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苏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四章苏醒

    随着老人的念动口诀,三件神兵上光芒愈增,一红一黄一紫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煞是好看。三件神兵仿佛受了什么命令,缓缓腾起到半空中,距离少女石棺上大约一丈,静静的悬着。

    萧贯虹心知时候到了,不敢懈怠,拔剑出鞘催动流星剑。流星剑登时蓝光四,夺目绚丽,隐隐中有赶超其他三色的气势。众人不感叹,流星剑排名第二绝非浪得虚名。

    蓝光夺目,众人注视下,流星剑悠悠升起和那三件神兵同时笼罩在石棺之上。几道颜色互相照应着,亮度超出四周的火把,这个偌大洞顿时洒满了各式颜色,璀璨至极。若不是四周寒气人,这里竟颇有些人间仙境的意味。

    四件神兵在半空悠悠悬浮了片刻,五位长老不约而同地,手上动作加快,画起相同的符咒,嘴中唧唧歪歪念动真诀的声音也愈发强烈。衣襟滑动,周围空气发出“啪啪”响声。

    四件神兵登时光芒大增,引得一些人在这一瞬间蒙住了眼,片刻才再次睁开,惊心地看着这所谓的“七灵还魂阵”。

    四件神兵在五位老人真诀的催动下,光芒闪耀,溢了出来,形成一道光圈,自上而下笼罩了寒玉石棺。寒玉石棺本不是凡品,在这几道交织着的光芒笼罩之下,更加五彩缤纷。如此美景,令人赞叹不已。

    光圈笼罩着石棺,亦是照耀在少女清丽的上、脸上。这个洞本不似那漆黑洞口之下寒冷,四周又有火把不停燃烧,还挤着不少人,温度也要高上不少。少女脸上的寒霜,正在缓缓融化,形成点点水珠,再顺着脸颊秀发,悄然滑落。水玉般的脸,更让萧贯虹一阵痴迷,不知不觉间,自己的真气已消耗了一半。

    真气源源不绝地传输着,萧贯虹本就吃力,可谁知,五位长老突然轻叱一声,四件神兵将光芒向瀑布般散落下来,萧贯虹体内真气登时奔涌出去,仿佛瞬间将体内真气掏空。

    此刻,石棺中的少女似乎产生了什么异样,子微微颤动一下。脸上的黑气开始迅速游走,如临大敌。五彩光芒气势如虹,生生透入少女肌肤之中,黑气尽管在来回乱窜,依旧大显颓势。不多时,游走的黑气愈发明显,竟是从少女的脸上透了出来,然后缓缓随着这巨大光圈被四件神兵吸了上去。

    萧贯虹这才发现,不光少女脸上,她的体各处都在散发出黑气,然后被神兵吸去。心中一阵欣慰,宛如看到白璧微瑕的美玉,那块瑕疵终究将被除去,形成一件世间绝美的艺术。

    萧贯虹此刻已经有些力不从心,额头开始冒出冷汗,输送真气的双臂也有些微微颤抖。可望望棺中少女的面容,紧皱眉头,咬牙苦撑。看着黑气逐渐被四件神兵吸收,少女上溢出的黑气越来越少越来越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而在此刻,他已然脱力,眼睛开始迷离,似要昏厥。

    马上就好了,就在这一刻了!萧贯虹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无力低吼,引得全神贯注的众人心头一惊,手上发出的真气在此刻又盛一些。

    皇天不负有心人!

    在最后一缕黑气溢出时,五位老人一齐收招,光圈瞬间消失,萧贯虹如获重释,子一歪,似要瘫倒在地上。旁边弟子见状,一个箭步,过来搀扶。

    萧贯虹有些神志不清,看棺中少女样子有些恍惚。其他人和五位长老,满怀喜色的围到石棺旁边,期待而又紧张的看着棺中少女。

    众人注目之下,少女似不忍浇灭众人的期望。片刻之后,她那秀美的双眼眼角,微微###。众人喜形于色,激动不已,可生怕打扰到少女,静静不敢说话。

    终于,那双紧闭的眼睛在微微抽搐几下之后,缓缓睁开。如明月出浮云,如雾散透花,那一双刚刚睁开的略带疲惫的明眸,婴儿般澄澈动人,就像一汪微风拂动下的碧水,一闪一闪的,泛起层层涟漪。

    萧贯虹不住的喜悦,而心中对这少女的异样感觉,也愈发浓烈。

    少女睁眼看看边的其他人,一个个陌生的面孔,眼神中有些紧张,也有些害怕。不过,这些人和善笑意的目光,却让她放下心来。“你……你们是谁?”声音婉转动听。

    几个老头顿时把头凑过去,激动地连连道:“小师妹,你……你好好看看,我们是谁?”

