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情之为物

    黄夏想了想:“我好像还欠你一顿饭。”

    凤邻凡露出认真表:“这顿补偿上吧。”

    面馆里的人并不多,两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黄夏拿起菜单翻看,随口问着:“想吃什么?”

    “云吞面。”

    黄夏惊异于他竟说出这么个答案了,实在很难想象凤邻凡这家伙会喜欢吃那种软乎乎的东西。

    “你经常来吃?”

    凤邻凡摇头:“不经常。”其实前几次他都是在偶然路过的况下进来的,并不很饿,因此点的是最普通平常的东西,也不一定会吃完,只是会坐上很久。

    不知为何,同她来过这里之后,他总会惦记起这个地方。

    经过时,不由自主地想进来待上一会。

    及至黄夏坐在对面时,他依旧还想起那天她转头看着落地窗的样子,以至于会错觉此刻是不是真实的。

    黄夏不知凤邻凡的心思,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两碗云吞面后,又加上几道小菜,服务员离去,她才抬起头:“估计老师你也很少来,你不会就只知道这里的云吞面吧?”

    凤邻凡淡笑,话题一转:“如果在关山阁做的不开心,辞职也没什么。”

    黄夏怔住,他竟如此了解自己,她是不开心,可是顾虑太多也不能说走就走。凤邻凡的语气中没有同劝解,也没有宽慰,似乎仅是随意说起,风轻云淡,但其中的温暖与信任,她已然收到了。

    黄夏暗想,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愿意照顾自己的绪的?或许从他感冒而不愿传染给她的时候,他对于自己的印象已与旁人不同。

    因有此想法,黄夏欣喜。

    “等过段时间,我会离开关山阁的。”考虑了片刻,黄夏尽量让自己措辞合适。

    她怕他误会。

    “恩。”

    黄夏不想多谈这些,显得她脆弱又无用,于是断了话题。

    气腾腾的云吞面很快便端了上来,黄夏瞄着凤邻凡的左手,虽已拆了纱布,但伤口尚未结疤复原,仍不十分便利,黄夏担心起来:“你原定参加的古琴音乐会眼看就到子了,你的手能恢复好么?”

    “看来不能。”

    “那怎么办?”

    凤邻凡给出的回答简单异常:“推掉。”

    黄夏看他,他也看着她,对视良久后,两人都笑了出来。

    凤邻凡拿起筷子递到黄夏手上:“吃饭。”

    这顿饭最终,还是凤邻凡埋的单,交完钱后他像模像样地摇头轻叹:“黄氏外卖,唔,我还欠了一首曲子。”

    黄夏喜欢他这个理由:“何时还清?”

    “黄小姐预备何时还清欠的饭?”这么循环下去,她哪有子还清?

    “我是你徒弟!”黄夏忽然醒悟到什么,“你教我是应该的。”

    凤邻凡很平静:“徒弟心老师的饭食,也是应该的。”

    黄夏转头对凤邻凡怒目而视,却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在他幽深的目光里她无所适从,黄夏索停了步子,就那么直直地对着他看了很久。

    凤邻凡也随着停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