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深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四章深陷

    竹林之中,高塔之上。

    沈飞雁被关在塔底的一间密室里。

    魔君道:“怎么,孩子,你还是不说吗?”

    “我绝不会说!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魔君笑道:“你舍得死吗?现在的你,可是一尸两命。”

    沈飞雁子一震。

    “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爹,我只想让他重归我门下,重归正途。”

    “正途?和你在一起,就是正途?真是笑话!”沈飞雁坚定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

    此刻,魔君边的一名弟子瞥了沈飞雁一眼,冷笑道:“师父,你把沈飞雁交给我吧。我曾在宫里做过宫女,那里主子太监折磨宫女的方法我见得多了。给我一天时间,我保证让她开口!”

    沈飞雁的子多少有些颤抖。

    魔君摇摇头:“她到底是我的徒孙女,我不忍心这么对她。算了。我们走。”又对几个弟子道:“看好她,别让她跑了去打扰我茹雪徒儿的好子。”

    沈飞雁心中一阵剧痛。

    魔君等人走到外面。

    白蝶道:“师父,你就这么把小师妹放走了,你舍得吗?好不容易才得到一个这么好的弟子。”

    魔君微微一笑:“舍不得孩子,不着狼。”

    白蝶一脸不解。

    “唉,我当年就是对天道徒儿太过苛刻,才导致今之景。”魔君不住叹息,“如今,我不想让这种事在茹雪上重蹈覆辙。”脸上突然露出几丝狡黠:“茹雪她,早晚会回来的。而且,等她再回来,就会死心塌地的跟我练武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是等。”

    “嗯?”白蝶显然没搞清状况,“可是,小师妹就算回来,踏实练武,她就真能修成真仙,不死不灭吗?我们这么多弟子都不行,小师妹,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这个问题还真把魔君问住了。他沉默片刻,道:“这……我也不知道。我总感觉,茹雪上,有什么和你们不一样,可是,我又说不出是什么……”沉思了片刻,又哈哈一笑:“直觉吧。人老了,不中用了,但直觉,可是越来越灵的。”

    白蝶笑了笑,又道:“那师父,那个沈天道,我们该怎么办?”

    魔君闻言不住叹息:“算了。没有他也罢,都怪我当年做的太绝。现在最关键的,是茹雪。不要让沈飞雁跑了就好。”长叹道:“我感觉,我的时不多了。”

    白蝶吓了一跳:“师父……”

    魔君微笑:“不过,我觉得,我的夙愿,马上就要实现了!”声音突然激动起来:“若是如此,让我死一千次一万次,我也愿!”

    片刻后,等魔君冷静下来。白蝶才再开口:“可是,师父,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魔君又是哈哈一笑:“直觉!”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又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东莱镇。

    萧贯虹的小屋里。

    萧贯虹依旧在上躺着,子昏昏沉沉。已经一个月了,体状况丝毫不见起色。可他总是觉得,自己的伤早就完全好了。

    可不知怎么的,每一次和“飞雁”在一起,他会突然有一股倦意袭来,眼睛有些模糊,感觉就和,上次在西商镇中了幻术相仿。可是,自己明明记得,“飞雁”不会幻术。不,不对,她就算会,又怎么会对自己施展?

    望向满屋子的青烟,萧贯虹曾抱怨过不要再点香,可“飞雁”不肯。说这对体有好处,一定停不得。见“飞雁”坚持,萧贯虹无奈,只好听她的。

    可好像,这雾似是有什么魔力,让自己觉得,眼前总是有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将自己与真实的世界隔开。而且,在这雾中,自己的子不但没有起色,反而越来越糟糕。

    每次向飞雁要求出去走一走,“飞雁”也总是以子尚未彻底康复为由拒绝。萧贯虹有些奇怪,病人就算再怎么要小心,一旦有好转,也要多下走走。况且,自己受过这么多次伤,还从来没这么小心过。不问“飞雁”。

    梅茹雪生怕他离开屋子,没有了“离魂香”干扰,他会清醒过来。虽知道这瞒不了一世,但多一天算一天,尽管自己越来越焦虑不安。万一世兄发现这些子陪在边的不是沈飞雁而是自己,他会怎样呢?他是会永远的和自己在一起,还是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然后去找沈飞雁?

