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居然琢磨推倒老师

    “那他,有女朋友么?”云茉突然想到这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黄夏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也不敢去查问。

    云茉点头:“听说他是文化期刊《汉物志》的主编,正好我在《t城新闻》的记者同事有从那边过来的,我可以帮你侧面去查一下。”言罢拍了拍黄夏的肩膀,“要说咱们三个人里面,安小朵最不靠谱,我自问子凉薄,这些都是缺点,唯独你最稳重也最冷静,想不到惊天动地的事,最后都让你做了,师生恋啊,你够刺激!”

    黄夏无语,云茉说的不错,师生恋,她居然每天上课下课时,都在琢磨着如何推倒自己的老师,是够刺激的。

    不过谁让这本该和谐的世界上,好死不死的就有凤邻凡那么个人出现呢?

    琴音流畅,行云流水般的浮动在不算宽敞的琴堂上,跟随着凤邻凡轻轻敲击木桌发出的节奏,待到他的指节停了敲动,黄夏的手指亦拨下了最后一根弦音。

    “不错,进步很快。”凤邻凡赞许地点了点头。

    黄夏心底高兴,尽管这段曲子,她幼年练琴时曾弹过无数次,早也烂熟于心,但没有哪一次是像这次般心紧张的。想着凤邻凡就站在自己旁,他半眯着眸子食指敲击,附和琴声打着拍子,那种无形中产生的压迫力直让黄夏头脑空白。

    初学者的练习曲不算长,可是黄夏却好几次差点弹错。

    “老师,我还有些地方不是很明白。”黄夏乖巧地捧着书,上前讨教,“这个指法还是不知道怎么弹?”

    凤邻凡点头:“待会再给你示范一次。”

    黄夏暗喜,看来她装傻卖乖初步取得了成效,连续几节课来,她似乎在凤邻凡心中已经树立了副勤奋好学的乖模样。尽管她时不时地便会问些问题,但她的进步却是有目共睹最快的。

    黄夏不想,若是有一天凤邻凡得知她是刻意装小白本意为接近自己,会不会有被愚弄的感觉,进而一怒跟她绝交。

    咳咳,黄夏咽了咽口水,绝交之前先琢磨如何能结交上吧。

    但结果却并不像她幻想的,直到下课,凤邻凡也没给她示范什么指法。

    黄夏有些失落,除去课程开始时他例行检查曲子练习的进度,曾在她边待的那一小会外,这一节课凤邻凡几乎再没过到她旁来。

    类似这种的琴院授课,并不是单一的老师在上面讲,学生在下面听,实际上凤邻凡授课,基本上跟一对一的手把手指导差不多。

    一来古琴有特定指法,必须要靠人演示,单纯在上面讲来讲去的,下面的学生也看不明白,二来则是,学习古琴的人真心不多,十来人个坐不满的琴堂,前来学习的人员又多数不固定,这节课来没准下节课就缺席,导致的进度互相不一样,因此凤邻凡多数时候都是过来问一句“学到哪了”,然后再听其弹一遍,纠正出错误,随后依照教材往下讲。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