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果真就是有目的!

    他穿着深黑色的外衣,洁白整齐的袖口露出来,勾画出专属于他的冷淡与安静。

    台下开始有细小的议论声,而更多的是专程来看凤邻凡的女生们欢叫鼓掌声。凤邻凡始终垂着眸子调他的琴,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

    黄夏站在远处,远远的看着他。

    自从在关山阁偶遇,他便知道她在这里工作了吧?而她才刚表演完茶艺,他一定看到她,知道她也在这场舞会中了吧。

    他会不会不想看见自己?

    泠泠清清的琴声响起来,台下边的喧嚣渐渐安静,人们凝息不语,仿佛多说一句话便会错过这美妙的琴声,便会让在场的每一个人觉得得不偿失。

    他的琴就像他的人一样,能让人罢不能。

    黄夏拂了拂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碣石调•;幽兰》,她知道他正在弹的这阙曲子,这阙曲子她也曾无数次弹起,可他华美流畅的运指令她望尘莫及。

    忽然想到那个远去的下课后,她请教他指法的时候,他的手指曾按在她的指上,轻轻地却又快速地划过每一根琴弦。

    黄夏猛地就起了一个贪心,要是这双手能一直一直地牵引着她的,能永远永远握着她的,能那样子一辈子,该有多好。

    明明近在眼前,却隔的那么遥远,遥远到他就只能是她的一个奢望,让她倾尽一切也依然不可及。

    曲子将尽时,黄夏默默转了,她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她不想再看一遍自己被他陌然无视的境重现,她的笑脸总是对上他的冷他的淡漠,她觉得那种场面,每每出现一次,都会让她的心难受,直到承受不能。

    走出几步,成白煜的眼光向她扫过来,黄夏装没有看到,步子不停地继续往外走,舞台上却传来道的声音:“黄夏。”

    黄夏一惊,那声音透着不可置疑的霸道与无法穿透的温润,那一种气场,只可能是凤邻凡。

    黄夏转过头来,愣愣地望向舞台,而全场的人也都转过头看向了她,因这一突来的变动,舞台上下皆静了下来。

    成白煜皱眉,脸色很难看。同时还有另一道夹杂复杂绪的目光,也定定地落在黄夏上,充满了打量与狐疑。

    此刻她在台下,远在人群最后边,黄夏知道即使开口回话凤邻凡也不会听见,便选择静静地站住,等他的下文。

    他喊住自己,总是有原因的。

    果然凤邻凡接着说:“你等下。”

    黄夏点头,他让她等一下,她就真的等在了原地。

    凤邻凡径直从舞台上走下来,直接来到黄夏边。

    “老师有事?”

    “阿邻。”突然而来的柔和女声横置在两人中间,黄夏侧头就见旁多了位材高挑的秀气美女,这女子极快地扫了她一眼,才将目光凝在凤邻凡上,幽幽地说,“好久不见你了。”

    黄夏在心底轻笑,看来美女与凤邻凡是旧相识,脑子里随即不靠谱的闪过各种狗血片段,旧人重逢什么的,这样的想法让黄夏没来由的烦躁,想必之前在台上,凤邻凡就发现这位美女了吧?

    前一刻还为他叫住自己而沾沾窃喜,以为也许后面他会对自己说些什么,这一时那些幻想全被这位突来的美女击碎。

    黄夏想他叫住自己,该是为了利用她来挡住这朵美丽的桃花。

    可这美女从出现,一直是她一头,凤邻凡始终面无表态度冷漠,看来这两人间有些复杂的过往,黄夏自动脑补,凤邻凡是不想同这美女多做寒暄,于是拉上她垫背。

    她想她理解,因为今天到场的人里面,他也就认识她了。

    果然一遇到同凤邻凡有关的事,她就会将所有的冷静和理抛到九霄云外,黄夏自嘲,她真不该对他存有幻想。

    气氛尴尬着,沉了片刻黄夏看到凤邻凡伸出手来,冲着边的女人说:“施晴小姐,好久不见。”

    施晴大方地同男人握手:“你又帅了很多嘛。”

    黄夏觉得自己杵在这里很是多余,扯出抹笑脸来对凤邻凡说:“不打扰老师了,我先回去了。”

    一直观望的成白煜凑上来,拉住黄夏:“我送你走。”

    黄夏挣开他的手:“我打车回去就行。”

    成白煜还想再说什么,凤邻凡却在此时开口叫住黄夏:“我有事和你说,你等一下。”

    “天色不早了,明天到琴院再说吧。”黄夏说着环了眼四周,又故意问成白煜,“演出还没结束,关山阁的老板要是离开了,那这场宣传可就做得连诚意都没了。”

    成白煜脸色一黑:“你拒接别人的方式还真特别。”扯什么演出,其实是不想让他送她回去。

    凤邻凡几步走到黄夏面前:“走吧,我送你,路上再说。”

    直到坐上了凤邻凡的车,黄夏的思维还有些迷糊,因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答应了他,或许早在潜意识下,这样的结果正是她所期待的?

    揉了揉眉心,看着旁冰雕一样专心开车的凤邻凡,黄夏有种预感,这一路上她要是不说话,恐怕他也会这样沉默下去。

    “老师你每天说话这么少,你不会闷么?”尽管这个问题白痴得有失水准,但黄夏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她实在很好奇凤邻凡这等的格是如果养成的。

    “每天上课,话说的很多,而且是重复的话。”

    “……”这个倒是。

    “那言归正传,老师要和我说的是什么事?”

    “《汉物志》准备扩大版面涉及到娱乐与经济圈,四月初会有一个记者发布会,之后的舞会我会出席,请你陪我过去。”

    黄夏暗地佩服,明明是请别人帮忙的事,话到了凤邻凡嘴里就成了不容置疑,黄夏不觉好笑,反问说:“我可以选择不去?”

    凤邻凡略显认真地想了一下:“不可以,因为今天的演出,我来了。”

    敢在这等着她呢!她就说嘛,凤邻凡岂是那么好邀请到的,而他肯痛快答应关山阁的邀请,果真就有他的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