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三章初

    萧贯虹想不到她会这样要求。言又止。他知道,梅茹雪始终放不下这一段感,可是,这一段又必须断绝。也许,自己在抱一下她之后,这一段,是不是就算是彻底的结束了?自己和梅世妹今后,就只是朋友……

    梅茹雪深深望着萧贯虹,百感交集。她决定,这个拥抱之后,就回到雪梅城,与陆尾生成亲。

    萧贯虹迎着梅茹雪期待的目光,走上前一步,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尽了很大的勇气,紧紧的,将她抱住。

    梅茹雪心里的藏匿了许久的感在这一刻瞬间爆发,扑在萧贯虹的怀里,泪如泉涌。

    萧贯虹心里的滋味也不好受。他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紧紧抱着梅茹雪,感受着,抚慰着她躯的伴随着抽泣的颤动。

    陆尾生远远望见,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梅茹雪,原来,一直以来,从未过自己……那自己,究竟算是她的什么人?他的手,紧紧抓住树干,终握笔的柔嫩的手,渐渐泛出血迹。

    梅茹雪依偎在萧贯虹的怀里哭了许久,终于,泪干了,泪尽了。她止住了哭泣,离开萧贯虹的怀抱,望着他:“萧世兄,谢谢你……”回过头去,“我该走了。”

    萧贯虹看着她的背影,千言万语只能化为一句,“世妹,路上小心。”看着梅茹雪渐渐远走的背影,萧贯虹心绪万千,回到星辰剑庄。

    梅茹雪刚走没多远,突然抬头一望,看见了傻傻站在一棵树边的陆尾生。惊讶不已,走上前去,道:“尾生?你怎么会在这?”仔细看他,心疼的不得了。

    陆尾生一个读书人,体质不是很好,从小也很少骑马。这一次,许多天的驾马奔波劳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再加上梅茹雪练武之人的脚程那么快,陆尾生一路跟着,怎么可能受得了?许多天下来,陆尾生已经瘦的不像样子,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再加上今天伤心绝,一副活不了多久的样子……

    “我怎么会在这儿……”陆尾生流泪苦笑着,憔悴的像个蜡人。“你说呢?如果我不跟来,我怎么知道,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个什么位置……”

    梅茹雪神黯淡下来:“刚才,你都看到了……”

    “是。我都看到了。”陆尾生突然激动起来,流着泪,这个从来对梅茹雪言听计从的书生此刻突然向梅茹雪大吼,虽然他一个书生吼出来也没多大声音,“既然你忘不了他,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哈,哈哈……”陆尾生苦苦笑着,“你是不是,也早就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了?”

    “我……”梅茹雪怎么可能说没有。西域的那段时间,正是如同陆尾生所说……

    见梅茹雪似是默认了,陆尾生更是难受,大吼道:“那你走,走啊!去找他啊!”

    梅茹雪急得不行,心里也难过的不得了。若不是刚才泪哭干了,她也许会再次落泪。自己已经失去了萧贯虹,怎么能再失去一个自己深着的人?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是真的上陆尾生。连忙握住陆尾生的手:“尾生,你听我说,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的手,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

    “我不用你管!”陆尾生挣脱开梅茹雪的手,“既然你忘不了他,那你就找他去好了!从今往后,我不想再见到你!”说到这里,他大哭起来,转向山下跑去。

    “尾生!你等等!”梅茹雪连忙追去:“你这样,会病倒的!”她做梦也想不到事会发展成这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么激动的陆尾生。

    陆尾生哭着喊道:“我病就病,与你何干?!”继续下山跑着。又累又困又饿还发着烧,陆尾生没跑几步就一下子栽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柳叶镇的一家客栈里。

    陆尾生躺在上,还未清醒。

    梅茹雪拧干毛巾,叠好,搭在他的额头上。看看陆尾生没什么大碍,又去看药熬得怎么样了。

    端来了药,梅茹雪坐在陆尾生头,轻轻摇着他。“尾生,尾生,醒一醒,该吃药了。”

    好不容易把陆尾生叫醒。

    陆尾生看到梅茹雪,绪依然不稳定。“我不用你管我,不用你管我!”看来,梅茹雪不远千里跑来相会萧贯虹,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不管你怎么行,你这么重的病,不吃药,会死掉的!”梅茹雪脸上的意溢于言表,把药端到他的面前。

