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不怕贼偷就怕惦记

    黄夏:“成总的意思呢?”

    成白煜打量着黄夏,并未有从她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的表,实际上黄夏的面色平静如水,几乎没有一丝表,不得不说,这一点她倒是和她的那位老师很相似。

    “那样的美女到凤邻凡边去,觊觎他,与他朝夕相处,难道你不该有些反应吗?”成白煜声音骤冷,“你一直在拒绝我,不就是因为你同那位施小姐一样,也喜欢凤邻凡么?”

    尽管这在黄夏是公开的秘密,她边所有的朋友,云茉或凌如锦等人都清楚,可是这样的话被成白煜说出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自己似被人剥开了一般,好像有些不得见光的东西倏然暴露人前,让她手足无措。

    但她不想在他面前遮掩,黄夏仰头,拨了下散落在额前的碎发,缓慢而坚定地说:“我就是喜欢他。”

    成白煜神色变了变,很快嘴角漫上一丝苦笑:“果然就是因为他。”

    “没什么事我真要回去了。”黄夏说着转,又给成白煜搁下了一句,“其实施晴也好,你也好,谁给《汉物志》投资我都不在乎,因为你们两方,没有一个心怀善意。”

    既然她阻止不了,倒不如就由着他们去,在这种事上,她不想同成白煜做任何交易。

    “他有什么好?”成白煜这次没有追上来拦她,只是在她后冷笑,“你以为他拿你当回事?再说你喜欢他什么?你有多了解他呢?他不过有些浮华的东西,出众的外表,还有他那些才华和赚钱的能力,除去这些并不实际的东西,你不想想看他你吗?”

    黄夏停了步子,成白煜清晰地看到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不要自己骗自己了。”见黄夏停了步子,成白煜几步走上前,“一口一个老师叫得亲切,你该知道除了交钱上课,他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还是你真以为他拿你当他的学生?像你这样的女人他边多的是,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去上课,对他来说生活也并没有变化,他甚至不会记起你。”

    “说完了?”黄夏忽然转过来,成白煜的话,每一句都没说错,字字都似尖刀在割碎她的心,然后一滴一滴地渗出鲜血来,她的弱点她的痛处就在这里,这些她都明白。

    纵我不往,子亦不来,他对她,就是这种关系。

    黄夏却笑了,如果她还剩下什么需要维护的话,那便是这最后的一点尊严:“你说了这么久就是让我放弃凤邻凡然后去你,不过让你失望的是,我同那些女人一样,就是喜欢他的相貌喜欢他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而且我就是自认为他待我不同,有什么不对的?”

    成白煜没有接话,黄夏趁机又甩出一句:“没准哪天我又看上相貌更好的移别恋,但是成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移别恋到你上,从大学的时候,我们就完了。”说完这句,黄夏扭头便走,却在错的一瞬间,生生顿住。

    她看到凤邻凡正站在墙后面的休息室中,不过他并没有看向自己这边,而是同旁一个男人在握手寒暄着。

    黄夏一惊,刚才她和成白煜的对话他听到了么?

    他似乎没有注意,也没有发觉自己的存在?因为他的视线始终没有转到他们这里来。

    来不及去看成白煜计得逞的笑容,黄夏赶紧加快了步子跑出门去,心存着一丝侥幸,或者凤邻凡并没听见他们的对话,事至此,她必须马上离开,她实在不知道要如果去面对凤邻凡。

    成白煜冷哼一声,也转要走,后突然传来一个沉沉的声音:“戏演完了?很精彩。”疑问句,却分明说成了陈述句的语气。

    成白煜凝眸看去,就见凤邻凡倚靠在墙壁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明亮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竟也映出了暗来,成白煜猜不透他在想着什么。

    黄夏仓皇出了酒店大厅,茫然望着酒店门前一派的灯红酒绿与车水马龙,倏然很想哭,她努力深深呼吸,想使自己的绪平复下来。

    她应他的邀请而来,却连一句话都没能和她说上,并且她一直保持在他面前的完好学生形象,似乎也在这一晚之后散灭。

    手机铃声响起,黄夏木然地拿起就接,这时候打电话过来的人她以为会是云茉,于是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按了接听键:“喂?”一开口才听出自己的声音沙哑,黄夏吸了吸气,让自己的绪平稳些。

    手机那边是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哪里?”

    黄夏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她颤了声音问:“凤邻凡?”

    “恩。”对面男人慵懒应了一句,“这么晚我送你回去。”

    她很想说一句“不用了”,但是话从口出的时候,却变成了:“我就在酒店大门口。”

    很快,他的车便出现在了她面前。

    直到看到他,确定是他的时候,黄夏也没能想通,他为何会给自己电话,并且为何愿意送自己回去。

    怕他问起今晚她和成白煜的那些谈话,黄夏很识相地选择坐在了车后排座,凤邻凡帮她关好车门,上车后一直没有开口。

    ——

    大家猜猜看,凤邻凡答应女主了没??要给阿夜留言支持啊!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