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去他的烟花冷人事分

    “凤主编让你见笑了,我前几次来关山阁,他们可不敢这么怠慢的。”姜志骞不等黄夏回话,又赶忙对凤邻凡赔笑脸,他以为用上那紫砂陶壶才算是招待贵客之道,这透明的玻璃杯子实在很不入流。

    “姜总点的是白茶?”凤邻凡猛然出声。

    “是啊。”姜志骞莫名其妙,这有什么问题么?方才颜月忽悠了他一通白茶的优点,他想着茶不茶的,管它白的绿的,不都是一样用来喝的么?所以就顺着点了。

    “看来老师也有不说实话的毛病。”黄夏挑了挑眉,将话接上,“老师说茶之道,无所谓喜欢与不喜,但是却很熟悉白茶的品嘛。”

    凤邻凡不语,抬眸望着黄夏。

    “老师?”姜志骞满脸不解,指了指黄夏,又看了看凤邻凡,“你们认识?”

    “确切的说,我们很熟。”黄夏抢先道。

    一听这么句话,姜志骞体内的八卦因子爆发了,打量几眼黄夏又凑上前来,“他乡遇故知?凤主编可得赶快给咱们说说。”

    凤邻凡脸上连个多余的表都没有,只摇了下头:“白茶的脾我不懂太多,你要想听,还是让这里的茶艺师傅给你说说吧。”

    他完美的转移走了话题,将自己与黄夏的关系引到茶叶之上来。

    黄夏在心里轻笑,他没必要跟别人解释自己是谁,因为自己对于他来说,谁也不是。

    这抹轻笑,几秒后便被失落取代了去。

    “关山阁的白茶,选用的是国内知名的安吉白茶,说起来也算是绿茶的一种,但其鲜叶似兰花,叶玉白,为了尽欣赏安吉白茶在水中叶白脉翠的独特姿态,是以冲泡时一律使用玻璃器具。”黄夏说着握起手边的茶壶,“连这壶也须玻璃的。”

    姜志骞“哦”了一声,他旁南华的另外两位总监亦附和点头:“原来是这么个说道。”

    黄夏解释完这些,又偷眼去看凤邻凡,他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有在听,他的注意力好像一直落在那些a4规格的纸张上。

    她忽然就没了表演的兴致。

    严格来说,黄夏是个敬业的人,且她很茶艺表演,这几天来即便多累多疲乏,她只要端起茶具,便会立即进入状态,而此刻,她却想不起那句句熟悉的本该脱口而出的解说词。

    凤邻凡他们离开后,借口自己很累,黄夏拒绝了后面所有的茶艺表演。

    成白煜见黄夏脸色不好,劝她回家休息。

    黄夏摆了摆手:“没到闭店时间。”

    成白煜也急了:“你怕我以后不准你请假,会在你要去上那什么琴课的时候刁难你,不放你走?”

    黄夏不喜他总将事绕到琴课上来,随即回话:“成总,现在是关山阁正常营业时间,作为员工,我有必要待到闭店,我只是担心疲劳表演会出现纰漏,若成总不在乎投诉,我倒可以……”

    成白煜就在这时打断她:“你累了就回去休息,这整个关山阁倒闭了我也不在乎!”

    煜天集团怎么会在意这个,关山阁不过是个附属品,从一开始他也没指望拿这里赚钱,若不是因为黄夏,这里他根本不屑过来。

    可她怎么就不明白?

    “我希望成总能正确地认知我和你之间的关系。”

    “黄夏……”手机却在此时不顾场合地响了起来,成白煜皱了皱眉,看了眼来电显示,边接起电话边转走远。

    黄夏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转而投向落地窗外。

    关山阁餐厅内正反复播放着周杰伦的《烟花易冷》,华灯初上,霓虹拉出迷离的漫天华彩,黄夏呆立在落地窗前,看着那些明媚沉浮的红黄橙绿,倏然觉得世间并不真实。

    不真实的色块晃在她的眼前,却没能糊成一片,而是清晰地斑斑点点重组成一个人的影子,清冷不可接近。

    如你在跟,前世过门。

    缘分落地生根。

    席间,她虽然忘记了很多表演白茶茶道时必须的解说词,却没有忘了那句盛行在本茶道中的话:一期一会。

    她说:“凤老师可还记得?”

    “一期一会。”凤邻凡的声调中没有任何起伏,既不质疑也不附和,甚至更多是没有继续这段话题的意思。

    “坐在这里喝茶的机会,也许一生只有一次呢。”

    “啊哈。”姜志骞忽然接了黄夏的话,“这说法我很不赞同!黄小姐人漂亮,茶艺也好,这煮出来的茶更是好喝,不愧是师傅级别的!黄小姐的茶姜某人后会常来喝的。”

    黄夏笑笑。

    姜志骞以为是她不信,又赶紧拍了脯:“以后常来,我们坐在一起喝茶的机会很多了!”

    黄夏只得淡淡地说了句“谢谢”。

    一生只会有一次的缘分。黄夏不想,若她再不去上他的课,他们是不是就再遇无期。

    单手拍在落地窗上,黄夏低咒了声:“去他的人事易分!”

    之后的几天,她依旧去上他的课,王曦没有再出现,而她也换了位置,不再去坐那已成惯的倒数第二张桌子。

    一切都没有变,他会过来她边,询问她的进度,检查她练习的况,然后继续下面的课程。

    一切又似乎全变了,她不再刻意错弹让他给自己纠正,每天下课都会早早收拾离去,再也不去缠问他问题,同他的对话都少的可怜。

    只是那天关山阁的偶遇,谁也不曾提,而他曾说让她去练习待他检查的那段曲子,他也再没问起。

    她却依旧会对他微笑,在第一眼看到时问上一句“老师好”,然后在下课离去时道一声“再见”,就这样互相远离。

    夜色因为霓虹灯的浮夸,在城市上空聚了层明灭的暧昧,黄夏窝在租住的小公寓里,倚着10层高楼的玻璃窗,脑子里过电影一般不停回放着自己和凤邻凡之间的点滴。

    “砰砰”的敲门声忽然在寂静的屋中响起,声音急迫。

    ——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