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世界之大,为何出现你

    连续来了几节课,黄夏发现学员差不多也就固定那几位,虽说缺课现象还是有,但总算来的比较勤快。断断续续也有过些新人,一般都是试着来几节课,发现自己兴趣淡了,或者觉得难以学会,也就中途放弃。

    总结来说,人员虽然流动,无奈古琴圈子还是小,大体上混熟脸的就那几位。

    下课时学员陆续离开,黄夏也收拾好了东西,却又忍不住看了男人一眼,他正坐在自己的琴前,面无表的拨弄了两三下琴弦。

    黄夏只觉得才因他的赞许而萌芽的好心,一点一点地正寒凉下来。

    旋即不死心地走上前去:“老师,这个指法我还不太会。”黄夏打开教材,翻到当页手指了指其中的一段谱子。

    凤邻凡才抬起头,让出些位置来:“你在我的琴上试一次我看。”

    黄夏的手落在琴弦上,脑子里尽是男人波澜不动的眉眼,刀刻般俊朗却毫无表的五官,那种仿若冰萃的感觉直让她怀疑,凤邻凡的心会不会也是冰块做的,所以才能对一切不为所动。

    此刻他坐着,她站着,她165的高,平时只能到他的肩膀,他总能在无形中带给人压迫感,便似这会子,他坐在那里,弥散出来的压迫感也是一丝不少。

    偏头时看到他眼光中的平淡,平淡得近乎冷淡,对她这样一个陌生女子的冷淡,黄夏不回忆这不多的几节课以来,她究竟给他留下了什么印象?

    “开始吧。”凤邻凡的嗓音沉稳甘醇,不得不说,她黄夏很迷恋这副好声音,就像他的琴声,也像他这个人,清透温润却又不可接近。

    黄夏故意弹的慢了些,极力掩饰着让她落在弦上的手指显得生涩,甚至还有意错了一个音。

    凤邻凡点头,倏然打断她:“手指靠在弦上,要靠住。”

    “啊?”黄夏愣了愣,然而下一秒她便听到了自己心脏无章法乱跳的声音。

    凤邻凡按着她的手,将她的中指压在弦上,接着他修长的手指也覆了过来,带着她的手指击弦而过:“凌空下指,然后靠在下一根弦上别动。”

    “……”

    黄夏思维凝固了片刻,但她仅怔愣了极短的几秒钟,赶紧恍过神装模作样地又弹了一遍:“这样,对吧?”黄夏本来很想露出个笑容的,却无奈没有笑出来,云茉曾说,黄夏在面对喜欢的人时会突然陷入面瘫状态,想着自己面瘫的样子,黄夏有些无奈。

    “靠住。”凤邻凡又按着黄夏的手,重新演示了一次。

    这个本来简单的指法,最终就这样被重新弹了五六次。

    黄夏是在不得不离开琴院的况下,才收拾东西走出来的。眼看天色不早,晚饭时间也到了,并且她才没上几节课,实在没理由去求教教科书后面那些大曲,只能在前面几个简单指法上做点文章,因此再缠问下去,黄夏自己都要觉得自己无耻了。

    ——

    推荐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