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臣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七章臣服

    萧贯虹傻眼了,无计可施,只能任由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被沈飞雁拨去……他本来还想先对飞雁“强硬”一点,却不料,强女干不成反被……萧贯虹象征的挣扎几下,见反抗不成,呃,或是,根本没想过反抗……唉,还是从了吧!

    衣服一件一件退下,沈飞雁当时洗澡的样子再一次显露在萧贯虹的面前!萧贯虹大呼过瘾!谁说洞房花烛是人生幸事?!被美女强女干,更是幸事!嘻嘻!我萧贯虹能有此命,真不枉来世间走一遭啊!

    萧贯虹带着哭腔道:“飞雁,别,别这样……”

    “你少给我装纯!”

    “……好吧……”

    “喂喂!你干嘛!真不装纯了啊……”

    ……

    你我愿,**!

    **初,萧贯虹不再多想,抛下所有的顾虑,心中对沈飞雁意全部转化成最原始的,望,尽发泄。开始处于强势的沈飞雁一下便处于劣势,具体形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屋内光乍泄出无限少儿不宜,此处不在赘述……

    雪梅城。

    梅庄。

    阳光透过窗子,洒满房屋,花香四处飘着,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可这样的房间里,梅茹雪略带愁容。正趴在桌子上,静静沉思。

    梅庄主这几发现女儿异样,有些担心。来到女儿房间,正所谓知女莫若父,一眼就发现女儿有心事,赶紧询问。

    梅茹雪强颜欢笑几句,说没事,可越如此梅庄主越是担心。梅茹雪见瞒不过,便将心事说出。

    “爹,上次萧世兄来了,我发现他有些不对……”

    梅庄主疑惑:“有什么不对?”

    “我觉得萧世兄太过于担忧西门世家的恩怨,上次他来了,竟说要和我退婚。”

    梅庄主微笑,“原来是这样,你不必担心,他们星辰剑庄的人全都是一个子,什么都放不下。”见梅茹雪笑着点点头,静默片刻,又道:“茹雪啊,爹,呃,有件事想要问你……”

    梅茹雪笑道:“爹,有什么想问女儿的,你就直说了呗,干嘛还吞吞吐吐的?”

    梅庄主道:“啊,对对,哈哈……”自嘲地笑了两声,“女儿啊,你虽然自小就与萧贯虹定了亲,可爹想问你,你是不是真心想要嫁他?你是不是真心喜欢他?如果不是的话……”

    梅庄主还没说完,梅茹雪就羞笑着打断了他的话:“爹,不是的,不是因为订婚我才要嫁他……而是这段子从小到大的相处,我发现,我是真心喜欢他……”

    梅庄主点点头,还是有些疑惑,“可是,茹雪,你还小,你分得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吗?你对萧贯虹的感,万一……”

    “不,不会的。”梅茹雪回答的很坚定:“爹爹,这个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包括上次世兄以此为借口要与我退婚,我都拒绝了。我是真心,他……这种感觉,爹,你相信我,绝对不会错……”

    “那就好,那就好……”梅庄主轻轻拍拍女儿的肩。

    梅茹雪望望爹爹,又低下头,有些担忧地说:“可是爹爹,萧世兄上次与我提出退婚,好像,坚决的样子……我害怕,他真的会因为太过害怕连累梅庄,与我退婚……”

    梅庄主思考片刻,道:“确实,萧贯虹这次惹的麻烦是有点大……不过我梅庄也没有贪生怕死的。”说着,拍拍梅茹雪的背,“再说了,只要我女儿后能过上好子,这点恩仇,我还是扛得住的。”

    梅茹雪很是感动,抓住梅庄主的手,轻轻摇了摇,“可是,爹啊,万一,他要是真的再来退婚怎么办啊……”

    “哼。”梅庄主轻哼一声,“他要是再来退婚,咱还不嫁了呢!”

    “我不我不……”梅茹雪生怕爹爹说的是真的,连连道:“我就是喜欢他,我就要嫁他。”

    梅庄主哈哈大笑,“你呀,不是一向很矜持的吗?怎么今天……”

    还没等梅庄主说完,梅茹雪便打断了他的话,撒笑道:“嘻嘻,跟爹爹在一块,我就不装矜持了。”又道:“哎呀爹爹,到底要怎么办嘛……”

    梅庄主思考片刻,“要不,我派人去剑庄叫他们催办婚礼?”

    梅茹雪眼前一亮,红着脸点点头,表示默许。

    “凭什么啊,就像是咱们闺女上赶着要嫁他似的。”梅庄主有些不愿的样子,“你说这萧兄弟,真不看事,也不先来提亲!”

    “哎呀,爹爹你就别在乎这些小事了……”梅茹雪红着脸拉着梅庄主的手直摇。

    梅庄主又笑:“哈哈,我女儿真的,呃,怎么一点矜持都没有了,这么想着把自己嫁出去?”

    父女俩又说笑片刻,最终梅庄主道:“好吧,咱们就让他们一次。我这就去让管家跑一趟星辰剑庄,催他们办婚礼!”

    天道教。

    沈飞雁的房内。

    沈飞雁一觉醒来,感觉已经是傍晚了。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子有些发痛,发软。微微咬牙用手撑坐起,看着单上的一片嫣红,以及边熟睡着的萧贯虹,轻咬红唇。

    许是萧贯虹感觉到了沈飞雁的动作,从睡梦中醒来,看着边坐起的,一丝不挂的沈飞雁,回忆着睡前的种种美好,男人最原始的,望显露无疑。再忍不住,也不想忍!一把将沈飞雁按在上,要再次尽享**之趣!

