抱着看闹的心态等下面一场好戏。

    有那么几秒黄夏想,若凤邻凡愿意给她句回答,她会选择咽下后面的话,可是她没有等到他的回应。

    一切不言而喻的时候,说出来,说清楚,或许大家都好过点。

    抬起头黄夏定定地看着凤邻凡:“是的,我骗了你,从一开始。”她努力让自己给出抹笑容,尽管这时的笑容已不能温暖,可也总比眼泪要好是不是?

    从一开始来琴院,我便不是学生,而是抱了接近你的目的。

    而你,还很认真地教了我许多这般。

    不喜欺骗吧。

    其实我也不喜欢欺骗。

    不,实际上凤邻凡你和我是一种人,我们都讨厌甚至憎恨被欺骗。

    因为那种被当做“傻子”耍着玩的感觉,最令骄傲的人难以接受。

    渴望从他眼睛里找到些什么,却一无所获,他的目光也一直落在她上,那目光平静,波澜不惊,却又,冷漠。

    黄夏先一步错开了目光,她想,他给出的答复已很明确,她该转个,在众人面前让自己走的稍微漂亮些。

    因为她实在很怕,怕看见凤邻凡下一秒冷笑讥诮的样子,所以她必须先走。

    而实际上,她没看到的是,凤邻凡没有笑,没有讽,只是摇头轻叹。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