    少女怔怔躺在石棺中,望着这些对自己的答复期待不已的老人,目光有些茫然。片刻之后,微微摇头:“我,我不认识你们……”

    几个老人登时似被泼了一头冷水,形一滞,随即哈哈苦笑两声,话语中带着无尽的叹息之意,道:“小师妹,我们,是你的五个师兄啊……”一边叹息着,一边扶起棺中少女,给她披上一件大衣。

    少女诧异道:“不可能啊,我的五位师兄,都才二三十岁……”

    金长老发觉少女的体刚刚苏醒,还很虚弱,便给她运功输送真气,稳住经脉。其他几个老人叹声道:“唉……小师妹,你在这里,已经躺了,一百年了……”沧桑而厚重的叹息声,在这个偌大的洞中,久久缭绕不散。众人的心头,也随之,一阵凄凉。

    萧贯虹终于体力不支,晕厥过去。

    在这个洞四周,透露着七八道黑漆漆的洞口。其中有通着练功房的,厨房的,呃,说是“房”,不过就是几个开凿好了的大洞。还有几个洞口,走进去之后就是一条长廊,长廊的两侧,开凿着一个个小洞,走进之后,竟是一间间的小屋子。这些小屋密密麻麻,每条长长的走廊每一侧都有十几二十间,相信大厅里只要有三四个洞口通着这样的长廊,这个神秘古老帮派的所有弟子,就能全部安顿下了。

    萧贯虹正在一间这样的“洞屋子”里,躺在一个简陋的上沉沉的睡着。自打他昏厥,到现在还未醒。屋子里同样有一张简陋的桌子,两三把木椅。桌子上烛火昏黄,依稀照耀着萧贯虹旁边众人的脸庞。

    金长老坐在椅子上,望望上的萧贯虹,没有说话的意思。火长老坐也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样子,来回晃,弄的椅子叫苦不迭,“嘎嘎”作响。

    土长老则坐在萧贯虹的头,为他把脉,从神可以看出,萧贯虹并无大碍。

    而土长老边,一袭天蓝素衣的清丽少女,正在饶有兴趣地盯着萧贯虹看,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着实可。正是那个刚刚被救醒的沉睡了百年的少女。金长老为她输完真气之后,五个老人便给她说明事原委。五人看着苏醒的少女激动的有些口齿不清,你一言我一语结结巴巴说了好久才让少女明白。同样好久好久,少女才接受了这个现实。

    少女走下洞口,到父亲那寒玉石棺前,流泪了许久,才被五个老人劝回,回来后,又听说自己还有个救命恩人昏过去了,便来看望。又见这萧贯虹这小白脸还有几分姿色,心中也油然升起一阵暖意。少女看着萧贯虹的脸,道:“土师兄,他没事吧?”

    “他能有个事!”火长老先插话道,“飞雁,你别信他是什么救命恩人,要不是他寄人篱下为了活命,能闲着没事救人?都是你土师兄胡说!他一看这小子会土字诀,又根骨惊奇,就喜欢上他了。其实我跟你说啊,这小子,我一眼就能看出他不是个好鸟……”

    土长老一下就不乐意了,刚想回骂,却被沈飞雁笑盈盈地拦了下来:“好了好了,就算是他被无奈,但到底也算是救了我啊。”

    火长老便撇撇嘴,不说话了。土长老倒很是高兴的样子,胜利者的姿态看了火长老一眼。

    看萧贯虹未醒,沈飞雁略有无聊,在一旁摆弄着黯天红绫。越玩越喜欢,对土长老道:“师兄,这黯天红绫送给我好不好啊?”

    土长老一怔,连连摇头:“这可不行……”

    “为什么啊?”沈飞雁撅着小嘴,“以前师姐说过要把黯天红绫送我的。”

    “这……”土长老有些支吾,“呃,可现在黯天红绫不是我教之物了。要不,那个紫晶手和金蚕甲你挑一个?”

    “不嘛。”沈飞雁撒道:“为什么不是我教之物了?婉莹姐姐呢?我要亲自找她要。”突然明白了什么,神色黯淡下来:“婉莹姐姐,是不是已经过世了……”

    土长老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躺在上的萧贯虹似是被周围嘈杂的声音吵到,脑袋微动片刻,缓缓睁开眼睛。

    沈飞雁心中一喜,低头看去。

    入眼之景,确实一个极美少女正在一脸欣喜地盯着自己看。正是石棺中的那个女子!萧贯虹心头一颤,望着面前靠的如此近的少女直勾勾的眼神有些不知所措,心底的悸动一霎那间全部涌了上来。不由得有些面颊发烫。呆呆地手撑铺,坐了起来,看着这总是令自己有些异样怀,心中莫名砰砰直跳的少女,口齿略有不清:“你,你没事了啊,太好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沈飞雁“扑哧”一笑,样子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更让萧贯虹一时间意乱迷。打量了片刻,看他刚刚睡醒略有发白的脸色宛如孩童,着实惹人怜。抿嘴笑道:“咦,好腼腆的小男孩,还会脸红!”咯咯地笑了。然后一边笑一边再往前伸伸头,看着萧贯虹红着脸痴痴的样子,愈发觉得有趣。一边靠近,一边用稍带几分风的话音柔声道:“我好看吗?”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