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教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二章教导

    “……”沈飞雁无语,这不跟没说一样!“那到底是真是假嘛!”

    “这这这,师兄也不知道啊……”土长老一脸无奈,“小师妹啊,别急别慌,咱们少安毋躁,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啊。”

    “我不!”沈飞雁很不愿意,眼珠转了转,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土师兄啊,你陪我出去走一趟,我要亲眼看看那萧贯虹是不是……你们说的那样……”

    “这可不行。”土长老道:“万一遇到魔君眼线暴露了份可如何是好!”

    “哎呀师兄,我们好好打扮一番,谁也看不出来的。”

    “不行,这事儿绝对不行!”

    “嗯嗯师兄求求你了。”沈飞雁一下拽住土长老胳膊左摇右摇地撒,“土师兄最疼我了,土师兄对我最好了”

    “这这这……”土长老无奈道:“师妹啊,咱别闹了。大师兄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哎呀别让大师兄知道不就行了嘛。”沈飞雁嘻嘻一笑,“咱们偷偷跑出去……”

    “……”土长老目瞪口呆,斩钉截铁道:“偷偷跑出去!不成!绝对不成!”

    沈飞雁一见,愣了一下,突然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呜呜呜呜呜……”两只小拳头轻轻揉着眼睛,滴滴的样子可怜极了。

    土长老一见心都快化了……从小就数他最疼这小师妹,见她流泪,真比他自己流血还难受。“小师妹你别哭啊,求求你了。看见你哭,我,我都想哭了……”

    “我不管我不管!”沈飞雁哭道:“土师兄求求你了,跟我去一趟嘛。”说着抓起土长老的胳膊又来回直摇。

    “哎呀小师妹别摇了别摇了我这一老骨头都快摇散架了……”

    沈飞雁泪汪汪撅嘴道:“我不管我不管嘛……”

    一哭二闹三上吊,沈飞雁折腾了许久,土长老拗不过她,只好同意。沈飞雁心道:“好你个萧贯虹,我这就去亲眼瞧瞧你的真正面目!”

    第二。趁着金长老闭关,土长老打了一个出山采药要去个三五的幌子,带着沈飞雁离开了天道教。

    神州浩土地大物博,奇妙之处不胜枚举,幽海秘洞,荒雪冰原等等等等,凶险异常,鲜有人迹,是谜一样的所在。到了现今,更是被世人遗忘,彻彻底底埋藏在历史长河中。

    魔君带着众人自从离开西商镇,一路颠簸,急于找个地方休养生息,以求东山再起。三百年峥嵘岁月,他早已踏遍万水千山,寻找一个人际罕至的落脚点并非难事。

    魔君众弟子一路风尘仆仆,踏过险山恶水,所到之处愈发人烟稀少。等再一次穿过茫茫好大一片迷宫般的瘴雾竹林,已然到了一处绿草漫地的所在。众人看看环境地貌,估计这方圆百里是不会有半个人影了。

    向前望去,这是一个百丈见方巨大草坪,四周被瘴雾巨竹环绕着,真是个难得的隐秘之所。令魔君众弟子瞠目结舌的是,草地上,赫然建立着一座七层高塔!

    不说直插云天,这塔却只带有一股凌人气势,让人顿觉渺小。也许由于人迹罕至,整座塔残败不堪,通体泛黄,遍布灰尘,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变幻。仔细望去,高塔不费一铜一铁,通体由南海铁木构成,万年不腐,虽历经沧桑却依旧傲然立。

    “走了这么久,终于到了。我们上去收拾收拾,今后,就在这安顿下吧。”魔君对众弟子笑笑,“怎样,这比那西商镇地洞如何?”

    众弟子“扑哧”一笑,“自是好得多。师父,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我昔无意中到过此处,如今暂无安顿之处,就带你们来了。那个时候,这里已然是如此光景,空无一人。这塔观其方位装饰,想必是千年前某些人祭天所用。”

    众人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新家”,一阵欢喜愉悦。马上炸开了锅,开始打扫、布置。

    白蝶望着众弟子忙忙碌碌的影,嘴角洋溢起温馨笑容。可她还是面带一丝忧色,对魔君道:“师父,我们在这里安顿,是不是太危险了?这里虽人迹罕至,毕竟地处中原。再往东北面三百里,就是雪梅城了。那些自诩名门正派……”

    魔君哈哈一笑,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无妨,这里四面都是瘴气、竹林,那些正派岂会闲来无事跑上几百里到这种地方?就算他们进了竹林,这片竹林又何其广阔,也断不会找到我们。”苍老的双眼突然坚毅,深邃的眼眸闪动出炽目光:“还有,我们不会在这里住太久,师父答应过你们,绝不会再隐忍下去!只要时机一到,我们就东山再起,重夺天下!”

