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师父这词,暧昧的美好

    黄夏无奈揉着额角,正要插话,侧突然闪出道影,随即沉厚的声音传来:“你练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问题?”

    说话的人正是凤邻凡。

    一见他过来了,孟竹连忙噤声垂眸,装出好孩子的模样手指划弄起琴弦来。

    黄夏则在一秒钟之内收了神思,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厉这个指法我还没学。。。。。。”

    凤邻凡眸子暗了暗,眼中一闪而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黄夏却浑然不知自己犯了个失误:古琴的谱子并不是一般的五线谱,因为历史悠远,古琴始终沿用千年前的减字谱记谱,说浅显点就是把汉字拆开简化再重组,每个谱字都明确表示“用什么指法在哪一根弦上弹”,因此“厉”这个谱字,正常的初学者看就是个“厂”字底下夹着两个数字,可黄夏却轻易读出它的正确读音。

    她学过,至少她该有些肤浅的基础,她认识减字谱。

    ——我以前只学过钢琴。

    凤邻凡不着痕迹地淡笑开。

    孟竹的话,表面上黄夏一派无所谓,实际很是上心,果然凤邻凡回t市授课并非无缘无故,原来他是想给自己物色徒弟。古琴的圈子很小,提起某位名家,往往会随着提上句“师从某某”,且有些名家,单从其琴的指法上就能看出他师从何人。

    黄夏为了装小白,隐瞒自己的师从,在凤邻凡面前从来都注意掩饰自己的指法不露破绽的。

    徒弟,忽然发觉,这个词语,暧昧得有些美好了。

    徐露简化了泡制功夫茶的工序,趁着下午关山阁用餐人少,正兴冲冲地演示给黄夏看。

    “师父你看,这样就省了整整十多分钟时间,而且我觉得味道不差太多。”

    “你用的铁观音?”

    “是啊?乌龙茶,有什么不对么?”

    “没有。烹制功夫茶,精髓在一个‘快’字上,尤其在最后那一手洒茶上,你呀,还有的学。”黄夏随手打开自己的水瓶子,“我去琴院的时间快到了,来不及带水,就凑合你这一壶茶了吧。”

    徐露瞬间明白了黄夏的意思,开心得直跳:“多谢师父!”说着就将黄夏的水瓶子拿过来沏满,还不忘絮叨,“师父好好品,看看有什么不足之处,回来可要告诉我。”

    黄夏点头,敲了下徐露脑袋:“茶艺需要平心静气,不是偷懒。”垂眸看表时间确实不早了,她要赶紧赶去上课。

    成白煜就在餐厅门口拦住了她:“又翘班?”

    黄夏偏头:“是合理的请假。”

    “你好像对那古琴课程很是上心啊。”酸溜溜的口气。

    黄夏懒得与他耽误,一摆手道:“就请成总记着我请假的小时,我回来周末一并加班给咱关山阁补上。”上不上心的,同他有什么关系?

    黄夏说完便绕开成白煜往外面走去,成白煜怔了下,还想再追上说些什么,却见她招手拦了出租车,车门一关,人已离去。

    给咱关山阁补上,而不是给他补上,原来她和他之间,真的就只剩下了工作。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