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老师你别这么傲娇好不好

    “阿邻。”

    凤邻凡回了一句:“施小姐怎么有空?”

    黄夏不腹诽,还问什么有空啊?她不是和你很熟么?装的怎么回事似的,她昨天不还“特意”地来通知你编辑部有急事处理,不还“特意”地帮你过来拿回忘记的u盘么?

    因施晴的出现,黄夏加快了离开的步子。

    “黄夏你过来。”凤邻凡却又喊住了她。

    “凤老师还有什么事?”话说的平静,黄夏心底却有一丝快意闪过,仿佛她正等他喊出这么一句来那般,满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开心,他留她下来了他让她过去呢!

    凤邻凡想了下:“我上次让你去练的曲子,一直没检查你。”

    黄夏怔住,上次?就是她故意跟他说“一期一会”那一次么?这貌似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我以为老师忘了。”黄夏抬头正对上凤邻凡似笑非笑的表,他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这里,没有移开过,黄夏感觉到自己的唇角正在微微弯起弧度。

    被晾在一边的施晴越来越觉得凤邻凡与黄夏两人间的气场怪异,略微沉了面色:“阿邻不给我介绍一下么?”

    黄夏反问:“我们昨天不是见过么?”

    “你今天过来找我有事?”凤邻凡却没有去接施晴的话题。

    “人家的手机忘在你这里了嘛。”施晴柔柔地说,黄夏被她这句含糖量四个加号的话惊住,几乎呛了,她赶紧低下头装无知觉,亦就没看到凤邻凡皱眉纠结望着她的表

    “昨天人家帮你拿u盘,结果就把手机给忘了,趁你今天上课在,我就过来了。”

    “u盘里面的文件是王曦找你要的,晚一天早一天的他都不会在意。”凤邻凡垂眸,掩去他的绪,“你昨天过来的时候见到黄夏了?”

    黄夏的心“咯噔”一跳,凤邻凡问到了这个,施晴的回答她是可以肯定的了,但是万一凤邻凡问起原因,她要怎么解释自己下课还不离开?而且今天的凤邻凡有些异乎寻常,理告诉黄夏,他在施晴面前做的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施晴径直走到凤邻凡边来:“遇到了,黄小姐还请我听曲子呢。”

    “看来不需要我给你介绍了。”

    施晴沉了一会,因为了解凤邻凡说话的习惯,她考虑了下才又补上一句,“那么,阿邻是要收下这个徒弟了?”

    “你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凤邻凡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不是。”施晴连连摇头,她找的理由明明是回来拿手机,几句话下来自己竟被凤邻凡给绕进沟里了,虽然凤邻凡说的不错,这就是她的目的,她总觉得边这个叫黄夏的女人与凤邻凡的关系不一般,就是想来问问可也不能这么突兀吧。

    “还是施小姐习惯打探或干预别人的事?”凤邻凡说着抬眼去看黄夏,却见她一脸走神的表,随即手指轻叩敲响了面前的桌面,“笃笃”的木头声立刻拉回黄夏的神思,黄夏恍神,诧异地看向凤邻凡。

    不是一直都是他和施晴在说话么?不关她什么事吧?

    可他又敲桌面,貌似他喜好用这种方式提醒走神的她,打从第一节课起,他就好敲击她的桌子,黄夏无奈望天,在心里哀叹了一回:凤邻凡你别这么傲魅人好不好!

    “那段曲子,弹给我听。”依旧是简短的陈述句。

    施晴的表,黄夏没有去看,眼角余光中是她转离去的背影,不过这些并不是黄夏所关注的,她比较在意的是,凤邻凡如此作为的目的。

    手落在琴弦上,良久却没有拨动,待到确定施晴人已远去,黄夏终于忍不住了:“还真弹啊?”

    凤邻凡淡然挑眉:“有什么问题?”

    “……”

    黄夏:“她已经走了,不用再演戏了吧?”

    凤邻凡忽然笑了出来:“如果你计较这些,我倒不觉得我有恶意,但是现在你的处境是,你是我的学生,我认为只要在课堂上,我的话你还是要听从的。”

    黄夏一下子就颓了,然后她听到自己的心胡乱不按规则跳动的声音,想要去安抚,却不知道该抚住哪里,好像整颗心都已经不受了控制。

    这之后则是她乖乖地坐端正了,乖乖地按照凤邻凡的话去做。

    一曲完毕,余音未歇。

    凤邻凡点了点头:“弹得不错。”

    “总算老师你夸了我一次,算作为你利用我的补偿了吧。”

    “那你的要求还真是低。”

    “那就再补偿我一个好奇心吧。”黄夏拂了拂头发,“老师你好像对施晴有偏见?”要说以往,这样的话她是绝对不会问出来的,因为太了解凤邻凡的脾气了,这句话没准就能招致到他的一句“与你何干”,进而让自己下不来台。

    不过此刻她确定他会回答她。

    “她是个比较难缠的人,我只是懒得应付她。”凤邻凡回答的很干脆,似乎早就预知黄夏会有此一问那般。

    黄夏认真想了下这句“难缠”的含义,是不是他也在提醒自己?见好就收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就目前况来看,她确实没资格过多好奇凤邻凡的生活。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昨天为何留在这了么?”

    黄夏一怔,忽然就笑了起来,面对她的笑容,凤邻凡没有任何多余表,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她的说辞。

    “你知道我在笑什么?”黄夏略微收了笑容,“我是在想其实我可以有两种回答方式的,一种是按照老师你的方式,而一种是我的。”

    “比如?”

    “按照老师的则是:你好像很喜欢探知别人的事……”黄夏注意着凤邻凡的表,见他依旧八风不动并没有生气的迹象,便又大胆地往下说,“按照我的方式么,真相是施小姐来的还太早了点,刚刚到下课时间,我收拾的慢了些,被她撞上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