    几后。

    萧贯虹终于来到雪梅城附近,一路上算是平静,任哪个杀手也想不到这个沾着胡子的大叔会是流星剑客。没有直接进城,在城外倚靠一棵大树坐下,望着远处城墙,愁眉不展。拔开腰间酒壶,痛饮一大口酒。

    自己心中深着的,是沈飞雁,尽管她不如梅世妹温柔静雅……而对于梅世妹,自己只是喜欢。曾经年少不懂,误以为这是。又一想,梅世妹对我的感,应该也只是喜欢吧,可怎样才能让她接受呢……突然一个激灵,万一,她对我,是,……哎呀到底要怎么和梅世妹说呢?怎么办怎么办……

    冥思苦想不得其解,萧贯虹实在头大,侧狠凿一下树干,让手上的疼痛强迫自己静下心来。

    树叶哗哗一阵响。

    “孩子,何事如此想不开?”说着传来两声咳嗽。

    后突然响起一句,萧贯虹心惊,这人距离我如此近,我竟没发觉!这人一定不是杀手,否则自己已经没命了。连连起向后望去。

    一个老人,头发还未全白,脸上写满了历经沧桑的安详与宁静。上没有一丝杀气,没有一丝傲人的气场,就是一个平平常常的老人。

    魔君。

    萧贯虹并不认识魔君。那大战,他和南宫傲等人留在枯井外。但他知道,这是一个绝顶高手!

    青龙是高手,锋芒毕露,浑杀气铺散开来,让人心怀畏惧。

    林一剑是高手,武功远胜青龙,为人和蔼可亲。可他周的气场太过强盛,不怒而威。

    而面前的老人,不知怎么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萧贯虹无形中就彻底臣服。越是平静,就越是可怕。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安详之中,却隐隐让人能够想到,一旦他打破宁静,天地,也会为之变色!

    萧贯虹呆了呆,觉得就算是林一剑,也无法与他相比!背后,略冒冷汗。马上,回过神,拱手一礼:“让前辈见笑了。”恭敬问道:“敢问前辈高姓大名?”

    魔君微笑,并不作答,扫了一眼流星剑,“把手给我。”

    萧贯虹一怔,有些犹豫,这是要做什么?转念一想,他应该没有恶意,若是如此,在我背后时为何不下手?虽然一个陌生人初次相见便如此要求有些不妥,可迎着那深邃的目光,不知为何,居然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恭敬地伸出手去。“是。”

    苍老的手按在萧贯虹的脉搏上,魔君眼睛微闭,静静感受。

    萧贯虹知道这是试自己的资质,却不解他为何如此。

    半刻,魔君睁开眼睛,满意的缓缓点头。“不错,好料子,难怪流星剑会选你。”

    “前辈过奖了。”

    魔君又打量了打量萧贯虹,微笑道:“不过,你生懒惰,心智不坚,易半途而废,是也不是?”

    “呃……”萧贯虹没想到这老人一眼看穿自己,一阵脸红,“前辈教训的是,晚辈后定加倍努力。”

    魔君微微摇头,“你本如此,‘加倍努力’这几个字恐怕只是说说。”

    萧贯虹一阵脸红。要是别的素不相识的人这么说,恐怕他早就“你算老几老子用得着你指手画脚”的大骂回去,可如今面对魔君,这个隐隐中让自己折服的老人,却羞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你走江湖,已经有些子了吧。我问你,你理想如何,为何走江湖,想要建立怎样的功业?”

    “这……”萧贯虹一时语塞,理想是什么,为什么要走江湖,他从来都没想过这样的问题。自己出江湖,只是因为去梅庄祝寿,至于这一路的形形色色,只不过是自己恰巧遇到的罢了。真没想到,自己竟无意中卷入了这么多的事。

    萧贯虹思考片刻,开口道:“我,我没什么理想……”又想到了沈飞雁,心头一暖,“真的要说,就是与我心,心的女子共度一生,仅此而已。”

    “哦?你没有想过有朝一武功大成,成为天下主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俯视苍生,将天底下万万命握在手中,主宰生死?”

    这一段话,虽然用平静安详的话音讲出,却将萧贯虹惊得心头打颤,直冒冷汗。自己想过吗?当然!尽管没有面前老人说的这么伟大。刚得到流星剑时,也梦想着有朝一成为大侠,受天下万千少女慕。不过这到底不是自己真心想要的。又想到了万剑门的比武,自己懒得连擂台都不愿打,又怎么可能成为大侠?

    “我……”萧贯虹轻叹一声,“我没有这么远大的抱负。”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