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更悲剧,我对他是纯暗恋

    果然提到这个,黄夏一扫方才的冷表,立刻换上一副羞涩笑脸,连连点头:“凤邻凡回来t市了,要办琴院呢。”

    “来吧,作为你的男闺蜜,同我说说吧。”凌如锦点了杯拿铁,随手抻了抻衣袖,“难得我也正装出门一次,这次就算舍命陪你了。”

    黄夏愣愣看着他:“我要去上他的课,这没什么可说的啊?”

    “六年啊,你还没忘了他啊?”

    黄夏无所谓的摊手:“他凤邻凡似乎从来不认识我吧。”

    “那你去学什么?你不是早学过古琴了?”

    闻此言,黄夏嫌弃地白了凌如锦一眼:“笨!我当然是去接近他了。”

    凌如锦摆手道:“我说人傻可不能复生,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亏的你藏着,回头是岸赶紧收手,免得你的人生再次爆冷。”

    黄夏拿眼睛瞟着凌如锦,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彼此彼此,你能做我的男闺蜜多年未扶正,可见我的审美观也没这么冷。”

    说到黄夏的人生经历,似乎用两个字便可权全概括形容,那就是——冷门,她的半生都是在各种“爆冷”中度过的。

    小时候,就在小朋友们都学习钢琴,培养艺术气质的时候,她便在学习古琴,每天和七弦五音打交道。黄夏妈妈始终认为,假以时古琴会变成流行的乐器,不曾想一晃十几年过去,古琴依旧是个冷门的小众的高雅物。

    至少今时今,对于古琴和古筝傻傻分不清的,尚大有人在。

    于是黄夏便在这高雅的冷门中慢慢的冷门了下去。

    直到六年前,凤邻凡的出现。

    凤邻凡绝对可以算作是古琴界的一朵奇葩,就在所有人的认知中,古琴演奏家皆是白胡子老爷爷的时候,年轻才俊凤邻凡出现了。时至今黄夏还清楚记得六年前那场古琴交流晚会,她本是替自己老师捧场而去的,坐在观众席上,寥寥听了半个小时后, 便有些白胡子的老前辈们上台来,一致推荐介绍了凤邻凡。

    第一眼,黄夏只觉心脏停跳了一瞬,原来古人那些戏本子中的所谓公子如玉,就是这样的。

    那时候,她甚至错觉时间是不是也穿越了?她并没有留在二十一世纪,而是随着凤邻凡的浅笑优雅回到了古代去?那是黄夏第一次肯坚信,司马相如的故事是真的。

    从那之后,她“冷门”的生活中终于多了个不冷门的词语——暗恋。

    连续六年,无论凤邻凡在哪里开演奏会,她都会放下生活中的一切,第一时间赶过去。她进过他的准备室,送过花,接过飞机,求过签名,所有粉丝做过的举动,黄夏是一样也没落下,无奈凤邻凡全没有记得过她。

    这样的暗恋,本以为一生一世都没个机会表露出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天上地下,一个无名小辈喜欢上一个琴界传奇,这就跟普通人喜欢上一个歌手或明星没什么区别,然而却在这当口上,凤邻凡回来了t市,他不仅来了,还开了琴院授课。

    黄夏只觉得月星辰都要脱离轨道,至少她的生活从此脱离了正轨。

重要声明:小说《老师,请接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