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视而不见了

    给咱关山阁补上,而不是给他补上,原来她和他之间,真的就只剩下了工作。成白煜揉着眉心,当初的事也不过是他一时糊涂,可是当初轻狂,没有在意人生不能回头。

    成白煜自嘲笑了笑,望着黄夏离去的方向,不能回头了,却也不能死心。

    黄夏进入课堂时发现这节课来的人不算少,大概是听说了凤邻凡收徒一事,皆跃跃试起来。

    安心地坐在老地方,黄夏随手摸了下琴弦,凤邻凡的影就在此时出现在门外,他似乎精神不很好,黄夏注意到他轻微地皱了下眉,极快地环了眼课堂四周,才迈了步子进来。

    黄夏想,今天来上课的人确实多了些。

    凤邻凡一直在右边那排学员处,来了几个新人正围拢在他周围提着问题,凤邻凡却很少说话,多数时候都只是淡淡点头,然后顺手在面前的古琴上弹几个音节示范,只是半节课耗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到黄夏她们左边这一排学生这里。

    不,确切的说是,他来过左边,只不过在前面两名学生那停了一会便又回到右边去了,而坐在倒数第二位的黄夏,似乎彻底被他忽略遗忘了。

    黄夏自问自己练习的也很认真,分明是一副好学生的模样,而她时时注意掩饰着,似也没露出什么破绽,凤邻凡倒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故意冷淡了她呢?

    对面坐着的孟竹大抵也发现了气氛不对,以往的课程,凤邻凡会依次到每一名学生边问一下进度,检查下学习况再依照教材往下教授的。孟竹诧异地望了望黄夏,终于抱着书本主动走了过去。

    黄夏心底轻笑,他对她,视而不见了。

    她也不准备过去主动问个究竟,毕竟这点自尊还是有的,黄夏低头,索一心弹琴,她虽不明白凤邻凡的心思,但是也不想自己的心思轻易被人堪破。

    边倏然站了道人影,黄夏抬眸,却见一个年轻秀气的男生脚步正停在自己桌子边。

    她刚要询问,那秀气男生率先笑了下,紧接着是凤邻凡的声音:“这是你们的助教王曦,今天人太多,大家有问题问他也可以。”言下之意便是,人多他罩不过来,而对于课堂内的初学者们,请教王曦也是一样的。

    黄夏皱眉,听上去凤邻凡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病了。

    随后淡淡的咳嗽声传来,他是病了。

    耳边是王曦的问话:“学到哪里了?”

    黄夏抬眸打量了一番这个小助教,看上去年岁比她还轻些,那笑容明晃晃的仿佛暖阳,明媚的过分,不想若是凤邻凡能有他一半的明亮该多好。

    可是明媚这种词汇,天生就不该出现在那个男人上。

    “我当初学琴的时候,超级笨的,总被师父打手,对了我师父可不是凤邻凡啊,他是我师兄来的。”

    黄夏扯出抹笑容来。

    ————

    絮叨句,本文艺术加工成分偏重,如有雷同皆属巧合。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