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情路狭逢

    可是除了她问他回答,他对于她就再没了互动与关注,甚至连表都是冷冷的,眉梢眼角绪全无。

    临走时,黄夏还是忍不住来了句:“晚饭时间了……”不止如此,此时的琴院中已再无旁人,就在二十分钟前,凤邻凡的小助理第三次探头张望时,也被凤邻凡会意地先行放走,琴院里只剩下了黄夏和他两个人。

    “我约了些朋友,你也该回去了。”

    这样直接拒绝的话,敢是她黄夏自作多孔雀开屏!

    “不好意思耽误了老师。”黄夏赶紧调整出个微笑来,又自然地挥了挥手,“那,老师再见。”

    凤邻凡仅是点了点头。

    回家的路上,三月的冷风也没能将黄夏吹清醒些,反倒是眼前总会浮动出凤邻凡那双手,以及他的手握着她的手指击打在琴弦上的样子,弄的她精神恍惚的。

    忽然想起从前看过的言小说,里面的男主多数都有个相同的描写点,就是那双修长白皙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什么的,黄夏想着就笑了出来。

    瞄了眼自己的“长爪子”,弹琴的人几乎都有一双修长的手。

    随意吃了泡面,黄夏便窝进被子里,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黄夏无语地望着qq聊天界面,本以为找个人聊一下,就能消散的郁闷心,却因为错找了安小朵这么个不靠谱人士而变得更加郁闷。

    安朵多多:这么说,你做他学生也有段时间了,他没什么特别举动?

    夏:如果知道了我的名字算的话,至少现在他能念出黄夏来了。

    安朵多多:唔,六年暗恋,这也算进步是不是?

    黄夏登时觉得气血上涌,瞬间点了视频请求。安小朵一脸懵懂表出现在了对话框中,随即便看到黄夏在另一端长爪子前伸,正比划着一个“掐死她”的手势。

    安小朵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忽然灵光开窍,悟到什么,赶紧在qq上敲下一行字。

    黄夏一眼看去,气结瘫倒。

    安朵多多:我懂了!你们是狭路相逢!狭(夏)逢(凤)啊!上吧亲,勇者胜!

    夏:问题他油盐不进啊。

    安朵多多:你就缠着他问问题嘛,你别学的太快啊,问到他烦死你了为止!

    黄夏正待回话,忽然听到对面安小朵惊呼仓皇的“嗷”了一声,接着是一句“方宁给我电话了”!再然后,视频便中断了,安小朵关了q,踪迹不见。

    黄夏干咳,这家伙有异没人的样子一点也没改,只要是碰上方宁,她就会自动进入白痴状态,抛却一切不顾。

    黄夏想是不是自己也可以缺课一次,凤邻凡始终当她是个乖乖学生,总是以为她一定会坐在琴堂左边倒数第二个位置上,近些子怕也习惯了吧?若有一,他在上课时候见不到她了,不知道会不会偶尔想到她一次?

    ——

    这个rn改版后没有千字不能发布,可是这章内容写少了,差了四十个字,于是这是凑字的。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