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自作多情的人从来不止一个

    “关山阁给自己的品牌打宣传,似乎也没黄小姐你什么事。”成白煜口气中充满了玩味,“只是这场演出,既然为了推广餐厅品牌,自然也要推出去餐厅的文化。”

    黄夏心里冷了下来,成白煜没道理同她说这些,而他更不可能拦住自己讲些废话。

    “你要和我说什么?”

    成白煜略勾唇角:“既然卖点在汉文化,我们总要请些这方面的名家来助阵,我没什么意思,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特别想要请的人。”他刻意加重了“特别”这两个字的读音,笑容暧昧地望着黄夏。

    黄夏顿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想来也对,为煜天集团的总裁,他要去调查个人那还不简单么?而她如此“勤勉”地三天两头往琴院里头跑,他不去查才奇怪。

    这个男人一向是这样-猥-琐,暗地监察着别人的一举一动。

    他找上来说这些话,为的就等她提出凤邻凡吧。

    “我没有什么要请的人。”

    “哦?我还以为你希望能在这场演出中见到你的老师呢。”

    “即便我想。”黄夏倏然转,定定地看着成白煜,“你也请不出凤邻凡。”

    就凤邻凡那种人,清傲到不食人间烟火,他不愿做的事恐怕没人能勉强的了,想要单纯依靠银子砸,可能不高。

    “若我跟你说,我能请到你那老师呢?”成白煜面上的笑容收了起来,满脸冷然。

    “那就请了。”黄夏无所谓冷笑,“我恭喜你,若是他能加入到你这关山阁的造势演出中来,那么你已经成功了一半。”

    “听你这么说,是不想看见他了?”成白煜也无所谓笑笑,“那我便不去请,浪费了你的时间,赶紧上课去吧。”说完男人扬手一挥,率先同黄夏结束了这个话题。

    黄夏看着他转,慢慢往关山阁里走去。忽然就改了主意,能有个机会同凤邻凡接触,有什么不好?

    黄夏几步追上:“成白煜,你等下。”

    “有事?”

    “就按你说的,我希望你能请到他出席。”

    “哦?你拿什么谢我?”

    黄夏点了点头,早就知道成白煜同她说了那么久,不会没有目的,并且他拿住了她的软肋,也料定为了凤邻凡,她会按照他计划好的陷阱往里面跳下去。

    “请你吃饭,地点你定。”这是她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一言为定。”

    起先黄夏对这个约定并未当真,她不认为凤邻凡会答应成白煜的邀请,然而三天后,成白煜一脸风得意地出现在她面前,她便知道,这事成了。

    尽管想不通,依照凤邻凡的格,他是怎么做到让他首肯的。

    “看来传言也不全正确,我只是提到关山阁,他犹豫了一瞬便答应了。”

    黄夏只得笑笑:“看来老天帮你。”

    最终这顿饭,黄夏不得不请,她在意的倒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对面的男人成白煜让她倒胃口。

    成白煜高谈阔论讲着关于这一次演出的细节内容,以及这番企划他自认为多么完美云云,黄夏听得一点心也没有,本该是场华夏文明浓郁的艺术盛宴,偏偏就被他搞得不伦不类。

    主旨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钱。打出茶餐厅的广告,吸引眼球从而去赚更多的钱。

    黄夏暗中给云茉发短信求脱

    只要云茉看到短信能给她打个电话过来,她就有了离开的借口,可是等了半个小时过去,她的手机依旧安静地躺在桌子上,没个动静。

    成白煜还在设法找话题,黄夏忽然起:“失陪一下。”

    “你很不耐烦?”

    “我去洗手间。”

    “黄夏,你能不能别再和我装傻?你还想得到什么?我这次只是想告诉你,只要你想要的我都能帮你做到,包括去请一个古琴名家凤邻凡!你还想得到什么?别和我玩擒故纵的把戏好不好?”

    黄夏抬眼看他:“不早了,我回家。”她没有兴趣同他玩任何把戏。

    黄夏扯过餐巾纸擦了擦手,随即拎起包就走,成白煜并没有拦她,仅是怔了一下,又很快地追了出去。

    两人在餐厅门口拉扯。

    成白煜絮叨地说着大学时的陈年旧事,年少无知给他个机会,黄夏厌烦,懒得回答他,只是一味挣脱甩开他的手,但成白煜不知哪来的脾气,硬是扯住黄夏往自己怀中带,黄夏穿的高跟鞋在冰凉的地面上打滑,几次差点摔倒。

    两个人在闹市区这样拉扯,实在不雅,黄夏怒极对着成白煜吼道:“你快放手!”

    “我只问你一句,你还我?”

    黄夏只觉得“”这个词汇从面前这男人口中说出来,让她满心恶心,旋即横下一条心来,狠狠地向他推了过去,这用力的一推之下,因着惯,黄夏自己的体也向地面倒去。

    本以为自己会华丽地摔下去,背后突然横出一股力道将她托住,也不知哪里来的一只手正好接住了她的腰,黄夏惊诧间抬头,竟是一张熟悉的棱角分明的面容,近在咫尺的气息让黄夏心中如装了只小兔子,急速砰砰跳了起来。

    远远的就听到一声呼喊:“小夏!”

    这声音是云茉,她正在街道对面,冲着这边挥着手。

    黄夏借力站好,面对边的男人有些怔愣:“凤邻凡?”

    没想到竟在这里碰上了凤邻凡。

    目光扫过,他后还站在几名西服革履的男人,看来是到这边吃饭谈生意的。

    凤邻凡礼貌地对着黄夏点了点头,只象征地问了句:“有没受伤?”

    “没有,谢谢老师。”

    此时云茉也赶了过来,先是瞟了一眼傻愣在边上的成白煜,而后凑到黄夏边来:“你可吓死我了!不说好了就在这门口等我的么!”

    云茉适时的出现,一句话将原本尴尬的局面打开,她帮着黄夏故意说了那么句话,让众人认为黄夏是和她早有约,且在此等候她到来,而这其中根本没成白煜什么事。

    黄夏不动声色地捏了下云茉的手,表示感激。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