    “你干嘛!”沈飞雁对萧贯虹的“突然袭击”有些微怒,羞得一把将他推开。

    萧贯虹眨眨眼,看着沈飞雁露的体……吆喝!还敢不从!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以后要好好的听我的话!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是我媳妇,就得听我的!恩恩,越想越有道理。对,就告诉她!便开口道:“媳妇!”可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只听沈飞雁几乎在同一时间喊道:

    “相公!”

    见两人异口同声,萧贯虹心道:“算了,让着她,让她先说吧。”

    许是沈飞雁想法亦如此,两人又异口同声:“你先说!”

    两人当真默契,话音刚落,又异口同声道:“好吧我先说。”

    两人怔了一下,然后都笑了。

    沈飞雁道:“好了不要争了,这次还是我先说吧。”

    萧贯虹道:“不行,我先说。”

    沈飞雁撒道:“我先说嘛。”

    萧贯虹觉得着实有趣,便道:“不行,我就要先说。”

    反复几次,沈飞雁突然怒了,狠狠捶了萧贯虹肩膀一下,大叫道:“我先说!”

    “……”萧贯虹一下子被干灭火,只得屈服:“好吧你先说……”

    沈飞雁脸“刷”地红了:“嘻嘻,我就知道,相公你一定会让着我的!”

    “……”萧贯虹感受着肩上的疼痛,惨然笑道:“嘿嘿,我当然会让着你啦,你是我媳妇嘛!快说吧。”

    “嗯!那我说了哦。”沈飞雁很是满意,红着脸点头。

    萧贯虹看在眼中,她是那么清纯可。目露凶光……嘿嘿,一会儿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

    沈飞雁道:“那个,相公啊……今后……你,你就是我的人了……你要好好的听我的话!”

    “……”萧贯虹目瞪口呆,你怎么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压根没想到沈飞雁会这么说,一时间怔住了,没有搭话。

    咦?为女人,怎么敢跟自己的相公说这样的话?竟有妻子敢命令丈夫惟命是从的!真是闻所未闻!难道世道变了?变成女人的天下了?不对啊,飞雁是一百年前……啊啊,我知道了。难道,一百年前,是母系氏族社会?!难怪飞雁曾说“我一个女子都没想着嫁两个男人,你一个男人还想娶两个妻子?!”要是这样就解释的通了……不过这也太扯了吧……

    萧贯虹大惊!难道,我与飞雁,产生了传说中的……代沟?!

    沈飞雁见萧贯虹犹豫,当既勃然大怒!举拳要打:“干嘛你不愿意啊!”

    “别别别……”萧贯虹连忙求饶,嬉皮笑脸道:“嘿嘿,我哪里会不同意啊。”想象着要是自己说不同意沈飞雁会狠狠的给自己来上一拳……又道:“从今往后,我全听媳妇的!媳妇让我往东,我就往东,媳妇让我往西,我就往西。媳妇让我学狗叫,我绝不学驴叫!”

    沈飞雁笑逐颜开,高兴得一下扑到萧贯虹的怀里:“啊——相公相公你真好!”狠狠在萧贯虹的嘴上亲了一下。

    沈飞雁这时可是没穿衣服的。如此美女投怀送抱,萧贯虹登时余火焚!当时要翻压下,尽享鱼水之欢。

    可突然,沈飞雁一把将他推开!

    萧贯虹好生没趣:“哎呀,媳妇,又怎么了……”

    “相公啊,那个,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萧贯虹眨眨眼,我想说的你都说了啊……但又不能不说,“呃,那个,媳妇啊,我想说,呃……哦,我你!”

    沈飞雁激动的不得了,又一下子扑到萧贯虹的怀里。“啊——相公相公你真好!”

    萧贯虹再次玉火焚!马上翻压下!

    可突然,沈飞雁一把将他推开!

    萧贯虹连着被沈飞雁推开三次,一玉火被浇灭了一半,“哎呀又怎么了媳妇……”

    “那个相公啊。”沈飞雁目含期待:“学狗叫。”

    “什么?!”萧贯虹大惊!“真,真学啊……”

    “对啊,你自己刚才说的。我让你学你就学。”

    萧贯虹无语。心道,唉,学就学吧!哼!这次受的气,一会儿我要在她上加倍地找回来!嘿嘿嘿嘿嘿……心中笑几声……便“汪汪”地叫了起来。

    沈飞雁拍手鼓掌,“叫的真好听真好听!”

    萧贯虹色迷迷地看着沈飞雁:“嘿嘿,好听吧?有什么奖励没?”

    沈飞雁目含柔:“有啊,你想要什么啊?”

    想要什么?他还能想要什么?!萧贯虹二话不说直接往沈飞雁上扑。

    可突然,沈飞雁一把将他推开!“哎呀,我想起一件事来!”

    萧贯虹差点抓狂!“哎呀什么事一会儿再说!”也不管了,再次向沈飞雁扑去!

    可萧贯虹扑了一个空……

    只见沈飞雁一侧下了,披上衣服向外走去。边走边焦急道:“糟了糟了,该去烧饭了。要不几个师兄一会要饿肚子了。”一转,走出了房间。

    “……”萧贯虹一下子摊在上,一玉火被浇了个精透……哭无泪:“媳妇,呜呜,咱不带这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