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这招,下的漂亮

    云茉扫了施晴一眼,却见她正低头安静地翻看手机,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云茉沉了脸色:“林晟杯中的残余茶水做检测了么?”

    “成白煜将事暂时压下,索林晟的毒并不会危及生命,对方也没报案,这事最多也就闹个关山阁卫生安全监管不利。”黄夏想了想,“餐厅的声誉势必会受到些影响。”

    “成白煜可以用钱去摆平这些。”云茉打断她,“这事明显是冲着你来的!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处境。”

    黄夏轻笑,目光又落到施晴上,正巧施晴抬起头来,眼光不闪不避地迎上了她,黄夏避开与她的对视,却加大了嘴角边的那抹笑容:“只有林晟那杯茶是有问题的,期间我和林晟离开了一会。”

    他曾邀她在关山阁正门前拍照,那时候茶座边就只剩下施晴一个人,想要借机做些什么,是很容易的。

    “那女人动手脚害你?”云茉忽然反应过来她是谁,虽然没见过面,但她也听黄夏说起过薇莎财团那位缠恋凤邻凡的富家女,此时局面,除了那女人,还能有谁?

    既然明白有人陷害,此事再去辨别清白,便已没了意义。

    “静观其变吧。”黄夏握住云茉的手,她冰凉的指尖让云茉心疼不已。

    云茉低声说:“关山阁绝对不会有事,那女人可够毒的,她要的就是挤你出茶道这个圈子,不管成白煜帮不帮你,这事你都进退两难。”云茉望着黄夏:“你打算怎么办?”

    黄夏摇头不语,这些她又岂会不知。

    这事说到底,最终的结果就是她的名声尽毁,从此离开茶道表演。表面上看事不大,可是林晟背后是《每新闻》,施晴的背后则是《汉物志》,浅显点说,就是这两位当事人都掌握着舆论权。

    报纸杂志是能颠倒黑白,小事化大的地方。

    所以内部剖析,再加上施晴是有意为之,这事就很大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化解的可能,因为还有个煜天集团呢。

    成白煜如果出面,势必能压下此事,可是成白煜不会白做功夫,他会找黄夏讨些代价。

    云茉:“我打电话叫凌如锦来陪你,我赶回报社去,看看能不能利用《t城晚报》的人脉,压住同行对此事的报道,只要不上报,即使成白煜为息事宁人将你辞退,在茶道圈里你的名声总不受影响。”

    她安慰地拍了拍黄夏肩膀:“至少还能在别的地方发展。”

    黄夏深吸一口气,不知为何她现在最想见到的人却是凤邻凡。

    “我自己可以,不用叫凌如锦过来。”黄夏拦了正在拨号的云茉,“也不是什么大事,那人死不了。”

    云茉一脸担忧,但了解黄夏的脾气,知道勉强无用,也就不再坚持。

    云茉离开后,黄夏走到施晴边:“你这招漂亮,做的不错。”

    施晴未料这样局面下她还能保持冷静,一时反倒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撑出个笑容来:“我不明白黄小姐的意思。”

    “利用投资进入《汉物志》,在茶中做手脚陷害我,然后呢?这份独家报道是不是能刊上《汉物志》的主版,正好是凤邻凡扩大版面业务的时候,我很荣幸登上你们家的娱乐新版头条。”

    施晴挑眉:“是又如何?还是你以为有力回天?”

    未等黄夏开口,成白煜的话语传来:“施小姐不要认为t城是你薇莎财团一家独大。”他满目玩味地盯着施晴看,“还是煜天在凤邻凡眼里,什么也不算?”

    “你!”话头扯上凤邻凡,施晴不好作答。

    成白煜无心理她,上前一步牵了黄夏的手,随即眉头轻皱:“你手怎么这么凉?”

    黄夏想要抽回手,却听见成白煜说:“走,我送你回家。”

    “我不用……”黄夏话未说完,男人手上用力,不由分说拉了她就走。

    成白煜:“这里我的人会处理,你先回家去。”

    施晴眼神轻蔑,暗讽黄夏道:“怪不得黄小姐如此淡定,原来是背靠大树,阿邻没选择你,真是正确。”

    她这句话直直刺中黄夏的心,故意赌气,黄夏没有再拒绝成白煜,扔下句:“你有机会,可以去告诉凤邻凡!”转头离去。

    说好了送她回家的,成白煜却将她带到了间西餐厅。

    黄夏执意要走,成白煜拉住了她:“吃点东西。”

    见黄夏不回话,成白煜苦笑摇头:“你以为我还能打什么主意么?小夏,事到如今我不想再勉强你,也不会趁人之危,我只是担心你的体。”

    黄夏望着成白煜良久,忽然觉得他眼底隐藏的疲惫同自己的很像,他一味追逐讨好自己,而她呢?不也是一味追逐讨好凤邻凡?

    或许她还不如他,至少她没有为凤邻凡付出过那么多。

    ——

    断更我道歉,最近太忙,伤风感冒,总之这些不是理由,于是我道歉!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