    “死掉就死掉!”陆尾生挣扎着,说什么也不吃药。一次动作大了,一巴掌扇到药碗上,“啪”的一声,碗摔碎了,梅茹雪辛辛苦苦熬出的药,撒了一地。

    梅茹雪一个千金小姐,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尤其对方还是深着自己的人。她忍不住,捂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陆尾生一见梅茹雪哭,有些清醒了。自己这是在做什么?茹雪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茹雪,对不起……”

    梅茹雪心里稍作安慰,摇摇头,止住哭声:“没事……”知道现在给陆尾生治病才是正经。药已经没了,便道:“尾生,你坐起来,我给你运功,虽然不能治病,但对你的体也有好处。”

    陆尾生在梅茹雪的搀扶下坐起,梅茹雪坐在他的后,为他运功。

    梅茹雪已经很长时间没在动过武功了。魔君给她的功法似乎有一种特,只要习武之人不再练武,哪怕到了十五之夜,也不会再受气困扰。所以,梅茹雪自从袭击吴师兄之后,就再没动过武。现在,为了给陆尾生治病,只能动用内力了。

    运功之后,陆尾生果然气色好得多了,但是神志依然不能彻底清醒。梅茹雪知道,运功之后,他急需休息。喂他喝了茶,陆尾生倦意袭来,躺在上,睡下了。

    梅茹雪见陆尾生睡着,稍稍松了一口气。坐在陆尾生的头,时时观察着他的病

    入夜了。

    窗外街道安静下来,已经没有行人走动。

    梅茹雪也累了,准备趴在桌子上凑合一夜。临走摸了摸陆尾生的头,突然又吓了一跳。原本稍稍退下的烧,现在又了起来。看来,运功抗病,只能抵挡一小会儿。

    这可如何是好!梅茹雪急得不行。这个时间,所有药店,医馆都关门了,请郎中根本请不到。

    憔悴的陆尾生,让梅茹雪几要落泪。自己绝不能再失去他,绝不能!

    正急着,陆尾生况越来越遭,睡着,迷迷糊糊的,开始说梦话。“冷,冷,我好冷……”似是被冻的,子有些发抖。

    梅茹雪看着陆尾生,心急如焚。他病的太重了,子又太虚弱,给梅茹雪一种随时都会死掉的感觉。无计可施,心道,反正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嫁给他,只好用自己的子给他取暖了。

    想到这里,梅茹雪褪下衣服,赤躺到了陆尾生的旁边。

    他的内衣,已经完全被虚汗浸透了。梅茹雪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们从陆尾生的上弄下来。

    湿衣服脱了下去,又有梅茹雪一丝不挂地抱着他,睡梦中的陆尾生似是觉得好受多了,安静下来。

    梅茹雪见陆尾生形,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折腾了这么久,也早已疲惫不堪。闭上眼睛,想要睡去。

    正要睡着,陆尾生却醒了。感受到梅茹雪子的处处温软,心里一个激灵,似乎病全都好了。

    陆尾生从小到大,从未体验过鱼水之欢,此刻,自己心中深深着的女子躺在自己边,他还哪里能忍受得了?他现在又对梅茹雪满心愧疚,知道自己今天冲昏了头脑,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而茹雪,现在又是这样对待自己,给自己取暖……他忍不住,翻压住梅茹雪。

    梅茹雪瞬间惊醒:“尾生,你做什么……”

    ,现已占据了陆尾生的全部心,哪里还顾得上梅茹雪说些什么?他紧紧吻住梅茹雪的嘴,一双手在梅茹雪上抚摸着。

    梅茹雪知道,今天,自己对陆尾生造成的伤害太大了,如果自己再拒绝他,也许,会永远失去他。反正,自己打定主意要嫁给他,就由他去吧。放松了子。

    陆尾生此刻,望更盛,嘴上和手上的动作更激烈了。可是过了好久,他都没有……

    梅茹雪明白过来,无奈,这个从小只读过书的傻书生,竟然什么都不会……只好自己帮他……

    一段时间后。

    陆尾生筋疲力尽,停下动作,躺在上,很快就睡着了。

    陆尾生睡着了,梅茹雪可睡不着。知道,男人,尤其是像陆尾生这样的读书人,对女人的过往,是十分在意的。而自己已经再不会有处子之血来证明些什么……

    她坐了起来,看着熟睡的陆尾生,心中酸楚怦然而生。也就在此刻,想到了一个主意。

    梅茹雪咬破了手指,向单上划去。

    只一瞬间,泪如泉涌。

    虽然十指连心,疼痛,倒还在其次。梅茹雪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一个曾经认准只嫁一次的女子,今居然会用这样一种方式,来欺骗一个深深着自己的男人。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