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你要跟我算了是么

    林晟看了眼手表,面露歉意:“想不到耽误黄小姐这么长时间,我请黄小姐吃晚饭。”

    黄夏摆手拒绝,低头收拾东西,忽见一双皮鞋渐渐走近,就在她与林晟旁边停了下来。

    眉头微拧,成白煜这家伙真是魂不散。

    林晟礼貌地伸出手去:“成总来了。”

    成白煜客气地与他寒暄几句,转而对黄夏:“事出突然,没来得及同你打招呼,晚饭我请了。”

    黄夏正要回绝,就听林晟说:“成总肯赏脸,那这顿饭理应算在咱们报社上,黄小姐也一起吧,我想我还不至于到让黄小姐不屑赏脸的地步吧?”

    话到此,黄夏只得点头。

    一顿饭没吃多长时间,因为中途林晟被叫走了。他才离开,黄夏便起告辞。

    成白煜也明白若不是给林晟面子,黄夏不会同他吃这顿饭,遂不勉强,叫来服务员埋了单,他执意要送黄夏回家。

    黄夏不想吵,也就同意了。

    坐在车后座中,黄夏转头看街景,脑子里忽然冒出那抹清瘦的影,也曾有相似的场景,他在开车,而她就坐在后面。算了算子,已经过去一周了,凤邻凡该从g市回来了吧?

    “你最近没和他联系?”成白煜问。

    黄夏:“煜天集团投资《每新闻》,后合作难免,不知成总如何安排的,是不是每次都需要我去接受采访?”

    成白煜听出黄夏话中暗讽,索挑明:“你很聪明,这次采访就是我安排的,并且凭你和凤邻凡的关系,我想煜天投资《汉物志》失败的消息,你也一定知道了。”

    黄夏:“凤邻凡无话不和我谈,我也一样。”

    黄夏说完眯了眼睛,假意困倦,以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不想再多说。

    车子才停稳,黄夏便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头也不回地对着成白煜道了声“再见”,成白煜追下车来,拽住了黄夏的手腕:“小夏。”

    黄夏不好发作,强压住心底的烦躁:“还有事么?”

    成白煜手上用力,将黄夏往怀里带,黄夏挣脱,无奈甩不开他,两人拉扯间,黄夏只觉眼前晃过道人影子,然后则是,成白煜的手被什么人给挥开,而她的腕子却落在一张温暖的手掌中。

    紧接着是令她心跳的声音:“成总是否可以给我说一下,你在这里做什么?”

    成白煜皱眉望着面前的男人,而他也正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

    黄夏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此刻牵着她的手的人,是凤邻凡。

    成白煜扯出笑容:“凤主编不是也在?”

    “我在等她。”

    凤邻凡这句话,让黄夏心中一跳。

    “那我们就不送成总了。”凤邻凡说着牵了黄夏的手就往楼门口走去,牵着她进去,牵着她上楼梯。

    两人很快消失在成白煜的视线中。

    黄夏懵懵怔怔地看着被他紧捏在手心的她的手,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牵起自己。

    “你家在几楼?”凤邻凡问。

    “啊?”黄夏一怔,“十楼。”

    明明是回她自己的家,一路上凤邻凡却一直在前面牵着她走,好像她成了客人一般。

    “你,你怎么会在我家楼下?”黄夏才想到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我刚下飞机回到t城。”

    黄夏想,这不算一个回答,他出差回来和他在自己家门口,之间毫无联系。

    黄夏将凤邻凡让进屋:“喝点什么?”

    “水吧。”

    “来找我是因为施晴又跟踪了你?”黄夏递了杯水过来,但她发现凤邻凡的脸色倏地黑了,她的水,凤邻凡也没有去接。

    “你希望她跟踪我?”

    才还和谐的气氛,却在此刻渐渐冰冷。

    黄夏抬眸,不闪不避地望着凤邻凡的眼睛:“我希望你对你的心,对你自己坦诚负责。”

    “你觉得我不够坦诚,不够负责?”

    “凤邻凡,你是不是认为我喜欢你,所以我就非你不可?所以你能一次一次的把我放在一个招之就来挥之就去的位置上?”

    凤邻凡停顿了很久,才轻轻说:“你为什么不愿相信你看到的。”

    良久的沉默。

    黄夏反复地想他的话,他让她相信自己看到的,可他的心思埋的那么深,她根本看不到他的心。

    然后她就听到他说:“算了。”那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几乎没有重量,压在她的心里,却重过了山。

    ——

    【快点分快点分,天蝎和摩羯注定虐恋!!!(>_<)话说有没有亲来留言安慰下快要忙死的阿夜?? 】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