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以冷对冷,以暴制暴

    “恭喜你,腹黑神秘的天蝎男啊。”云茉满脸同地拍了拍黄夏肩膀,“天蝎对摩羯,我倒是很期待,以冷对冷,以暴制暴,追成他之后你的经历估计可以写成言小说。”

    故意翘了两天课后,黄夏特意早到,她进琴堂的时候,屋内三三两两人还未到齐,黄夏一眼便打上凤邻凡,他正在调着他的琴,很安静。

    黄夏维持的清高就在见到他的那瞬间灰飞烟灭。

    深蓝的格子衬衣,精短整齐的头发,饱满的额,幽深如同古潭水的深邃双眸,鼻翼英,还有那薄削的总似挂着若有若无温和笑容的唇角,每一处都正中了黄夏的萌点。

    她开始发现自己的心越来越不受控制地随着他去颤动。

    琴堂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陆续也有些女学生围上了凤邻凡。

    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不让人注意呢?他有的不仅是外貌上的优势,还有一层说不出的笼罩在周的气质,学识渊厚,且有份有地位,相比那些只会出现在小说中的不接地气的总裁们,他上实在有太多令女人神往的东西。

    忽然想起成白煜曾说过的话:你让我放弃你,死了这份心,可是黄夏,你聪明又漂亮,永远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你就像个妖精一样存在着,你这样的女人叫我怎么死心?

    想着不笑了,凤邻凡你这样一个男人叫我如何死心?

    也许星座说的对,世上能压制摩羯的唯有天蝎,而摩羯也注定会被天蝎吃的死死的。

    黄夏摸了摸垂散下来的发梢,想到自己多年来虽然追着凤邻凡的脚步,但好在一直克制得并不狂,她总是淡淡的出现又淡淡的离开,以至于没能给凤邻凡留下任何印象。

    不过这样最好,至少在他心中,自己是陌生的一个学生,而不是无聊的一枚花痴。

    凤邻凡似余光看到站在一旁的黄夏,倏地抬眸,微微点头,礼貌地对她示意了下。

    黄夏回神,大方地走过去:“前两天工作太忙了,没有来上课。”她当然不是没时间过来,这句话不过是借口罢了。

    凤邻凡倒不在意,只轻声说了句“没事”。

    她以为她不来,他会注意的,但也只是——她以为。

    不过凤邻凡这样的反应最符合实际,自己对于他本便是不相干的陌生人,上课,交学费,授业解惑,仅此而已。

    她来与不来,他岂会在意。

    一整节课下来,凤邻凡依旧没怎么过到她边来指导她,仿佛他是认定了她学不好古琴,所以无需下太多心思一般。

    黄夏抬眸见坐在对面的女子反复弹同一个指法,练习得认真,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女子意识到被人注目,手抚上琴弦停了琴音,略带诧异地也抬头看向黄夏。

    黄夏赶紧扯出个笑容来:“我几节课没来,有些地方没学好。”

    那女子倒是:“我学的比你快些,我来教你啊。”她说着就拿过教材书,翻开在黄夏面前,“哪里没学?”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