    梅茹雪不敢思考这个问题,她知道,自己是在逃避。甚至觉得,后者的几率要大的多得多!望向萧贯虹,总是有种想哭的冲动。每一次看见萧贯虹精神好转,自己都要向他施加《迷环境》,让他重新安静下来,亦或是,再度发泄。

    每一次**恩,梅茹雪对萧贯虹便是愈发恋。这份恋越来越强烈,自己的担心与绝望也随之增强。有时看着熟睡的萧贯虹,自己躺在他边竟会偷偷的流泪。自己是多么希望,没有什么《迷幻境》,没有什么“离魂香”,都可以与世兄长相厮守。

    可这样的子,这样的欺骗,又能持续到什么时候?世兄已经开始起疑心了。自己从不让他下,从不让他清醒。甚至自己要用迷药来消耗世兄的精力,或是用自己的体……可这样一来,世兄的子只能越来越虚弱。他总是迷迷糊糊的,吃不下什么东西,这一个月,他瘦了好多。

    可自己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延续这一场自私的

    可就是自私的!

    梅茹雪不想管这么多,多和他在一起一天,就是好的。管它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这一

    像往常一样,看着熟睡的萧贯虹,梅茹雪起梳洗,做早点。然后扶起萧贯虹,给他喂汤。

    萧贯虹依旧昏沉,看着“飞雁”,感受着周传来的一种无形的压力,上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想下去却站不起。“媳妇,我这伤,怎么还不好。以前受过多重的伤,也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已经一个月了,让你每天这么照顾我……”

    “这个……”梅茹雪不知如何作答,只能安慰道:“世兄,去病如抽丝,不要着急的。”又探头去轻吻了他的面颊,脸上是无尽的意:“不管你病多久,我都是你的妻子,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

    萧贯虹面露微笑:“媳妇,你真好。”

    梅茹雪趴到他的怀里,用头轻轻蹭着萧贯虹的膛。“当然了,我是你媳妇嘛。”感觉到萧贯虹的精神越来越好,意识越来越清醒。赶紧使出“迷环境”。

    萧贯虹只觉得头一晕,“媳妇,我怎么又好困。”

    “你是病人。当然总是觉得困了。”梅茹雪微笑着盖好萧贯虹上的被子。“好好睡吧,多休息。”

    不一会儿,萧贯虹睡熟了。

    梅茹雪放心下来,松了一口气。收拾了下屋子,然后提着菜篮,走出房门,思考着要去集市上买些什么。

    可是梅茹雪万万没想到的,刚一出门,却看见一个人站在门前。突然一惊,手中的菜篮,一下子掉在地上。

    她还是依旧这么美貌。只是眼神中多出几分不可思议与深深的惋惜。

    “萧姐姐。”

    正是萧水灵。

    “茹雪。”萧水灵看到梅茹雪的样子,突然泛起一阵心痛。她依旧穿着那件红色的嫁衣,脸上的妆浓的有些不太适合她现在的年纪。萧水灵知道,直到现在,梅茹雪也没有从萧贯虹逃婚的影中走出,否则,她不会是这个样子。话语中带着一丝不忍,“你还好吗?”

    梅茹雪只是惊了这一下,脸上的表突然变为冷酷:“我很好。你来这里做什么?”

    萧水灵多少有些被吓到,她从未见过梅茹雪这个样子。这么冰冷,这么无。“我听说你们在这里,来看看你们。”她有###帮着,朋友又多,四处打听,得知了萧贯虹的住所。

    “你们?”梅茹雪嘴角泛起一阵冷笑:“你们指的是谁?是我和世兄,还是,沈飞雁和世兄。”

    萧水灵怔了半晌,想不到她会问得这么斩钉截铁。“我确实没想到你在这。”

    “那你就是知道世兄与沈飞雁的事了?”梅茹雪的脸色很痛苦:“萧姐姐,那你还任由世兄逃婚。我没想到,连你都不帮我,却去帮助一位毫不相干的女子!”

    “不,茹雪,这不是帮不帮的问题。”萧水灵解释:“茹雪,醒醒吧。你对萧贯虹的,只是兄妹之,你只是还没有遇到合适的人,不懂得什么叫。”

    “哈哈哈哈哈……”梅茹雪忽然放声大笑,笑得有些疯狂:“我不懂什么叫?萧姐姐,难道,只有你懂吗?你还当我,只是个孩子?”

    萧水灵哑口无言:“我……”

    梅茹雪面色惨然:“这只能说,世兄对我的感,不是。”

    萧水灵不忍,可还是开口道:“茹雪,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这么执着?是两厢愿的,你怎么能……”望着屋子里漫出的“离魂香”,想到梅茹雪已经学会的《迷幻境》,事的一切,已然知晓。

    “不这样,萧世兄能留在我边吗?我能眼睁睁看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就在我的婚礼上抢走我最心的人?!”梅茹雪一笑:“那个沈飞雁我见过了,萧姐姐你告诉我,她哪里比我好?”

    “你见过她?”萧水灵一惊,突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在哪?”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