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拉皮筋与拉弹簧

    浅淡的茶香在琴堂中蔓延开来,随着王曦挥动扫帚的动作。王曦终于忍不住:“你这是什么茶?怎么味道这么重……还这么怪异?”

    “怪异?”黄夏挑眉,“是浓厚吧。”总算明白王曦在奇怪的是什么,说到这茶,这可是徐露在无数的“凉风有习秋月无边”之时,苦苦研究出来的成果啊。

    看来,徐露这孩子有前途。

    不仅是王曦,琴堂本也没多大,很快一屋子人皆注意到了这股淡淡传来,细闻下却又似有似无的茶香,而黄夏却注意到了凤邻凡侧目过来的眼光。

    王曦在这打扫,这节课她也学不了什么了,而且也没必要再这等时候装装作作地还练什么琴,黄夏索几步到凤邻凡边去,就此找了话题:“凤老师喜欢茶么?”

    凤邻凡错开她的目光,幽幽地开口:“茶本无道,没什么喜欢与不喜欢的。”

    他又一次躲避了她的问题,她过来可不是为了同他扯什么道不道的,然而他的冷淡态度却说明了一切,他无心同她聊自己的喜好。

    “我信人生如茶,一期一会。”

    凤邻凡眼底漫出笑意:“也许你信的对。”

    看着他的表,黄夏倏然觉得自己正在往他设计好的陷阱里跳,却还是忍不住来了句:“你也应该信。”

    “你应该去把今天的练习做了。”凤邻凡说着随手拿过教材打开,指了指其中几段曲子,“下节课,弹给我听。”

    他说完,注意力又转移到琴上,一派闲适的样子仿佛黄夏此时正在打扰他。

    黄夏觉得自己上每一个细胞里的愤怒因子都在咆哮,她自问自己冷静理,且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白兔,从来她做任何事都是目的明确的,得不到对等的收获,她绝不付出,可是只要是关联到凤邻凡的,她所有的冷静理目的,就全部灰飞烟灭,万劫无期,去了九霄云外。

    这男人,是她的克星。

    而实际上,黄夏并没有表现出她的这些愤怒,强压下心头的暴躁绪,她还是扯出抹优雅的笑容来:“我会回去认真练习。”

    在心里默念了无数次“凤邻凡你去死吧去死”,黄夏才转回了自己座位,眼看着也快下课了,她坐回去后便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是哪一位高人曾说过,恋就像两个人拉皮筋,受伤最重的那一位,一定是不愿意放手的。近来,黄夏深以为这话说的甚有水平,只是她和凤邻凡拉的不是皮筋,而是一截弹簧。

    两个人之间的进展,反反复复的伸长又缩小,不停地做着弹势能与动能间的转换,恩,说的通俗一点,那就是——毫无进展。

    电视上播放着《火蓝刀锋》,屏幕里的龙百川正一脸严厉说着“你想要拥有你从未有过的东西,就必须去做你从未做过的事”,从未做过的事,近期来黄夏一直在做,可是她还是没得到她想要的。

    ——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